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直起身子笑了起来:“看够了吗,怎么样,吓着了吧!”

  真是丢人,这一来肯定又会让她误解。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事,我是被吓大的!”

  “昨天晚上太困了,讲讲你吧,怎么回事?”

  她真的很奇怪,刚才还一点动静没有,现在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一点儿都不像刚睡醒的样子。

  我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她讲了一边,她直勾勾地听着,很入神。

  “知道你不信,但这就是事实,再次谢谢你救了我!”

  谁知她点了点头,说:“信,为什么不信?”

  我诧异地看着她,这多像一个恐怖故事,她居然相信了?

  她好像对这些事很感兴趣,接着说:“还有呢?”

  我就把这些天所有奇怪的事情都给她讲了一遍,包括素素、旭亮和刘光的事情,但是我没告诉她那个怪梦,还有梦中那个和她长得很像的玉儿!

  她听的很入神,眨了两下眼睛,说:“我要把这些事情写进我的小说里,你不会介意吧!”

  “你是作家?”

  她点点头:“嗯。”

  “我还以为你会跟素素一样,觉得我胡编乱造呢!”

  她笑了笑说:“这个世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有些事实,就是比胡编乱造更让人瞠目结舌!”

  “是啊!”

  她突然蹙了蹙眉,说:“还有一件事情好像不太对头!”

  我说:“什么事?”

  她说:“你刚才说六月二十八号是你的生日,你为了救人沉入水底!”

  我说:“对啊!”

  她看着我的眼睛说:“那你知道今天多少号吗?”

  我愣了一下,说:“二十九号啊!”

  她没说话,拿出手机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是二十九号,没错,但是错的是前面,七月二十九!

  我呆住了!

  她小声说:“你再想想,可能你昨天把日子记错了呢!”

  我飞快的跑到卧室拔下手机充电器,开机,过了一会,信息就像炸了锅,接连不断的响了几分钟。

  素素的,大翰的,学校的,小敏的,派出所的,崔电费的,卖保险的……

  我还看到了六月二十八号晚上素素给我发的那条信息——生日快乐,但是距离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而我,确实就是在那一天晚上落水的!

  这么说,我在水底躺了一个多月,才被这个长得像玉儿的女孩儿救上来?天哪,这简直骇人听闻!

  她的表情也渐渐变得警惕起来,往后缩了缩身子说:“你……真的是六月二十八号落水的?”

  我没说话,她默默地走进卫生间,不一会儿,换好了自己的衣服,离我很远,说:“我……先走了,你……多休息!”

  @c酷za匠网永《l久/免?1费看U,小说…G

  我抬起头看着她,她的眼神变得惊恐不安,是我让她感到害怕了。

  如果换了你,在深夜里亲眼看见一个人落水,没了踪影。然后你就跳下去救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救了上来,他突然告诉你,他是一月之前落的水,也就是说,你救错人了,刚刚落水的根本就不是他,那么,你害怕了吗?

  但是,我比她更害怕,所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在怀疑,在我沉下去的时候,看见岸边站着的人影究竟是不是她,她一个瘦弱的女孩儿怎么能轻易把我从水底捞上来?

  我跑过去挡住了门,她缩在墙角,双手抱在胸前,可怜兮兮地蹲下了,似乎在哀求我不要伤害她!

  我笑了笑,说:“你真害怕了,我骗你的,谁叫你刚才吓我了?我的生日是七月二十八!”

  她半信半疑地望着我:“真的吗?”

  我说:“骗你不是人!”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人?

  她站起来捋了捋头发,说:“你真讨厌,开这种玩笑干嘛,吓死人了!”

  我故作轻松地问她:“你……昨天晚上是怎么把我救上来的?”

  她拍了拍手,说:“我可是游泳健将,救你还不跟玩儿似得!”

  一股阴云在我头顶上压下来,我是六月二十八号落水的,这没错,我是七月二十八号被救上来的,这也没错!

  于是,现在就有一个复杂的问题产生了,如果我是六月二十八号的落水者,那么七月二十八号她看见的那个落水者又是谁?照这么说,现在水底还有一个人?

  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还有一个更恐怖的问题,这一个月,我都干嘛了?躺在水里睡觉?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除了那个短暂的梦!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起来,应该是男朋友打来的。短短聊了几句,她挂断电话对我说:“这回我真得走了!”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改天请你吃饭!”

