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周雨。生于辛未年阴历六月二十八日,亥时。

  这一天是立秋,夏天已经走完了,即将进入一个衰败的季节。

  老黄历上写着,忌:开市、入宅、出行、安床、作灶。

  宜:动土、祭祀、沐浴、安葬。

  上天冥冥注定,我就是周雨,属羊。

  最近,我曾不止一次的做那个梦,醒来后四肢无力,绝望的想死。

  我觉得这是一种暗示,要出事儿了!

  我很害怕!

  那是一个平坦的山顶,地上都是石头,风“呼嘹呼嘹”的响。

  天上挂着一轮巨大的月亮,明晃晃的,能看见那纵横交错的桂树的枝桠。

  地上很白,大雪铺天盖地的下着,我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咧着怀,只有最下面一个扣子系着。破烂的牛仔裤脏兮兮,脚上的皮靴沾满灰尘。

  明月,雪地,天上飞舞的白蝴蝶。我不冷!

  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从手腕和脚腕传来,清脆的声响在雪夜里回荡“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我脚上拖着长长的铁锁链,双手绑在一起,微微朝前伸着。铁锁冰凉,闪着寒光,伴着一阵阵的脆响“哗啦……哗啦………”

  我艰难地朝前走着,手上的铁索向前延伸,牵在一个白衣人手里,那是个女人的背影,很模糊。她穿着一件白袍子,在风里飘摇不定。

  我终于没力气了,双腿打颤,叉开的步子再难合拢。颤颤巍巍地朝后看了看,身后白茫茫,这个世界就我们两个人。

  我们都不会说话,或者都不想说话。身上在滴血,染红我雪白的衬衫。

  空气里弥漫着纸灰的味道,这是死亡的气味儿。我转过身,继续前行。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梦醒了,手腕火辣辣的疼,双腿无力,鼻子里依然充蚩着阴霾的气息。我仔细追忆梦里的感觉,但似乎都被删除了,再努力回想,也只有绝望。

  酷qR匠2网首发"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有点儿怪。

  事情得从几天前说起。

  那天,我领着素素出去散步,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街边路灯昏黄,洋槐树的影子形状怪异。

  快到小区的时候,我们手拉手走过一个巨大的垃圾桶边。忽然素素停下了,用手捂住了额头。

  “怎么了?”我问她。

  “不知道,刚才突然晕了一下!”

  就在这时,旁边的垃圾桶里“咕咚”响了一下,那个地方路灯照不到,只有个庞大的垃圾桶的阴影。

  里边儿有东西!

  一个佝偻的黑影钻了出来。是个老太太,个子很矮,有一米四多吧,头发像黄麻。让人不解的是,她居然躲在了垃圾桶里。

  我打量了她一眼,粗布褂子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了,手里拎着一个勾垃圾的耙子。嘴里只有一个牙,歪着脑袋冲我喊:“小贼,天塌啦,地陷啦,你家的水管儿漏电啦!”

  素素胆小,赶忙躲在了我身后,我也被老太太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了一跳。素素在后边低声问:“她说的什么呀?”

  我摇了摇头:“是个疯子,别管她。”

  说完,我便拉着素素朝旁边躲,打算绕过她去。这时,她“呼”的一下把手里的耙子伸在了我胸前,压低了嗓子说:“小贼,天塌了,地陷了,你知道藏在哪里最安全吗?”

  我生气了:“不知道,快点儿滚开。”

  伸手便扒她的耙子,可是没想到,我竟然没有掰动。这个疯老太太不对劲,她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我有点儿担心了,不敢轻举妄动,朝后退了一步。

  这时,老太太咧嘴笑了,笑声很干。素素的胳膊开始哆嗦,捅着我的腰,小声说:“要不咱们跑吧!”

  跑,往哪跑,家就在前边。如果让个疯子吓的多跑二里地,也太丢人了!

  于是,我壮了壮胆子,没好气地说:“你说,藏在哪里最安全?”

