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军最近对一组数字特别敏感。

  最起初,一个陌生的电话给他发短信,短信内容只有这样一串数字“13893”

  李军开始没在意,但是接连不断有其他的陌生号给他发信息,还是那串数字“13893”

  李军开始纳闷了,13893,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谐音吗?后来他就索性换了电话号码,那个信息就再也没有收到过。

  但是,他开始注意数字了,平时没怎么在意,其实他的生活里到处充满了“13893”

  比如他现在使用的QQ号,后五位是39831,倒过来正好是13893。

  比如他在单位里的工号,是18339。

  他买了瓶绿茶,看条码,也有13893。索性他就懒得再去关心这些数字了,也许是巧合。

  李军是一个正式电工,今年三十四岁,能说会道,一个月工资四千多块钱,刚在水城买了套三室两厅的房子。

  他平日里工作认真,不抽烟不喝酒,但是他有一个改不了的老毛病,嫖。

  这天,他在网上约好了一个叫小菲的女孩儿,在城郊一家偏僻的招待所里开了房。

  晚上十点,李军特意在家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给老婆撒了个谎,说南城的高压线坏了,晚上得去抢修,可能回不来。

  城郊招待所门口的泡桐树下站着一个穿着黑丝短裙的姑娘,手里拿着一瓶绿茶,东张西望。

  她就是小菲,紫色的头发,雪白的脖子,凹凸有致的线条,比照片上更加性感。

  下了出租车,李军焦急地跑过去:“你是菲菲吧!”

  女的故意朝前挺了挺胸,媚笑着说:“等你等的花都谢了!”

  然后他们坐在树下的椅子上,谈好价钱,李军开始在小菲的身子上摸索。

  对面的垃圾桶边,有个邋里邋遢的老太太,手里拿着一根脏兮兮的耙子,在垃圾堆里扒拉着什么!时不时地撇过脑袋偷看两眼在树下亲热的李军。

  小菲推开李军游走的手,娇声说:“哥,你今天不会没带钱吧!”

  “说什么呐,给你看看这个!”

  说完,李军在裤兜里掏出一个金光闪闪的镯子,在小菲眼前晃了晃。

  “呀,真漂亮。”小菲抓过来戴在了手脖上,金镯子闪着夺目的光。

  李军坏笑着:“待会儿卖点力气这就归你了!”

  这个时候,老太太慢腾腾地朝他们靠过来,拄着手里的耙子,就像根拐杖。

  ◎最新/0章0节81上¤Y酷"匠#J网

  她挪到小菲面前,咧咧嘴,露出仅有的一个牙,她的声音很干:“把这个给我吧!”

  他们愣住了,小菲看了看还剩多半瓶的绿茶,没好气地说:“没看见还有呢嘛?”

  李军拿过来“咕咚,咕咚”两口喝完,把瓶子丢在了地上,说:“拿去吧!”

  老太太瞥了一眼,歪着脑袋,用耙子指着小菲的手脖儿说:“我说的是这个!”

  他们互相看了看,哈哈大笑起来。

  小菲捂着肚子:“那行,待会儿你进去陪着他睡觉去!”

  李军朝小菲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滚你马勒个啵儿的!”

  然后他们相拥着进了招待所。

  路灯下,老太太皱巴巴的脸上挤出一丝古怪的神情,她走到绿茶瓶子前,把手里的耙子用力甩下去,瓶子像高尔夫一样飞出了十几米!

  招待所里,小菲为了金镯子拼了命的忙乎着,直到筋疲力竭的李军趴在床上没有了一点儿动静,她这才摸着手脖儿睡着了,脸上挂着迷人的笑。

  夜里,起风了,“呜嗷呜嗷”的响!

  树枝抽打着窗玻璃,像只发了狂的野兽。一只野猫惨叫了一声,钻进了下水道里。遥远的地方,传来断断续续的警笛声,特别微弱。这个夜晚,太不安详!

  小菲扭了妞身子把头埋进了被窝里。李军依旧笔直地趴在床上,脸朝下,他一直都保持着这个动作,平日里呼噜打的震天响,今天晚上竟然没有一点动静,甚至连呼吸都听不见。

  卫生间里哪个地方漏水了,发出一连串有规律的声响“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就像个计时器。

  咆哮的风,刮了很久,在某一个时间,突然停了下来。午夜,又恢复了静谧,静的发慌!

  太安静了,这时,卫生间里的水滴却越来越急促,“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终于,趴在床上的李军动了一下,他像接到了什么指令一样,猛地仰起头,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嘴里嘟噜着:“时间到了……时间到了……时间到了……时间到了……”

  然后就开始穿衣服,穿鞋。

  他衬衫的扣子系错了一个眼儿,但这已经很不错了,因为他的眼睛是闭着的。

  穿上衣服,李军开始正步朝前走,他之前可能当过民兵,嘴里数着数,迈步子。

  “1,2,3,4”

  小菲被他惊醒了,蒙着脑袋问:“你干嘛去啊?”

  李军停住了步子,也说了一句:“你干嘛去啊?”

  小菲说:“神经!”

  李军说:“神经!”然后又朝前正步走“5,6,7,8,9,10,11,12……”

  门口的服务员趴在吧台上睡着了,幸亏他睡着了,李军径直走了出去。

  大街上真安静,树上掉下来一片叶子“卡啦”一声落在了地上,李军停下脚步,嘴里嘟囔了一句“卡啦”,然后又开始朝前走……

  招待所里,小菲蜷缩在被窝里熟睡着,她很疲惫!

  突然房间的门开了,传来一个声音“923,924,925,926,927……”

  一个黑影闪了进来,是李军,他又回来了,他走到小菲床前,嘟囔了一句:“忘了拿东西……”

  通往南城的小路上,杂草丛生,这条路已经废弃了多年。不会有人再走了。

  可是李军来了,他的眼睛紧闭,手里领着一个女孩儿的手,纤细,苍白!

  这不止是一只手,它还是一截胳膊,从肘弯断开,血已经不滴了!手腕上套着个金光闪闪的镯子。苍白的手指自然弯曲,像个勾垃圾的耙子。

  “11682,11683,11684,11685,11686……”

  他走到了一个转弯处,停下了,小声说:“咦,朝左走还是朝右走?”

  过了一会儿,他咧嘴笑了笑,继续走起来。

  他走到了一个巨大的钢管架子下,停下了脚步,亲了亲那只苍白的手,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然后查着数朝上攀爬起来。

  当他数到13893的时候,天空崩出了一道绚丽的花火。

  深夜里,遥远的市区,一个正在熟睡的女人被电话铃吵醒,她厌恶的说了声:“喂,谁?”

  电话那端:“喂,李军电话怎么打不通,告诉他,南城高压线断了,叫他赶紧过去集合抢修!”

  女的说:“他早就过去了啊!”

  “啊?哦,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无悔说:

  希望修改后的《地狱》带给大家不一样的惊悚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