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那样静静看着她的脚,她蹲下身来,一身白裙落在我散乱的头发上,血腥里闻见了一阵芳香,这个味道很迷人,很独特,很陌生又很熟悉。

  我依然看不见她的脸,直到那双温暖的手把我捧起,我的目光终于端正了过来,渐渐升起,我看到了她那被白衣包裹的膝盖、丰腴的胸脯,雪白的脖子,终于,我看见了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头上戴着一朵白色的纸花,眼睛就像天上的明月,腮上的胭脂散发着淡淡香味,粉红的嘴唇紧闭,那里边锁着一个温柔的梦乡。对,我要等的人就是她!

  我们对视了片刻,她的眼睛里流下晶莹的液体,把我放进怀中,很温暖,很舒服。我们离开了那个刑场,来到了一座大宅院前,我听见木门打开的声音,还有木质的车轮声,没有人说话。

  终于,我进屋了,被放在柔软的绸缎床上,这是一间女孩儿的闺房,她落下了粉色的帐子,我听见这样的几句对白。

  一个男的说:“小姐,那我们就告辞了。”

  女的说:“我让香儿给你们拿银子!”

  酷EF匠网p-正版首发LS

  另一个男的说:“周公子对我们有恩,送他回家,也是我们应当做的,您节哀,不打搅了!”

  接着,我听见脚步的走动声,他们都出去了。

  我在想,这个女人是谁,她是不是我的妻子?

  外面有水声,过了一会儿,她进来了,把木盆放在我身边,然后脱掉鞋子骑在了身上,我呆呆地望着这张脸,说不出什么滋味,也许我和她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可是现在我什么也不记得,我是周雨,我为什么被砍了头?

  她帮我擦脸,擦身,梳头,换衣,最后她在身后拿出了一根针,穿上红线,用牙齿咬断,打了个结,在我脖子上缝起来,缝的很认真……

  终于,她把我缝在了一起,然后伏在我上面,和我对视,她贴着我的嘴,我多想吻她!可她只是看着我笑。最后,她脱掉了白衣,吻上了我的嘴,我竟然没有一点儿反映。

  很久,她离开了我,我看见她手里的那根长长的缝衣针,就是刚才缝我的那根。

  我想喊,却什么也喊不出来,痛苦极了。她微微笑了一下,伏在我嘴边,轻声说:“你在地狱那头一定要等我!”

  说着,她用力一拍,那根针就钻进了她的太阳穴里,我看见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那是美丽到极致的表情……

  瞬间,我的脑袋一阵刺痛,醒了过来。那张脸在我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这个梦,太真实,太绝望,太难过!

  窗外在下雨,屋里真黑,我起来打开灯,已经九点多了。

  为什么做了这么个奇怪的梦,我总觉得梦中那个女人好熟悉,她是谁?我肯定见过,在哪见过?

  对,在梦中见过!那是另一个梦,我在大雪纷飞的山头,是她牵着一条长长的链子,带我走向顶端,那是月亮升起的方向。就是那个背影,那身衣服……

  忽然外边一阵“嗑磕啪啪”的声音传来!

  我一下拽开了卧室门,客厅里站着一个高瘦的身影,正在茶几上拽着什么。

  是素素!

  我走出去打开灯,她拿着一把钳子使劲拧盒子上的锁鼻儿,眼看就要断了:“快别动,放下!”

  素素被吓了一跳,马上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看着我说:“这里边有东西!”

  我说:“我知道有东西,但这不是我的,不能打开。”

  她继续说:“是活的?”

  我吓了一跳:“活的?这怎么可能。”

  她说:“你爱信不信。”

  我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脸说:“你可回来了!”

  她推开我的手,指了指沙发上的行李,说:“我是来搬家的,东西都收拾好了。”

  那是一大包衣服,鞋子,狗熊……

  “行了,别闹了!”我捧着她的头亲起来,她挣扎了一会就不动弹了。我顺势把她抱起来,朝卧室跑去。

  她却失声尖叫起来,对我又打又踢,我赶紧把她放下了,压低嗓子说:“你吵吵什么玩意儿!”

  她指着我的鼻子说:“周小雨,以后咱们就是普通朋友,你不能再对我这样!”

  “姑奶奶,你还生气呐,消停会儿吧!”

  “谁不消停了,不行就拉到,朋友都没得做了!”

  “好了好了,做朋友,朋友,一块吃饭去吧?”

  她身子一扭:“我约了别人,改天吧,走了,拜拜!”

  提起行李,甩了甩头发,出去了!

  我知道她是在故意惩罚我,可是我多冤呐,实在是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告诉她,为什么那天把她自己丢在垃圾桶。

  这时,卧室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跑过去一看,居然是旭亮,他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是根本就没走?

  接通电话,我听见了一个颤抖的声音:“我我……我看见她了!”

  我愣住了:“你怎么了?”

  他的声音抖得厉害:“千万别碰,碰过……她……的人……都得死!”

  他是不是犯病了,神志不清:“你没事儿吧!”

  “你……为什么不听话呢,为什么非要打开它?为什么非要让我死呢?”

  “打开什么啊,你在哪呢!”

  “……水湾湖……你来……你来……你来啊!”

  “下那么大雨,我怎么去?”

  这个人太怪了,我开始后悔去跟他见面了,这么多年没见,鬼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得了什么怪病!

  过了一会儿,他声音渐渐平静下来,小声问我:“你不来,我就得去找你!”

  “好……好吧,我这就去!”

  我拿了雨伞冲出家门,直奔水湾湖,路上一个出租车也没有,来到湖边,我远远的就看见了悬挂在柳树上的旭亮,他低着脑袋,以前只有笑的时候才这样,现在不知道他笑了没有,他像只秋千一样荡来荡去,在风里旋转着……

  他上吊了!

  他死没死?这里很黑,没有路灯,伞也被风吹走了。我一步步地朝他靠近,当来到他脚下的时候,我看见了他黑紫色的脸,是的,他笑了!我哭了!

  我连滚带爬的跑了,甚至都忘了报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