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电笔不对劲儿!

  我记得清清楚楚,刚买来的时候,用它拧过几个电风扇上的螺丝,尖上有明显的创痕,可是这个却光亮如新,根本就没用过。要是新的变旧了,可能我们都不会怀疑什么,但问题是旧东西怎么可能变成新的呢,这问题就大了。

  有人替换了我的电笔!

  这可真是个要命的东西。

  这时,在一旁发愣的素素说话了:“那个疯子是不是说过咱家的水管漏电?”

  我说:“是!”

  素素:“她怎么知道,她是电工?”

  我说:“不知道!”

  素素:“她还说什么了?”

  我想了想:“她说垃圾桶里最安全!”

  素素:“垃圾桶?”

  我赶紧跑了出去,我家的垃圾桶里包罗万象,水果皮,瓜子壳,方便袋,烟头,刚才还新出土了素素的金戒指……

  我一股脑全倒了出来,终于,在一个方便面包里,我看到了另一支电笔,颜色大小牌子和我手里的一摸一样,我捡起来对比了一下,没错,这才是我以前的那支,那这支又是谁放在我抽屉里的?

  气氛顿时变得恐怖起来!

  我拿着这支电笔跑进了卫生间,在水管儿上试了试,还是没电!

  我又把它插进了插座里,亮了!显示的电压是二百二十伏。

  这说明,水里根本就没电,我咬了咬牙,猛地抓住了水龙头,冰凉凉的,难道素素刚才在撒谎?

  我回头喊了声:“素素,哪有电啊?”

  外边没回应。我走进卧室,素素不在!

  这一会儿功夫,她又去哪了?

  “咚……咚……咚!”

  外边有人敲门,我打开门,顿时就傻了眼!

  素素怒气冲冲地瞪着我,脸上花里胡哨,身上脏兮兮的满是油污。

  “这是怎么了,去哪了?”

  素素猛地冲进来把我撞了个趔呫,开始收拾东西,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不剩的装进背包里。

  “怎么了,收拾东西干嘛,去哪!”

  素素眼里泪汪汪,没好气地说:“去死!”

  “怎么了这是,一会儿功夫!”

  素素扔下背包,推了我一下:“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被问懵了:“凭什么不是啊?”

  素素:“那你就他妈把我一人儿扔了不管啊?”

  我更糊涂了:“扔哪啊,刚才不还好好儿的吗,电懵了?”

  素素咬牙切齿地说:“真不是东西,我差点儿让那疯子弄死,还在这儿说风凉话!”

  “什么,你又看见疯子了?”

  “装什么啊,我现在就好好问问你,当时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丢下我,自己跑得比兔子还快,喊你都听不见!”

  我傻了,她说我丢下了她,自己跑的比兔子还快,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刚才明明还和我在屋里斗嘴,我怀疑她受了严重的刺激。

  “那你刚才的事儿都不记得了?”

  素素竟然哇的一声哭了:“记得什么啊,她把我弄到垃圾桶里了!你看看……”

  她伸起了胳膊,上边满是油污,还有碎菜叶。

  我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对劲儿了:“那你是怎么回来的,路上遇着什么人了吗?”

  “一个倒垃圾的帅哥把我叫醒的,丢死人了!”

  “叫醒的,你睡着了?他没对你干什么吧……”

  素素一个拳头砸在我脖子上:“王八蛋!”

  骂完铃着背包夺门而去,拽都拽不住,她是真生气了,换了哪个女孩儿也一样。

  “都这么晚了,你去哪啊?”

  我追了出去。

  “不用你管,我又不认识你!”

  这件事情没法解释,说了她也不信。要怪就怪那该死的老妖婆,太可怕了!

  我在后边一直跟着素素,直到她坐上出租车,朝她好朋友的公寓驶去。这才回来。

  在小区门口,我再一次看向那个恐怖的垃圾桶,没有人了。可是以北遥远的马路上,行走着两个人影,一个老人,一个姑娘。

  老人手里柱着一根棍子,步履稳健,旁边的姑娘步伐沉重,她们肩并着肩。只是那个女孩儿的背影,太像素素了,我心里很慌,尽管我刚目送她上了出租车。还是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电话被挂断,我却欣慰地笑了。那个女孩儿没有动作,她们越走越远,消失在水城迷离的夜色里……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看Bt正{版章、V节上酷Q匠.k网jq

  这套房子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还有一台电脑。刚才我究竟把谁领进了家,就在逃跑的一瞬间,有人替换了素素,她是真的还是假的,和我聊天打闹,我竟没有看出一丝破绽。

  怎么会有那么相似的人,双胞胎也不可能,那神情,那声音,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

  我瘫软地坐在电脑前,屏幕休眠了。我晃了晃鼠标,可是!眼前却出现了一张白纸。

  我那韩国美少女天团的壁纸不见了,白版的左上角,只有一个小小的“垃圾桶”上边写着——回收站!

