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自杀,又为什选择这种死法。还有他的穿衣打扮,处处透着古怪。

  他怪我擅自打开了他的木匣,触碰了某种他不敢违背的东西,他的死很蹊跷!肯定和这个木匣有关联!而且,我觉得那个怪梦和这个木匣也有一定的关系,这是个不祥之物,得赶快处理了它。

  旭亮的妻子叫苏小燕,模样一般,身材很棒。我把木匣交给了她,说:“也许这东西对他很重要,就埋在他身边吧!”

  她谢过我之后,匆匆离开了。

  湖边的那棵老柳树上,悬挂着一截绳子,附近的人都远远的躲开绕行,只有几个外地人若无其事的从底下经过,一个女的还蹦起来做出一个投篮的姿势。于是,她要倒霉了!

  旭亮的死让我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我不希望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可是我却再也无法从那个梦里走出来,我觉得我就是那个在刑场被砍了脑袋的人,而把钢针插进头里的女人,就是用铁索牵引我走向山顶的那个背影。还有她最后说的那句话,让我想哭。

  “你在地狱那头一定要等我!”

  现在是晚上九点,我和刘光泡在水城最大的酒吧里——爱尚,音乐盒子。

  现在的我,确实需要酒精的麻醉才能放松下来。我们一直喝到十点多,外边又下雨了。

  我开刘光的车,经过一条极不平坦的石子路,车子颠簸的厉害,刘光可能想吐,就打开车窗把头伸了出去。可是还没吐出来,就一个激灵缩回头,捂着脸叫起来。

  “怎么了?”

  他打开车顶灯,在镜子上照了照,惊恐地说:“谁打了我一巴掌?”

  我吓了一跳,从反光镜朝后看去,后面黑乎乎,什么也看不见。远远的,一辆出租车驶来,车灯白亮,我看了看,根本就没人。

  “别乱了,哪有人?”

  刘光急了:“草,你看看!”

  说着把脸朝我这凑了过来,我靠近看了看,果然看见了几条细长的痕迹。

  “不行,你倒回去看看,不能就这样白挨一个大嘴巴子!”

  我就把车打着,倒了差不多二十米,刘光就是在那里把头缩进来的,而那里,恰好有一个幽深的胡同,胡同口放着一个巨大的垃圾桶!

  我瞥了一眼这个大的有点儿夸张的垃圾桶说:“早吓跑了,看没看见什么人,男的女的?”

  刘光捂着脸:“没他娘的看着!”

  一路上,刘光都捂着脸,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了。

  过了一会儿,刘光忽然抬起头转过脸来看着我,说:“不对!”

  f最PZ新章Y=节●A上0R酷/匠F网$v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不对?”

  他幽幽地说:“这一幕我昨天梦见过!”

  “啊,在车上被人打了一巴掌?”

  他没说话,我说:“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就……疯了!”

  他的样子很瘆人,眼睛斜着往上翻。我知道他那德行,可还是被吓了一跳,他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怎么样,这个黑段子不错吧,吓人不?”

  我加大油门:“你他妈就是一精神病儿!”

  刘光把我放在楼下,自己开车回去了。

  这小子混的比我强,那辆吉普车最少值几十万。短短两年,他现在已经是一家国企的业务经理了。有了钱,就什么都有了,房子,车子,小敏……

  小敏是个平面模特儿,身段模样一流,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刘光追了4年,她男朋友换了好几个,却依然被拒之门外。直到半年前,刘光终于混的像样儿了,他买了房,还买了这辆车!

  正好,那个时候的小敏也恰恰刚和她的第N个男友分手,于是,刘光终于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愿望。

  但是我觉得他对小敏并不好,也许他对她的感觉已经不是四年前的那样了,跟小敏在一起更多的是为了在别人眼中找回自己曾经丢失的尊严,可是他并不明白,其实真正关注着他的人,都不是“别人”。

  我上楼了,家里又是我自己。

  几天前,素素神经兮兮地说,这房子里好像多了点什么,于是,她走了!可是现在,我老觉得这间房子里缺了点儿什么,她会不会再来!

  打开电脑,又进入了那个游戏网站,对我来说,它就是个聊天室。

  游戏还没开始,大家在聊天。

  陈君:“第三关好难走啊!”

  寂寞男人:“有南城附近的美女吗?”

  小美:“听说通关之后有奖金,好几千呐!”

  陈雪:“前几天我好像听说有一个到最后一关了,不过后来就一直没上!”

  黎明的曙光:“我今天晚上就过儿第七关!”

  你是王八蛋:“好厉害噢,我老迷路!”

  陈君:“我也是!”

  忽然聊天室里蹦出来一串红色的字“记住,千万别玩儿最后一关!”

  说完,他就下线了。

  所有人都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一直没有再上线,我看了看他的网名,叫九个太阳。

  为什么不能玩儿最后一关?这个信息让我有了一种想玩儿一玩儿的念头。现在是十一点半,再有半个小时,游戏就开放了。

  我静静的等着,这时,QQ响了,是刘光。

  刘光:“雨,你玩儿那个游戏了吗?”

  我:“我在聊天室呢!”

  刘光:“你叫什么名字,我也在里边!”

  我:“我是你爸爸!”

  刘光:“草!黎明的曙光。”

  我:“哦,知道了,刚才有个人说不让玩儿最后一关,看到了吧,为什么啊?”

  刘光:“谁知道,怕奖金被别人领走吧!”

  我:“这个游戏怎么样,好不好玩儿!”

  刘光:“关键看对谁,我觉得挺好,盗墓游戏。”

  我对这一类的游戏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倒是素素,她最喜欢这东西。

  我:“怎么样,脸还疼吗,偷笑。”

  刘光:“疼,还晕乎!都出血了。”

  我:“这么严重,让小敏给你柔柔,坏笑。”

  刘光:“揉啥啊,走了,她跟你家素素一起呢,你俩吵架了吧!”

  我:“哦,没事。”

  刘光:“我玩儿游戏了,今天干通关!”

  我:“去吧!”

  我退出了游戏,现在是十二点零壹分。

  洗完澡准备关电脑的时候,突然发现QQ在闪动。打开一看,吓了一跳,居然是一双眼睛!是刘光电脑里的截图。

  那是一双女人的眼睛,其实非常迷人,但它仅仅是一双眼睛,就变得非常恐怖了。

  我多想看看她的鼻子,嘴巴,额头,脖子,可是我只能看见眼珠,眉毛,眼皮,睫毛!

  我就仿佛在和她对视。阴冷,幽怨,凄婉,憎恨,我忽然感觉,这双美丽的眼睛不属于人间,她来自地狱!现在就躲在屏幕里,看我。

  一股凉飕飕的风灌进脖子,不由地打了个冷战。我迅速删了照片,可是被人窥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必须要让刘光把整张照片发过来,要不然我睡不着,这是典型的强迫症。

  可是刘光的头像已经黑了,不是在玩儿游戏吗,怎么下线了?我一连发了几个信息,还是没反应,后来又打了一个电话,没人接。

  到底搞什么?

  眼睛!眼睛!眼睛!

  我终于发现了问题!这个日期不对。

  我始终没弄明白一件事,消息记录的时间是按我的电脑显示的,还是按对方的电脑显示的,还是都不是,只是按网络时间记录的?

  这个图片的时间也许是按我的电脑时间记录的,时间是一七一三年六月二十,差了三百来年还行啊!我看了看屏幕右下角的时间,也是一七一三年六月二十,还星期六!

  我赶紧改成了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

  在时间变过来的那一瞬间,那双眼睛好像突然就消失了,她去哪了?

  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赶紧关了电脑,跑回卧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