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晚上九点,我独自一人游荡在这潮湿的城市里,仿佛置身于天地间的一条缝隙中,连呼吸都是那么的吃力。

  今天送走了刘光,大家心情万分悲痛。这件事情来的太突然,让人一时无法接受。

  静静的湖水,月亮映在上面,像块神秘的铜镜,里边仿佛蕴藏着前世的秘密。真安静,一个人都没有,不知不觉,我又来到了这棵树前。不由的升起一丝悲意,当然,还有惶恐!

  三天之前,旭亮就是在这里自杀的。

  那截悬挂的绳子就像某种标志,让我心惊胆寒,它不应该继续挂在这儿,不吉祥。

  我要解下这条绳子。

  柳树很粗,我费了很大劲才爬上去,正当我慢慢地攀向那根树枝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穿一身白衣服,袖子很长,耷拉着。我赶紧趴在了树上,偷偷看过去,他走到湖边慢慢地挽起袖子,清了清嗓子,对着湖水说:“三百年河东呀,三百年河西!”那是一副昆腔。

  我开始以为是练嗓子的,觉得挺好奇,大晚上的跑这练嗓子?

  可是他却一个跃身跳进了湖里,平静地水面上“扑通”一声巨响,打碎了宁静的夜色。幽黑的水面,那面铜镜已经不见了,有个活物在水里扑腾着。渐渐没入湖心。

  我猛地从树上跳下来,蹲的脚踝发麻。跑过去的时候,那个人动作已经不那么激烈了,我水性一般,但是人命关天,我也不能置之不理。犹豫了几秒钟,我脱掉外套跳进水里。

  湖水有点儿凉,我奋力游了七八米,再抬头看,周围却静了下来,人呢?

  水里只有我,再也听不见那个人的一点儿动静,难道沉了?

  我转了一圈,忽然看见岸边站着一个人影,离得太远,分不出男女,他(她)静静看向水中的我。

  我刚想张嘴,一双大手在下边抓住了我的脚脖子,使劲往下拖。

  我惊呼一声,腥涩的湖水便灌进喉咙。拼命踢腿,那只手就像条力大无穷的章鱼,我竟然没蹬到他的身子。胸前一阵憋闷,我大口大口吞咽着湖水,身子急速下沉,湖面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我的眼前开始模糊,那只大手依然死死抓着我的脚,直到我躺在了湖底的沙子上,耳边安静了下来,我安静了下来……

  脑子里最后残存的意识,今天是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我的生日,想不到也是我的忌日,我想念一个人,素素!

  岸边的衣兜里,我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是一条信息。

  如果你把它捡起来打开,会看见这样几个字“祝你生日快乐,最陌生的熟人,最讨厌的爱人,最怀念的男人,最疼爱的坏人!”

  署名是官素素。

  ……

  夜,又重新安静下来!

  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那个世界的另一个我睁开了眼睛。其实我的眼睛一直都是睁着的,从脑袋落地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改变了主意,我要睁着眼死!

  我想看看那个时间,那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围没人,我不能动,我在想:不是沉入湖底了吗,为什么还在做这个荒唐的梦?

  这时,门开了,三个男人闯进来,他们粗鲁地抬起了我,外边下雪了,一片白茫茫,好美,好孤独!

  我在思念,思念我自己,思念所有人!遥远的地方,传来了鞭炮声,鼓乐唢呐声。一个踉跄,我被丢在了门外的马车上,这辆马车很干净,上面铺着棉被,还有顶棚。

  我是一个往生者,他们这样对我,不好。至少他们不应该用臭脚压着我的手,然后议论我的长相,议论我的头,议论我的脖子……

  于是我本能地使劲踢了一下腿,一个正在看我的“络腮胡子”大叫一声。

  “他……他……他……动了!”

  那两个人回过头哈哈大笑起来。

  络腮胡瞪着眼睛,结结巴巴地说:“真……真真的,他踹我了!”

  他们两个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说:“放屁!”

  说着在我身上踢了一脚,我居然真的感到疼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要复活了?

