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我又梦见她了!

  还是那个场景,还是那个粉色的帐房,外边很静。她就趴在我的脸上,一股浓浓的液体流进我的眼里。

  我很难受,却一动都不能动。她已经凉了,趴在我身上,虽然我也是个被砍了头的人,但我还是害怕,因为我还有思想,现在的思想。

  天要亮了,我听见遥远的地方传来公鸡的鸣叫。

  时间真慢,很久,外边的鸟也开始叫了,很悦耳,我从没听过。

  还是没有人来,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梦,只期望赶快醒来。

  终于,外边有动静了,一阵轻细微的脚步声经过窗户。门开了,她轻轻地唤了一声:“小姐!”

  然后我们的帐子被掀开了,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见眼前她紧闭的眼睛。

  眼睛,这双眼睛如果睁开,是非常迷人的。

  也许这个女孩儿叫香儿,她轻叹了口气,念出一首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小姐,你找到公子了吗,可是,我又该到哪里去找你呢?”

  她终于哭了。

  人越来越多。一个人喊了一声:“老爷来了!”

  我看见了一个头戴皮帽,身穿紫袍的男人,他的胡子很长,手上戴着巨大的玉扳指。

  所有人都在哭,男的女的,老的小的……

  终于,大家哭累了,一个女人说:“香儿,小姐生前那么疼你,她在你眼皮子底下自尽了,你就追随小姐去吧!”

  大家开始嘁喳起来,香儿没说一句话。

  终于,我们被人抬了起来,四个人抬她,走在前面,两个人架我,跟在后面,我的头耷拉着,真怕使劲一颠,就会掉下来。

  ……

  走了很久的路,我被人丢进了大水缸里,一个男的给我洗澡,我的脸朝下,看不见他的样子,肯定很丑,他用棍子把我杵进水里,又用一团破布在我身上使劲划拉。最后捞出来扔在了小床上。

  现在肯定是冬天,要不然为什么没有苍蝇在我身上呢?

  他又叫来了两个丫鬟,为我穿上了肥大的衣服,是丝绸,不像现在的寿衣。

  他们都走了,我被遗弃在这间房子里。

  我能干什么,只有睡觉,等待苏醒!忽然脸上被人重重的打了一巴掌,我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张漂亮的娃娃脸儿,素素?

  我竟然还以为自己是一具尸体,直勾勾地看着她,冥想。

  “你可真行,班都不上了,看看几点了?”

  她把手机凑到我眼前,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是真的醒了!

  可是……可是……可是……

  可是我为什么不能动。

  我使劲攥拳,根本使不上一点儿劲。我张嘴说话,可是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我的眼睛很疼,我究竟有多久没眨眼了?

  难道我真的变成了梦里那个断头的男人了吗?这不行,我使劲挣扎,却无济于事!

  素素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她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小声说:“周雨,你醒了吗?”

  我没反应!

  她又拍了拍我的脸:“喂,你怎么了?”

  “啊……说话啊!”

  ……

  “故意的吧!”

  ……

  “你别吓唬我啊!”

  她使劲晃荡着我的脑袋,我还是一动都不能动,她终于害怕了,声音都变了:“这么这样啊,说话啊,醒醒啊……”

  最新b!章节)上2◎酷匠网

  她哭了!

  我也很着急,使劲喊:“哭什么啊,我又没死,快打120啊!”

  她好像听到了似得,抓起手机拨号。我的眼睛啊,现在才知道,能够眨一下眼也是那么幸福的事。

  楼下传来了警笛声,不一会儿,我的门响了。

  素素抹了抹脸,跑去开门,我听见了她哭腔着喊了声:“妈呀,怎么不是医生啊?”

  “是你报的警吗?”几个人冲进屋来。我像被人点开了穴,一下子坐了起来,刚才是鬼压床吗?

  使劲闭了闭眼睛,动了动脖子,甩了甩胳膊。

  素素脸上亮晶晶的,张着嘴巴看我。

  我赶紧穿上衣服站起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突然不能动弹了,她打的是120,可能拨错了!”

  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警察上下看了看我,说:“小两口在家没事儿斗警察玩儿呢是吧,来,签个字,罚款500。”

  素素赶忙解释,说:“不是的,他有点儿癫痫病,今天早晨犯了,刚才还满地打滚儿呢,真是拨错号了,您高抬贵手!”

  我也配合着跑到墙边,用脑袋一下一下地撞墙,嘴里嘟囔着:“我中了500万……我中了500万……”

  那个警察看着素素笑了笑,说:“要不我替你把他送精神病院吧!”

