• 第十五章 一张照片

  游戏进入第三关——鬼门。可是,我实在是熬不住了,身体受不了,精神也受不了!关了电脑,爬到床上睡着了。

  睡觉,是啊,多么美好!可是对我来说,睡觉似乎就是另一个我的苏醒,他在那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躲在黑暗的棺材里,哭泣!

  这是什么时间,我不知道,也许是1713年!也许是713年,也许是13年……

  我醒了!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我在黑暗中摸索着,摸到上官玉儿的手,依旧冰凉,依旧光滑。可是在光滑的指间,我却摸到了一个环状的凸起。

  戒指,是戒指!

  我打了个哆嗦。

  这个戒指是从哪来的?我记得清楚,她的手上没有戒指。

  棺材里什么都看不见,我只能仔细的摸。是的,我熟识这枚戒指,这正是我昨天刚送给叶竹,和素素手上一摸一样的金戒指!

  我是一个躺在棺材里的人,但是我也害怕了。我顺着她的手臂摸到肩膀,然后又从脖子摸到那冷冰冰的脸,她是玉儿,不是叶竹。我终于松下一口气。

  酷9匠9!网√:首发

  外边变得糟乱起来,这个棺材密封真是完好,连声音都是闷闷的,就像蒙在一层厚厚的棉被里。

  我听见几个人喊着号子,然后身子一阵晃动,我们被抬起来了!

  不好,这是要下葬吗?我有点儿慌了,要是真被埋了,还能出得去吗?

  不过,看玉儿她爹的打扮和宅院,不是政府里的大官,就是当地的乡绅,怎么着也不能随便挖个坑把我们埋了,肯定得有墓,那种机关重重金银珠宝堆满棺材的墓。

  前边是锣鼓唢呐震天响,后边是哭天喊地最凄凉,我在棺材里被晃得晕头转向。这个葬礼真是壮大,我能感受到外边的气场,路边围满了人,白色队伍浩浩荡荡,漫天冥钱纷纷扬扬……

  跋山涉水,辗转几折,走了很久很久,逐渐安静下来。锣鼓唢呐不响了,可能所有人都哭累了。但是,我知道香儿肯定还在哭,她在哭自己!

  我对不起她,来世做牛做马我也愿意补偿她,她能原谅我吗?

  棺材在移动,但是温度已经降下来了,这里很潮,很冷,墓地到了?

  我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在墓道里回响,就像一大群人走在崭新的办公大楼楼梯间里。

  走了一会儿,停下了,但是棺材没落地。我终于听见有人说话了,他的声音很弱,很低,好像念咒语。

  “鬼门关里关鬼门,鬼门鬼关鬼关门!”

  之后所有人都念了一遍,一共是十六个。

  念完咒语,他们继续前进,依旧急匆匆,没有一个人说话。这座墓真的很大,转了几个弯之后,又停了下来,棺材依然没有落地,我知道肯定是还没到达墓室。

  这次他们齐声念了另一句咒语。

  “奈何桥头泣奈何,奈何我笑桥奈何!”

  念完之后他们继续前进。

  这些咒语是干什么用的,通行证?还是……

  可是走了一段路,拐了几道弯之后,他们又停下了,我竖起耳朵仔细听咒语,我有种预感,这些咒语至关重要,或许我全得靠它们逃出墓地。

  停下之后,他们异口同声地念着。

  “生死河里渡生死,死死生生死又生!”

  终于,在转过两道弯之后,我们的棺材落地了。我在心里默数着:鬼门关,奈何桥,生死河,我们一共经过了三个地方,而且每个地方都有一句咒语。

  最后,我听见脑袋磕在地上的声响“咚……咚……咚……咚……”他们缓缓离去,这里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

  据说这种沉寂得持续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

  我在沉寂的墓室里疯狂起来,我完蛋了,居然顶不开这厚厚的棺材盖子。我用尽力气,连一条缝都看不见,终于累的趴在玉儿身上嚎啕大哭,我出不去了!

  狱大的大门在慢慢敞开!玉儿啊,你能帮帮我吗?

  她一动不动!

  她的灵魂去哪了?地狱吧,因为她说过,让我一定要在地狱那头等她,可是?可是我却依旧留恋在人间,她在地狱里是找不到我的,她会受尽苦难,甚至还会遭遇传说中的刀山火海。我对不起她!

  终于,我哭累了,趴在她身上不愿再动!

  她已经死去两天了,皮肤依然有弹性,身上依旧有芳香!可是,一个月之后呢,一年之后呢,我要如何去面对一具腐烂的躯体,再和她同床共枕?

  我抓紧那枚戒指,我真的不知道它到底是属于谁的?让它将我带回二零一三,那个真正属于我的世界吧!

  ……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了。

  “咚咚咚……”有人敲门。

  我赶紧穿上衣服跑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中年男人,戴个帽子,怀里抱着大箱子,木讷地说:“同志,你的快递!”

  “谁的?”

  “不知道,匿名的!”

  有人给我寄了一个匿名包裹?我仔细看了看:“我没网购过,送错了吧?”

  他说:“你是不是叫周雨?”

  我说:“是啊!”

  他说:“赶紧签收。”

  我愣了愣,就签收了。

  关上门,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是一个旅行背包,鼓鼓囊囊的。

  背包?

  一股霉味扑面而来,赶紧捏上了鼻子,背包里露出一些花花绿绿的衣服,都长毛了,还有虫子,潮乎乎的。接着又掉出来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手电,充电宝,手表,指南针,导航仪,电池,电笔,创可贴,还有一张彩色照片。

  我捡起照片看了看,却吃了一惊!这个包裹是——刘光的!

  一群年轻人背着各种各样的背包,头上戴着棒球帽,在阳光下笑的无比灿烂,后面的背景是一家旅店,仿古的门脸,叫兴隆招待所,角上还挂着两盏灯笼。照片中间那个,就是刘光,而他身后的背包,正是我眼前这个。

  我一一扫过照片上这些人,目光又停留在另一个人的脸上,他是——旭亮!

  旭亮看起来气色很好,意气风发,跟前些日子判若两人。

  看他们的装备和打扮,是去旅游,登山,冒险?

  旭亮和刘光在一起,他们认识?我怎么不知道?

  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他们——都死了!

  我翻转照片,看见了背面那星星点点的小字。这些字,差点让我窒息:“鬼门关里关鬼门,鬼门鬼关鬼关门!”

  “奈何桥头泣奈何,奈何我笑桥奈何!”

  “生死河里渡生死,生生死死生又死!”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不正是我昨天梦中在棺材里听见的三句咒语吗?刘光怎么会知道,而且看笔迹,这写字至少有半年了,最起码刘光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

  可是,这三句咒语,错了一句!

  应该是“死死生生死又生”刘光写的是“生生死死生又死”虽然一个字不差,但是颠倒了顺序,意义完全就不一样了。

  前者,是在生死河渡生,后者,是在生死河渡死!这正是玄机所在,一字之差,生死颠倒!

  如果说,我昨天梦见的一切都是事实的话,那么,刘光肯定进去过那个墓室,而且,他背错了生死河的咒语!

  事件又陷入另一个疑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