  这……是不是也就说明,那个水底的我……已经死了?

  忽然心里一阵难受,想不到我就那样死在湖里了,他们会不会发现我的尸体,会不会知道我是因为救人才溺亡的?

  不知不觉眼角流出了两行清泪。

  “哎哎……你看看,他……哭了!”

  三个人全愣了,回过神来跪在一旁不停地磕头赔罪:“公子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我知道您死得冤,但那都是金王爷害的呀,您应该找他去啊……”

  我怕真的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就再也没动。那鼓乐声越来越大,马车停住了,他们三个毕恭毕敬地抬我走进这个挂满白绫的大宅门。

  雪是白的,灯是白的,绫是白的,人是白的,我被带进了一座白色的屋帐里,所有人都跪在门外。

  床也是白的!

  屋里香气缭绕,我看见了一个躺在床上的女人,身上穿着鲜红嫁衣,头发如瀑布散落,苍白的脸依然美的摄人心魄。这种美,无需多加形容,只需要这一个字,没有一丁点瑕疵。

  她就是那个为我收尸的女人,她就是为我沐浴,为我穿衣,为我缝上头颅,又为我死去的女人,可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另一个女人背对着我,她在为自己化妆,化的那么认真,不知道那面铜镜里装着一张怎样的脸!

  她是不是叫香儿?因为我闻见了她身上散发的幽香。

  FN最新!U章)节M5上u酷匠!网w

  我觉得,一个女人可以什么都不会,不会洗碗,不会做饭,甚至不会生孩子,但是一定不要不会化妆,因为你是女人,人类的女人,你天生就是制造美丽的!

  可是,从这个背影我就看出,她现在一定是万般无奈,心如死灰,因为她即将成为我们的陪葬品。这个可怜的姑娘,是我们连累了她,不,是我,如果我不被砍头,这个小姐就不会自杀,她不自杀,香儿也用不着陪葬……

  但是……又是谁害了我呢?那个人才罪该万死!

  我想和她说说话,但是我不敢,外面都是人,会天下大乱的。我感觉脖子痒痒的,却不能用手抓,只能忍着。天哪,这还是梦吗?

  香儿梳妆完毕独自走了出去,我依然没有看见她的脸。

  后来我们被抬走了,我和她装进了一口巨大的棺材里,那口棺材真好,一股木香味,感觉就像个温暖安逸的家。

  我终于知道她的名字了,她叫上官玉儿!她父亲哽咽着说:“玉儿啊,爹答应你了,你就原谅爹吧!”

  我猜测的是,他之前肯定一直不同意玉儿和我在一起,后来和女儿闹翻了,玉儿就带着香儿搬了出去!嗯,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我用余光看了看躺在我身旁的美丽新娘,头戴凤冠,身披嫁衣,金光灿灿,化过妆的脸不再苍白,仿佛重新拥有了生命,嘴角带着淡淡笑意。

  所有人跪拜完毕,他们盖上了盖子,不停的往上面钉着棺材钉,“咚……咚……咚……咚……咚……咚……”听的真切!我终于伸了伸腿,直起了头!

  我果然复活了,能动了,到底要不要出去?

  也许,出去之后还是同样的结果,砍头,陪葬,可能落得更惨!我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藏在哪里最安全?”

  我忘记是谁说的,但是现在我好像知道答案了,藏在棺材里最安全,是吗!

  唉……

  其实我打心里尊敬玉儿,她是我见过的最美丽,最痴情,最傻的女孩儿。

  我在想,那个世界,如果也有一个如此爱我的女人,死又何妨。不知素素发现我的尸体之后是不是也会产生一种自杀的冲动?我知道,即便有,那也是一瞬间,她会哭干最后一滴眼泪,然后带着悲伤继续自己的生活。我了解她,所以也喜欢她。我不希望她真的像玉儿一样做,但我确实喜欢她像玉儿一样做!

  我轻轻地搂住玉儿,把她当成那个世界里为我殉情的爱人,抓紧了她冰凉的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