  我一下就停住了,素素咳嗽了一声,我继续撞墙:“不用了,我自己去领奖……500万也不多……”

  警察说:“这样吧,出警费50,罚款150,交200,没意见吧!”

  素素低下了头:“好吧!”

  她送走了警察,走进屋:“继续撞啊,使劲点儿!”

  我摸着头,说:“宝贝,我真没装!”

  素素:“谁是你宝贝,现在我正式通知你,咱俩拉到了,我真想不明白,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我:“那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呢?”

  素素:“那你倒让我相信你说的话啊!”

  我:“那你就不能将就将就,相信一下我说的话啊!”

  素素:“我亲妈能将就,我他妈不能将就,你他妈能不能将就将就,别让我将就了好吗!”

  我有点儿迷糊,好一会儿才缕清她的意思,她这是要跟我分啊!

  到底为什么?仅仅是我欺骗了她吗?还是她真的跟我“将就”够了。

  是啊,从我们在一起,她跟我将就着住,将就着穿,将就着吃,将就的爱情终究不再将就了。

  我说:“你走吧,我将就!”

  ……

  她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猛的趴在我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下去,一阵钻心的疼,真疼啊!

  我伸出左手轻轻环抱住她的脖子,说:“我相信你肯定会相信我的!”

  素素走了,她这回真走了!

  我今天没上班,在家看了一天的电视剧。

  刘光出事儿了!

  早晨,刘光九点多出了门,开车去了公司。今天挺邪门,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一路,全撞上了红灯,加一起差不多等了二十几分钟。

  公司开会,吃完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回来的时候竟然也是如此,而且红灯有倒计时,时间到了还是红灯,难道绿灯坏了吗?

  这时,他发现所有的车也跟他一起等,现在是绿灯时间,旁边一辆车直接闯了过去,接着,更多的车开始闯红灯。刘光心想,肯定是绿灯坏了,就一脚油门冲了过去,可是,这一路都这样,难道所有的红绿灯今天晚上都出了故障?

  快到家了,刘光又经过了那条坎坷的石子路,昨天他就是在这里挨得那一巴掌,心里毛毛的。

  可是,这里的红绿灯却很正常,现在绿了,刘光左右看了看,就他一辆车,他开的很慢。

  有点儿不对劲儿!

  他不记得这个路口什么时候安了个红绿灯啊?难道新装的?

  就在他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从下水道里钻出来一个交警,个子很高,大盖帽脏兮兮的。他很黑,很瘦,干瘦,瘦的有些吓人!

  他朝刘光敬了个礼,用的是左手。

  刘光落下了窗玻璃,笑着说:“警察同志,我可没喝酒!”

  那个警察面无表情,眼窝很深,颧骨很高,他指了指上边的红绿灯说:“你闯灯了!”

  刘光愣了愣,说:“没啊,这不还是绿的吗?”

  警察说:“你闯灯了!”

  刘光以为遇到了无赖,说:“你是干嘛的啊,怎么还钻下水道里了,冒牌的吧!”

  他继续面无表情的说:“我是这里的监控,你闯灯了!”

  刘光有点儿生气:“警察同志,闯绿灯也不行吗?”

  那个警察诡异地笑了笑,他的牙也是黑的,刘光有点儿怵。他用黑乎乎的手指着上边说:“看见了吗,现在才可以走,你闯灯了!”

  刘光顿时傻在了那里,他看见头上的绿灯竟然变成了蓝的,蓝的耀眼!灯光照在交警脸上,他的眼睛也变成了蓝的,很吓人。

  刘光颤抖着说:“你们是不是故意勒索,红绿灯,哪有蓝的啊!”

  交警也笑了:“白蓝灯,哪有绿的啊!”

  刘光以为碰上了神经病,说:“白蓝灯,小心我打110举报你!”

  这时,那个枯瘦的交警哈哈大笑起来:“报警得打444啊!”

  刘光:“444?这是哪里的报警电话?”

  那个交警扶了扶头上的帽子,悄声说:“阴,间,的,啊!”

  刘光吓得猛一哆嗦:难道这里是阴间,头上的白蓝灯就是这里的红绿灯?

  这时,蓝灯居然真的变白了,白的刺眼,远处开过来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那里。刘光呆住了,傻愣愣的看着那辆出租车,那车缓缓落下窗玻璃,刘光睁大眼睛,司机是个小伙儿,他朝刘光看了看,说:“哥们,你在那干嘛呐,跟个水泥交警说什么话,小心监控拍到你!”

  刘光惊了一下,猛地转过身,那个交警竟然真的变成了一尊黑不溜秋的水泥人,还没上颜色,一看就是刚造的。

  刘光惨叫了一声,一脚油门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