  她说:“我叫叶竹,他们都叫我叶子!”

  我真怕她突然说自己叫玉儿。

  “我叫周雨!”我说。

  她低头笑了笑:“吃饭就不用了,你能送我件东西吗?”

  我说:“当然可以,我的命都是你送的。”

  她不好意思地说:“桌上那枚戒指是你女朋友的吗?”

  我愣了愣,她居然想要那个戒指,那个来历不明、不知是真是假的戒指。

  我挺吃惊,但也不好意思问,就拿出来送给了她,她如获至宝般攥在手里,我实在搞不明白,这个东西有什么好的,她手上的钻戒不知道要比这个值钱多少倍!

  真是邪门儿了,当初素素也是跟中了邪似得非要买那个戒指,我没答应,她就自己掏钱买了。

  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她就下楼了。

  送走叶子,我坐公交来到那个湖边。湖里有很多荷叶,我站在岸边仔细搜寻每一个角落,水面很平静,看不出什么异样。

  看了好一会儿,我觉得肯定是我眼花了,我看见远处的荷叶丛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黑乎乎的脑袋,全都是头发,很长,然后又慢慢沉下去,最后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朝我勾动!

  我吓得浑身直冒冷汗,剧烈的晃了晃头,那只手沉入水里,不见了。

  我长舒一口气蹲在地上,这一连串的事情把我弄的神经兮兮。

  手机响了,一串很不吉利的陌生号,尾数是1414。

  电话接通,是个男的,声音很低沉,上来就问:“你认识叶竹么?”

  我说:“认识,怎么了?”

  过了几秒,他说:“你离她远点儿。”

  我说:“为什么?”

  他沉默了片刻,然后压低声音说:“她不是人!”

  我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他的腔调有点儿怪:“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我问:“那……她是什么?”

  那个人便“嘿嘿”地笑了起来,慢悠悠地说:“你猜呢?”

  我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

  这究竟是谁?他怎么知道我认识叶竹,还有,他为什么有我的电话,又为什么说叶竹不是人?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叶竹的确有点儿怪,仅管她救过我的命,但是她救醒的却是溺水一个月之后的我,还有,她为什么长得那么像玉儿!

  我竟然因为一个陌生人的电话怀疑起了我的救命恩人,是不是太神经质了!怪不得素素说我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看来我的确变得脆弱、敏感起来,这不像以前的我。

  现在,我已经在大家的生活中消失一个月了,不知他们都还好吗?

  端起手中的电话,给素素打了过去,许久,接通了!

  她却并没有我想像中那么激动,声音很小:“喂,你去哪了?”

  我想了想,说:“出了趟门,没来得及通知你们!”

  素素说:“噢。”

  静默五秒中之后,我说:“我想你了。”

  素素愣了下,轻声说:“嗯,我也是!”

  我说:“我想见你,你在哪,我去找你!”

  素素说:“晚上吧,我……现在嗯……在出差呢!”

  ……

  前面的柳荫里走过来一对男女,女的貌美如花,小鼻梁,娃娃脸,浅绿色的裙子,她叫官素素!男的个子很高,红格子衬衫,方正脸,扫帚眉,五官端正,双手插在衣兜里。

  素素说:“晚上我给你打电话,好吗?”

  我躲在那棵巨大的柳树后面,攥着手机,咬紧牙关!为什么还是这课柳树,但是我已经对上面的绳结没什么感觉了,心里空的宛如史前。

  我说:“那你还爱我吗?”

  她说:“你呢?”

  我说:“爱,一直爱,很爱!”

  她说:“我也是!”

  那个男的抽出一只手拍了拍素素肩头,说:“谁啊?”

  她慌乱地挂断了电话,说:“一个好朋友!”

  我的心在流泪!

  他们朝我走来,我看见那个男的突然抓住了素素的手,素素惊了一下,看了看他,便没挣脱!

  他们在干嘛,相亲?约会?谈恋爱?

  素素当真是不愿再和我将就了!我是不是早该死心了。

  就在她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感觉不到我的心跳了。其实自打被救上岸以后,我好像一直就没听见过自己的心跳。

  突然,素素蹲在了地上,捂住胸口。我吓了一跳,差一点就要冲过去,但是那个男的立马成了护花使者,搂住她的肩膀心疼地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素素慢慢站起来,说:“忽然心里好难受,喘不上气来!”

  岸边的防护链缺了一段,而那里,正是我一个月前落水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