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把我吓坏了,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他们没人看我,只有素素朝我看了看,又转过头去。

  这时,刘光看着我古怪地笑了。

  我们准备开车去,可是刘光说什么也不上车,说车里有鬼,路上会翻车的,大家也挺忌讳这句话,就步行出了小区。

  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路灯昏暗,人心凄凄,我们都默不作声,行走在这个不太平的午夜。

  路上一个出租车也没看着,我们走了很久,朝着西!

  忽然莫名的刮起了一阵风,毫无征兆、没有方向的风,好像来自四面八方!刘光停住了,一动不动,我们扭头看他:“怎么了?”

  这时,他的手颤颤巍巍地举起来指着前方,说:“地下有人!”

  我们都朝前方看去,所有的下水道都盖的好好的。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快跑,她出来了,快跑啊!”

  我们再次看去,仍不见什么异常,他忽然大叫起来:“是她……是她……她来找我了……你们跟她一伙的……”

  刘光发狂似得跑了,我们追了上去,他拼了命的跑,好像我们都是一群嗜血的僵尸。

  遥远的前方,出现了一道亮光,不是所有光明都会给人带来希望,这道光是来自地狱之门的冥火,门开了,刘光朝它跑去,我们也朝它跑去。它就像只眼睛。

  “不……”

  小敏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瘫软在地上,所有人都定在了那里,成了一张照片。

  前方的车灯刺眼,全世界一片白亮,天地间飞舞着白色的纸蝴蝶,它们是尘埃,我们也是尘埃。刘光静静的躺在聚光灯下……

  年轻的司机跳下来,躲在一边打电话,退出了这场凄凄惨惨的悲剧。我跑过去抱起刘光,他抽动着,血水不断从嘴里冒出来。

  “你跑什么啊,跑什么……啊?”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他吐出两口血,咧嘴笑了笑:“没……想到,会……这样。妆都……白……白化了……”

  小敏抓住他的手,扑在他身上哭着说:“回去我给你化,别说话了,一会救护车就来了!”

  刘光慢慢摇了摇头,声音越来越小:“对……不起小雨……我打你……因为……舍不得……你……别往……”

  我捧着他的头:“这个世界除了我爸,只有你小子敢打我!”

  他费力地笑了笑,说:“帮……我……照顾……小……小敏……我对不起……她!”

  小敏哭的更凶了,我抹了抹他嘴边的血,说:“对不起就好好对她!”

  刘光:“对……不……起……我……!”

  突然,刘光的眼前好像又出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他一下子甩开小敏的手,使劲挣脱,嘶喊起来:“你们……别……碰我……”

  他又不正常了,竟然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小敏跑过去扶他,被我拽住了:“别靠近,他现在不是刘光!”

  面前的刘光哈哈大笑起来,吐出了两口血,依然笑着:“你们最后都得死……哈哈哈……向他一样……一个一个的死……你……你……你……”

  他指着我咬牙切齿地说:“你的脑袋……得分家!”

  又指着大翰说:“你会死在那棵榆树上……”

  ……

  他把所有的人都诅咒了一遍。

  卡车司机吓坏了,远远的躲开,这时,远处传来了救护车的警笛,刘光像接到了指令一样,一头栽到水泥地上,手指划拉着,血汩汩的流出来……

  他被救护车拉走了,地上歪歪扭扭写着五个字:“别……碰……她……的……脸……”

  刘光死在了去往医院的路上。

  他的死把我们推进了万丈深渊,本来平静安详的生活变得悲痛欲绝又惶恐不安,尤其是他指着我说的那句话“你的脑袋得分家!”

  我觉得那一瞬间他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那个人,肯定就藏在我的那个梦里,他见过我!

  “别碰她的脸!”又是什么意思?

  刘光究竟看见了什么,他怎么突然就疯了,他的死也让我想起了另一个人,旭亮!

  他们死的都很蹊跷!

  /酷匠网WF永C:久免费7看;小H说{

  于是,我特意去了一趟警局!

  今天晚上我们睡在一起,其实我们都没睡。

  法医说,既然刘光之前没有精神病史,如果没有对他打击特别大的事情发生,就不会出现突然疯掉的现象,而他眼前所看见的一切,有可能来自幻觉,也有可能来自记忆,也许他之前确实经历过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但是这件事,除了他,谁都不知道!

  明天刘光就要被火花了,我,素素,大翰,小敏,在楼上收拾着刘光的遗物,雷军去了刘光农村老家,他老家没有一个亲人,只有几个年长的堂叔堂婶,这个葬礼必定十分凄惨。

  在火葬场,还发生了一件怪事儿,我谁都没告诉。

  早晨,我和大翰把刘光抬到灵车上,就跟随灵车去了北城火葬场。

  今天火葬场很忙,门口排了好多车。

  我们把刘光抬上了担架车,推到停尸间里,大翰就忙着去办手续了。

  停尸间里躺着好多尸体,他们都盖着黄色的蒙尸布。我看见刘光的脑袋忽然朝旁边滚了一下,脸朝右了。因为炼尸房里噪音很大,锅炉响,铁门响,车响……而且担架车很硬,尸体的脑袋一震动,转头也很正常。

  我本身就害怕这种地方,再加上这还有那么多我不认识的尸体,不免心里有些毛毛的。

  我起身走过去把刘光的脑袋端正过来,可是还没走出几步,他又扭了过来。这件事儿很邪门,我反复弄了好几次,最后干脆把他的头转向了另一边,如果他再转过头,那肯定是诈尸了!果然,他没有转过来。

  但是后来,我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觉得挺对不起他的。

  刘光被抬进了炼人炉,我在等候间里等待。

  下一具尸体也被推了过来,正是停在刘光右边的那具,家属是两个中年男人,他们掀开了蒙尸布,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怪不得!

  这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可能也是出了车祸,长头发,小脸,高鼻梁,薄嘴唇,个子得有一米七,身材看上去也不错,穿着一件对襟小碎花衣服。

  难道刘光在停尸房里扭着脸和她聊天了?看来是我坏了他的好事,他不会怪罪我吧!

  我有点儿神经质的看了看办公桌上的记录簿,排在刘光上边的人,也就是刘光左边的尸体,却是个老太太,今年已经八十三了,糟了糟了!

  大翰给刘光选好了骨灰盒,我故意在等候间多呆了一会儿,直到那个女孩儿的骨灰也被送了出来,我们一起殓进了骨灰盒,我希望她们能在黄泉路上有个照应,这样,我的心里也能好受点儿。

  筛骨灰的时候,我问那个家属:“她是怎么走的?”

  大翰吃惊地看着我。

  那个家属抹了抹脸,哽咽着说:“自杀,为了个男的……”

  我叹了口气,说:“死是往生,也是解脱,尊重她们的选择吧,都能好受点!”

  他们点了点头。

  回来的路上,我和大翰讲了刘光在停尸间里的故事,大翰笑着笑着,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