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木匣

  我忽悠一下醒了,天已经大亮,原来是个梦。我赶紧看了看通话记录,这才安心。

  今天本来打算和素素一起去郊外爬山的,出了昨天那档子事儿之后,她现在都懒得理我。

  洗漱完毕,我到街上简单吃了点儿早餐。却接到了另一个人的电话。

  旭亮,是我的高中同学,已经好几年都没联系了。现在他突然打电话来,不知道有什么事儿。

  旭亮:“老同学,你还记得我吗?”

  我说:“你是,旭亮吧!”

  旭亮:“是,是我,我想见见你,一定要来!”

  我皱了下眉,说:“你在哪?”

  旭亮:“南城火车站!”

  候车大厅里,我看见了旭亮,他其实比我还小一岁,但是现在看上去却像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胡子拉碴,头发很长,估计好几个月没理发了。

  现在是六月天,他却穿着一件黑色立领大风衣,脚上是厚重的皮靴,一左一右拎着两个大皮箱。

  我走上前去和他打了个招呼,他从怀里掏出两支中南海香烟,递给我一支。

  “来,还是走?”我点着烟问他。

  “走,这几年怎么样?”

  “凑合过吧,天天一个德行,吃饭上班睡觉!你呢?”

  他低下头笑了,这标志性的一笑,我才想起他以前的一些事情:“过了今天没明天,吃了上顿没下顿!”

  我们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笑了一阵后,他的神色渐渐凝重起来,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说:“我在水城也就你这一个好朋友,有些事情还得麻烦你!”

  我早就知道,他突然找上我,肯定是有事儿的。

  “什么事儿吱一声就行,能办的肯定帮忙!”

  这时,他放下了手里的行李,打开皮箱,从里边拿出来一个黑包袱,双手拖住,仿佛是什么大古董。

  他把包袱递到我手上,里边是个盒子,很沉重!

  r(酷e#匠网j4永“久免Xo费D看!小d说…

  “你暂时帮我保管这件东西,三天以后我就回来!”

  “那你为什么不带着走?”

  他看了看包袱,说:“现在还不能,你要记着,把它放在床下,千万不要打开它!”他有点儿神经兮兮。

  我问:“这里边是什么?”

  他说:“一个盒子!”

  “我知道,盒子里呢?”

  他楞了一下,说:“盒子里……我也不清楚,总之你记着不要打开就好,一定要记住!”

  我点了点头,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看了看远处的火车,说:“三天,如果三天之后我还没回来……”他顿住了,过了几秒接着说:“放心吧,我肯定会回来的。”

  我一直目送他检票上了车,才抱着那个古怪的盒子回来,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还得放在床下,不让打开!

  回到家以后,我按照吩咐把那个盒子塞在了床底下。今天是周末,我给刘光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帮我修电脑。

  半个小时之后,门铃响了,一进屋刘光就自己跑到冰箱拿了两罐啤酒,咕咚咕咚喝了一阵后,抹抹嘴:“刚才在地铁遇到一个怪人,这尼玛大热天的还非得穿着个大风衣装酷,精神病啊!”

  “大风衣?”

  “可不是,黑色儿的,里边还有衬衫,啥人都有!”

  我首先想到了旭亮,他不是坐火车走了吗?

  我又问他:“拿行李了吗?”

  刘光坐到了电脑前:“没注意,可能没有吧!”

  电脑运行起来,他把一张光盘塞进去,开始做系统。

  装完系统,刘光说:“你也玩儿这个游戏啊?”

  “什么游戏?”

  “往生索啊,就是你原来系统里的内个!”

  “哦,昨天系统瘫痪了,就这一个能玩儿,我就在上面聊了会儿天,怎么,你也有这个游戏?”

  “我都快打通关了!”

  “哦,中午别回去了,咱俩喝点儿!”

  “呵,改天吧,今天我得陪小敏看电影!”

  送走了刘光,我坐在电脑前发起了呆,无所事事。我又想起了旭亮临走时交给我的那个盒子,好奇心冒了上来,他能有值钱的什么宝贝,看都不让看!

  我跑到床底把包袱拿出来,放在电脑桌上仔细研究。里边是一个古香古色的红檀木盒,上面的雕刻栩栩如生,凤凰孔雀,单看这个盒子,就是个值钱的家伙。前边挂着一把生锈的对插锁,很老的哪种,锁眼都锈死了,我忽然很想打开它看看,但是转念又一想,旭亮临走再三嘱咐不让我打开,肯定是什么不想让我看见的东西,要是撬开了锁头,他肯定会生气。

  于是,我按耐住好奇,又重新把它放回了床下。

  窗外响起了一个惊雷,下雨了。昨天晚上没睡好,一阵困意袭来,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睡觉!

  不知道是不是床下有那个木盒儿的缘故,总是感觉睡的不踏实,就起来把盒子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这才睡去。

  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我做了一个怪梦。

  那是一个宽敞的大台子,周围围满了人,大家一言不发,都傻愣愣的看着我。这时我才明白,原来站在台中间的人就是我,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手上脚上都带着沉重的铁链,这里是哪,断头台?

  一个脸上长满胡子的男人拎着一把大刀走过来,他的额头上有道斜疤,远远的我就能听见他粗重的喘气声,我的心嘭嘭直跳。他在台案上端起一碗酒倒在了刀片上,走过来撩起我的头发,说了声:“现在是午时三刻,你还想说点儿什么。”

  我环视周围那些陌生人,他们依然目光呆滞,遥远的地方端坐着一些官员,没有表情,就象纸人!他们头顶上撑着巨大的阳伞,都说梦里看不见太阳,可是头顶的太阳却让我睁不开眼睛,现在就是午时三刻,一天当中阳气最盛的时刻,怪不得要在这个时间杀我。

  他为什么要砍我的头,我犯了什么法,可是我却一点儿都不害怕,说了声:“今天天儿真好!”

  “是啊!”

  他手里的大刀已经高高地举了起来,我瞬间闭上了眼睛,我感觉有个凉丝丝的东西碰到了我的脖子,但是转眼就被一阵剧痛占据,疼得钻心,我闭上的眼再次睁开,天地不停的转圈,最后,停了下来,我的脸贴在了地上,上面有一些碎石子,很硌。一个没了脑袋的男子伏在地上,脖子茬上汩汩冒着浓血,仿佛永远也淌不完。旁边的刽子手拎着大刀远去,太阳已经不再刺眼,我看见天空上有一只鸟,悬在半空,也许,那是风筝,红色的!

  台下开始骚乱起来,我的疼痛渐渐散去,但是我仍旧看不见他们,因为我的头是躺在地上的,一个很难看的姿势。

  我身边围上来两排士兵,他们都拿着长矛背对着我。我就这么暴晒在太阳底下,一直到日落西山。天黑了,这里没有了一个人。

  我在等待,等待那个为我收尸的人。月亮爬起来,周围的空气变得潮湿,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有感觉。难道我是不死之身,还是所有被砍头的人都这样!

  终于,我听见了一阵细微的脚步,三三两两,我看见了一双白色的绣花鞋落在我眼前。我只能看,只能想,却什么也不能说。

  她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