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复活

  这个月底刚刚调来的年轻警官——张义,最近忙的一塌糊涂。他端起一杯泡好的浓茶,抿了两口,这东西比咖啡更提神。

  突然桌边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张义皱了皱眉,放下茶杯接起电话,声音很低,却很干脆:“你好!”

  电话是医院打来的:“是张警官吗,她醒了!”

  一向冷静沉稳的张义突然提高嗓门:“注意,除了大夫,别让任何人接近她,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他拿起帽子冲了出去,现在是晚上八点半。

  水城中心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躺着一个女孩,脸上带着浅蓝色的氧气面罩,手腕上挂着输液器,身边围满了护士。

  她的睫毛很长,眼珠却暗淡无光,木木地看着屋顶的天花板,不喜,不悲,不恐,不慌,不质疑,她就像株植物,一棵频临枯萎的玫瑰花……

  张义推门而入,护士闪开一条通道,他站在病床前看了看,问大夫:“她现在能说话吗?”

  大夫摘下口罩,叹了口气:“她受过很大刺激,才会自杀,现在让她说话,恐怕不太容易!”

  张义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女孩儿眼皮微微抖了一下,他笑了笑,说:“只要活着就好!”

  晚上十点!张义站在家里的阳台上俯瞰这座城市,这个月不太平,他才刚调到这里,就发生了这么多离奇古怪的案子,老天爷好像在故意考验他。

  他点着一支烟,透过窗台遥望远处那一片黑暗,放佛又看见了父亲。每次遇到困难,张义都会倍加思念他,那个死于暴乱之中的老警员。他是英雄,是烈士!

  当了七年刑警,他立功无数,从来都没惧怕过任何凶残的歹徒,但是现在这件案子,却让他感到了无助,恐慌!

  七月份,四条命案。

  王某,男,28岁,在网吧抽完盒里最后一支烟,突然疯狂起来,砸坏了电脑,拿出水果刀划向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儿的脸,警察赶到的时候他把刀子准确地扎进自己的心脏。自杀!

  郭某,女,21岁,公交车上和一男青年发生口角冲突,下车后突然性情大怒,拉起男青年奔向一辆疾驰的客车,结果一死一重伤。属于自杀式谋杀!

  刘某,女,30岁,职业秘书,当晚酒吧归来,午夜在家中吞下一百多片安眠药。属于自杀,原因不详。

  琴某,男,25岁,像往常一样和妻子在家里吵架,但不同的是妻子在气头上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这么窝囊,你怎么不去死呢!”

  于是他乘电梯到天台,跳了下去。

  全都是自杀,虽然都有原因,但处处透着蹊跷。

  直到最后一个自杀者报了警,这件案子彻底改变了性质,她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好多水啊!”

  当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房间里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告诉张义,这个人恐怕又活不成了。

  他又调出了六月份的档案,三个死者均为男性,自杀前都神志不清,出现幻觉。

  短短两个月,七条生命,都是自杀,这绝对不是巧合,仅管现在仍然没有半点线索。

  不对,他们还遗忘了一个,水湾湖底,那个我。

  悲剧仍在上演。躺在医院里的女孩儿叫孙晓茜,今年只有19岁,她是不幸的,也是万幸的,因为她是所有自杀者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也是这件案子唯一的线索。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天上的月亮被乌云掩埋,湖水微微晃动。有风,树枝在唰唰作响,就像某种神奇的召唤术,召唤着远去的亡灵。

  湖边的老柳树上晃荡着一条绳子,那圆圆的绳结告诉人们,这里曾经吊死过一个人。树下空地,还躺着一个白衣人,那便是我。

  我的眼睛睁不开,嘴发紧,很苦。脸上涨涨的,脑袋嗡嗡作响,那是极度缺氧造成的。

  我忘记了该怎么呼吸,努力调整自己的神经。忽然,感觉嘴巴被一抹柔软湿润的东西覆盖,一股热流涌了进去,那么香,那么甜……

  我听见了自己的气息,那股热流不断充满我的肺,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终于,我学会了呼吸。奋力张开黏在一起的眼皮,望见了一张令我终生难忘的脸。

  她的眼睛俯视我的眼睛,嘴靠着我的嘴……

  她用力按压我的腹部,胃里一阵难受,转身就像喷泉一样吐了起来。

  我活了!

  她拍了拍我的背,说:“好些了吗?”

  咳嗽了一阵后,我转身看她,她的衣服也湿了,头发贴在脸上。我又想起刚才在湖里看见岸边的人影,是她吗?她救了我?那又是谁害了我呢?

  “谢谢你……救了我!”

  我说出了重生后的第一句话,感觉有点儿不像自己的声音。

  她抓住我的手将我搀起来,她的手很细很滑很凉!

  “不用谢,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我有点儿不明白她的意思:“当初?”

  “看开点儿,没什么事儿能大的过自己的生命!”

  我越来越糊涂了:“你是说……我自杀?”

  她捡起我岸边的衣服,走过来说:“难道不是吗?”

  我觉得事情有点儿不对劲:“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笑了笑,说:“你一个人在湖边转悠了大半天,我刚好经过这里,就看见你背完一首诗跳了下去,我开始还以为你去游泳呢,谁知你游了一会儿就沉了!”

  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明明是下湖救人的。背诗?为什么我不记得?

  “背的什么诗?”我问她。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她幽幽地颂出。

  午夜零点,我的家中。

  卫生间里水声阵阵,我坐在椅子上,心乱如麻。

  看来我也走上了刘光的那条路,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时,卫生间里传来一个柔弱的女声:“哎,你能给我找件衣服吗?”

  我找遍了所有衣柜,素素把自己的衣服都拿走了,没办法,我拿了件我的衬衫从门缝里递给她。

  出水芙蓉就是来形容我眼前这个女人的,惊艳,脱俗,尽管她现在只是穿着一件不合体的衬衫,但那撩人的身体仍旧让我心惊肉跳,对,心惊肉跳。

  碰见我的目光,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笑着说:“你不会对你的救命恩人都心怀不轨吧!可不要让我后悔救了你,这不像一个活不下去的人的生活作风哦!”

  我也笑了笑:“我不是那种人吧,还有,我也没自杀,这件事很吓人,你想听听吗?”

  她郑重地点了点头,我说:“等我洗完澡!”

  热水洒在身上,仿佛洗净我那落满尘埃的心。

  无意之中,我瞥见了挂在衣架上她刚刚脱下的内衣,眼前不知不觉又浮现出她撩人的身体,一股欲火在体内燃烧。该死,我都想些什么,用力拽了拽头发,马上转移了目光。

  我出去的时候,她已经窝在沙发里睡着了,是啊,太晚了。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说:“醒醒,去床上睡吧,我睡这里!”

  她闭着眼睛说:“不用,困死了,在这儿挺好!”

  没办法,我拿了条毯子给她盖上,然后进了卧室。

  这一觉一个梦都没做,张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我穿好衣服出去,她还没醒,没有一点动静,连鼻息都听不到。

  她的脸朝外,我坐在椅子上仔细端详她的样子,突然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影子,像,她长得多像一个人,玉儿!

  我慢慢靠近她的脸,眼睛像,鼻子像,嘴巴像,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脸型,玉儿是尖脸,她是圆脸!

  我怎么会想起玉儿,她只是个不存在的人。

  不知是不是我离得太近了,她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仿佛打开了两扇幽深的门,我一个激灵蹲在了地上,惊呼一声。

  酷S4匠:V网S唯Zq一正◎0版t;,T其j他?'都V是i盗》i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