  中病毒了!

  我赶紧点开了回收站,所有桌面上的文件都在这个电脑的“垃圾桶”里。

  我突然有点儿害怕垃圾桶了!

  重新恢复一下,可是音响里却传出一阵“咔嚓咔嚓”的异响,文件居然都被“粉碎”了,就连程序栏里也找不到了!

  现在,“垃圾桶”里还剩下一个蓝色的链接,很长。

  我试探着点开了链接,屏幕一下就黑了,是个网游。

  我平时不怎么爱玩儿游戏,可是现在一个软件都没有。

  没办法,素素走了,只有靠这个游戏打发寂寞了!

  音响里传来一阵悠远深邃的声音,再加上这个奇怪的页面,放佛置身于阴霾的山洞里。

  填写资料,注册帐号。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好名字,就填了一个帐号“我是你爸爸”注册成功。

  进入游戏以后,我被分到了水城区。里边的玩家大部分都是新手,挺热闹。

  我按照要求做完了新手任务,进入了游戏大厅。和我一起进来的还有另一个新手,是个女的。不过名字却比我的还另类,她叫“你是王八蛋”

  我们这个房间有十多个人,都是当地的。大家在游戏公屏上聊的热火朝天。

  我是你爸爸:“大家好啊,怎么没有游戏?”

  你是王八蛋:“是啊,怎么没有游戏?”

  陈雪:“没开始呢,要等十二点才开始。”

  马然:“草,你俩这网名太尿性了。”

  小陶:“呵呵”

  ……

  上天注定我不该玩儿这个游戏,就在我好不容易熬到十一点五十八分的时候,突然停电了。

  气急败坏的我把椅子摔得“叮咣”直响,拿着手电到电闸前看了看,跳闸了!

  按下启动开关,重新合上了电闸,不一会,灯就亮了。我又打开电脑,可是还没等开机,又没电了。今天邪门的事儿太多,我不敢再玩儿了,索性摸着黑洗了洗澡,爬到了床上。

  现在都十二点多了,素素早就睡了吧,她能睡着吗。

  一想起她,我就害怕。

  我的电笔被人替换了,丢在了垃圾桶里。可是我的素素竟然也被替换了,同样丢在了垃圾桶里。还有,那枚戒指!

  我赶紧扒拉开素素床头的首饰盒,从里边找到了戒指,正是她在垃圾桶里捡起的那枚。我给素素拨了个电话过去,又被挂断了。改发信息:“素素,你的戒指哪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回了一条:“吃了!”

  我想了想,又发了条:“是不是掉在路边那个垃圾桶里了,是的话我过去找找,顺便教训一下那个疯子替你出气,反正我也睡不着!”

  这个办法果然好使,她马上打来了电话,压着声音说:“你神经病啊,深更半夜找什么戒指。”

  我说:“告诉我放哪了,我想看看,看见她就像看着你。”

  素素:“得了吧,口是心非的家伙,戒指我戴着呢,甭找了!要是真想我就给我说点好听的,免得我做梦把你塞垃圾桶里!”

  我:“哦,行了,快睡吧,你明天还得上班呢,啊!”

  素素:“你……”

  挂了电话,我把手里的戒指远远地丢在了桌子上,这也是假的!

  到底怎么了,这谁他妈干的啊?无不无聊!

  迷迷糊糊我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了。我摸起来眯着眼睛看了看,是素素打来的,时间是两点半。

  接通以后,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空灵的脚步声,我还听见了她粗重的喘息,好像很劳累。

  “喂,怎么了?”

  过了几秒,素素说话了,回声很大:“告诉我,往左走,还是往右走?”

  我吃了一惊:“你在哪呢?”

  她幽幽地说了一句:“这里可真黑啊!”

  我惊慌起来:“你到底去哪了,别乱跑,我找你去!”

  她慢悠悠地说“我,在,地,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