  老太太的眼神变得得意起来,她看着我们,一点一点地朝旁边挪动,最后用那个满是油污的耙子敲了敲垃圾桶,神秘兮兮地说:“这里边最安全,不信你试试。”

  我趁机拉着素素跑了,好不容易到了家,我们都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素素傻笑起来,说:“太他妈吓人了,你害怕吗?”

  我喝了口水,坐在椅子上:“我会怕一个老太太?刚才还给她照了张相,你没注意吧,来来来,看看!”

  她蹙了蹙眉:“我可不看,晚上又要做恶梦了!”

  我笑了声,随手摁打开了电脑,不知怎么了,今天的电脑开机有点儿慢。

  素素说:“老公,我怎么觉得今天咱家有点儿不对劲儿呵?”

  我回过头,说:“哪不对劲儿,说说?”

  她四处看了看:“我老觉得特别挤,喘不上气来!好像,好像多了些什么?”

  我叹了口气,到饮水机前接了杯水:“你是不是让那疯子吓掉魂儿了。”

  素素跟了过来,接过我手里的杯子一饮而尽,然后抹了抹嘴,说:“你看看这饮水机是不是变大了?”

  我还真跟个傻子似得回头看了看,然后说:“不知道,以前就那么大吧!”

  我又上下看了看素素,说:“哎,你还别说,今天你这儿有点儿见长啊,我看看!”

  素素一把打开我伸过去的手:“跟你说正经的呢,这水是我昨天买的,好像没那么大桶!”

  “行了,别自己吓唬自己了。”

  这时,素素又惊叫起来:“谁他妈把我戒指扔这儿了?”

  说着在门后的垃圾桶里捡起了一枚亮晶晶的戒指,那是素素自己买的,花了一千多。

  “别乱骂,这家里还有谁,除了你就是我!”

  素素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吐了吐舌头,转身跑开躺进了沙发里。

  我打开网页查看天气预报,又要下雨了。

  素素一个骨碌爬起来,说:“我要上厕所。”

  我没理她。

  网页卡住了,我关了浏览器重新打开。忽然“磕啪”一声,音响里传出一阵急促的声音,很快,一闪而过。我吓了一跳,好像是几个小孩儿一起背诵的歌谣,我仔细回忆着:“天什么,地什么!”速度极快,我没听清。

  天什么,地什么!怎么那么耳熟,我忽的想了起来。

  “天塌啦,地陷啦!”

  刚才那个疯老太太说的。后面还有一句,“你家的水管儿漏电了!”

  忽然,卫生间里传来素素的尖叫“妈妈呀……”

  我慌了神,赶紧跑了过去,门锁上了。

  “怎么了,快开门!”

  “没……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了,素素捂着手,哆哆嗦嗦地搂着我“哇哇”地哭起来。

  “电……电死我了……水里有电……”

  “水里有电,怎么可能?”

  “骗你干什么,要不是我躲得快就没命了!”

  “哥们儿,你能躲得过电?”

  素素急了,抓住我朝里拽:“要不你去摸摸,看看麻不麻?”

  我跑到里屋拿来了电笔,问素素:“你在哪被电的?”

  素素用脚指了指水盆:“就是这里,我洗手了。”

  我用电笔打开水龙头,试了试,没电。刚想用手去摸,素素叫起来:“周羽,你想死啊?”

  我愣住了:“怎么了,都试了,没电!”

  素素瞪着眼睛说:“你是说我刚才逗你玩儿?”

  我说:“不是,也许刚才有电,现在没电了呢?”

  素素:“要是一会儿再有了呢?你这个东西不会坏了吧!”

  我看了看手里的电笔:“不会吧,上星期刚买的!”

  我拔下了热水器的插头,把电笔塞了进去,不亮,我一下子惊慌起来,看来真是电笔出了问题,太悬了!

  不可能啊,这电笔十几块呢,没怎么用,怎么就坏了呢。我仔细研究起来,果然发现了破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