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她又瘦了!

  看着他们渐渐走远,我发狂地捶打着这棵衰老的柳树,直到拳头渗出血来,皮开肉绽!

  下午,我去了趟学校,却见到了另一个年轻的女图书管理员,结算了工资,我把早已被她收拾好的行李抱在怀里,然后微笑着对她说:“祝你工作愉快!”

  我像个被世界遗弃的孤儿,行走在人生的夹缝中,这座城市那么陌生,走了五年的水城中街,依然生疏。

  天上的太阳炙烤着大地,仿佛要把人身上的血液晒干,大家都躲进深邃的阴凉里,疾步匆匆。而我却暴漏在烈火下,妄想把阴郁的心情烘干。

  我喝干一大罐啤酒,把它捏扁,越过巨大的垃圾桶丢在了马路中间,一个拾荒者朝我投来异样的眼光,我挑衅地瞪了他一眼。

  六月,我丢下我最好的哥们儿在午夜冰凉的大马路上。七月,我丢下了我自己,在幽深的水湾湖底。

  而今天,我失恋,我失业,我迷惘,我颓废,我彷徨,我靠……

  忽然,我看见了一个人,心中顿时生起一团怒火。是她,那个蓬头垢面,手持耙子的疯老太太。

  她像个老鼠一样供着身子钻进一个垃圾桶里。

  于是我停住了脚步,我有种直觉,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她。

  我快步跑过去,猛地掀开那个垃圾桶盖,可是里边却不见她的人影,奇怪!

  这时,一个硬硬的东西捅了桶我的后背,我猛一转身,她正歪歪着脑袋,露出一个牙朝我傻笑。我朝后退了一步,指着她说:“你是谁,干什么的?”

  她的嗓子依旧干巴巴地说:“我是个捡脏东西的”

  脏东西?我怀疑的没错,这个老太太在装疯!

  我故意试探:“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她愣了一下,咧嘴笑了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个捡脏东西的!”

  "更新g最Fh快上?酷匠Nz网s+

  我说:“你想不想去公安局捡破烂?”

  她笑的更起劲了,过了一会儿,她凑过来,说:“你的脖子上有条绳子,要不要我帮你解开?”

  我吓了一跳。

  她又说:“害怕了?还有一件事更吓人,听听不?”

  我抱起箱子撒腿就跑。

  到家以后跑进卫生间仔细照了照镜子,脖子上居然多了一条红线!很细,我用手摸了摸,不是红线,是红印。围着脖子转了一圈,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我慌了,它多像个刚被砍了脑袋又重新装上的印子,仿佛稍微一动,就会掉下来。

  我捂住自己的心脏仔细感觉,听不见一点动静。难道,我真的变成他了吗?

  孙晓茜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容憔悴。

  从自杀到现在,她只说了三个字“往,生,索。”

  张义搜索了全部资料,只找到网上一个叫“往生索”的游戏。

  一切会不会跟这个游戏有关呢?

  这项工作很艰巨,他搜集来所有自杀者的电脑设备,最后发现了一个问题,一个惊人的相似,他们居然都是这个游戏里的闯关高手,而且都在一个区,彼此都认识!

  这引起了张义的警惕。

  而这个游戏早已被网友推上了风口浪尖,大家都在传,这是一个通往地狱的大门,意志薄弱、胆小怕死者没入。

  往生索!

  今天是七月二十九号,我便是从今天晚上,开始正式玩这个游戏的。

  原因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月后我第一次打开电脑,桌面还是那个桌面,配置还是那个配置,除了尘埃以外,没有人动过我的电脑。可是,一上线我就收到了一条QQ消息。

  我当时就呆在了那里,是刘光,他出现了!

  刘光:“你好吗,我的好哥们儿?”

  我颤抖的双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喉咙一阵酸涩。

  我打出一串字:“你是刘光?”

  刘光:“刘光已经死了,我是黎明的曙光,当然也是刘光。”

  我:“你到底是谁?”

  刘光:“唉,我是游戏里的刘光,可是他走的时候忘了把我带走!”

  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游戏里的刘光?

  刘光:“我在第七关等你,来吧!”

  然后他就下线了。我呆呆地望着对话框,脑袋发懵。

  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刘光出事前的头一个晚上,我们聊过天,他确实在玩儿这个游戏的第七关,我开始怀疑,他的死会不会跟这个游戏有关呢?

  我在第七关等你!

  关了手机,我静静地坐在电脑前,打开聊天室,把网名改成了“雨落长安”

  没想到的是,已经有上百人进入了我们这个区。公屏乱作一团,大家的话题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游戏,第七关,自杀!”

  这是一个充满魔力的游戏,闯过第七关你会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情,它也被称作史上最恐怖的自杀游戏。

  我想,这只是一个噱头,自杀游戏,会招惹更多的人参与,包括我,也包括你!

  我终于等来了十二点!

  可是,冥冥之中有一个东西始终在阻挠着我玩儿这个游戏。即让我害怕,又令我懊恼。

  结果是,又停电了!

  屋子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屏幕残存一点反光,像张苍白的脸,面无表情。

  会不会跳闸了,我抹黑走到电闸前抹了抹,没跳。真停电了?我走到窗前拉开扇子朝外看了看,整个小区里黑乎乎的,不见一点儿光亮。

  这时,起风了,夹杂着碎沙粒“呜嗷呜嗷”的响,让人毛骨悚然。

  我看向远处的警卫处,也是一片黑乎乎,隐隐约约,地上有个东西在大风里翻滚着,那是一个圆圆的大盖帽。

  不见一个人影出来。

  我忽然感觉今天晚上有点儿怪怪的,怎么可能整座小区都停电呢?还有,保安都去哪了?

  我慢慢地走到门口,想要出去看看。

  楼道里依旧黑暗,我看见邻居家的门居然是虚掩的。这里居住着一个三口之家,可是大晚上的为什么不关门?我上前轻轻敲了敲,喊了句:“有人吗?”

  里边没声音,我走了进去,按了下门口的开关,灯没亮。隐隐约约,我看见了他们闯开的卧室里,墙上的荧光壁纸泛着白光,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感觉像个贼。屋里没人,床铺很整齐,好像一直就没睡过觉一样。

  忽然客厅里传来一阵水声“哗啦”

  我吓了一跳,忙退了出来,循着声音走去,原来是鱼缸里的金鱼。它很不老实,一个劲的翻滚身子,往玻璃上撞,似乎很是焦躁不安,或是想跟我传达什么信息。

  我离开了这家,下楼的时候,发现楼下的邻居依然敞着门,屋里黑乎乎的,一个人都没有,真是奇怪,大晚上的,都干什么去了?

  电梯不工作了,我飞快地跑下楼梯,冲出去的时候,外面的风让我迷了眼睛,我蹲在地上搓揉着。

  还是一个人也没有,我掏出手机摁了摁,手机也没电。

  人都去哪了,我经过一栋栋黑漆漆的楼,最后在九号楼后面的广场里发现了一群无声的人们。

  顿时就呆在了那里,他们在干什么?

  黑压压的人全都集中在了小广场,有的拉单杠,有的骑车子,有的打太极,有的原地踏步……

  天上的月亮很大,他们都像被点了静音的画面,无声的运动着,目光呆滞、面无表情!

  我走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跟前,说:“你们在干什么呀?”

  这时,那个女孩儿停止了动作,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他们都转过头来瞪着我,异口同声地说:“做梦呀!”

  我“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居然在电脑前睡着了。

  就这样,我在一个噩梦中走进了另一个噩梦,现在是十二点二十分,游戏的第一关已经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