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全身还是腰酸背痛的,张一明在旁边吼道:艹尼玛的,今天真心不想去上课。睡着对面床的肥坤和李健也起来了,李健看了看我们这边,嘲讽的说:昨天晚上睡得真踏实。我和张一明只是一直瞪着他,在宿舍里面没人敢惹事的,宿舍没有保安室但是阳武乡的警察局就设在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的中间,而且乡下的宿舍楼都是师生混住的,更重要的是我和张一明都在一个宿舍,李健就一个人,要闹起来的话吃亏的还是他。

  肥坤真尼玛是个墙头草,看到我和张一明不行了,就往李健那边倒,以前都是他给我们打洗脸水的,现在他反而给李健打了,而且还陪着笑脸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条狗一样,亏得我还把他当兄弟看。他们主仆二人洗完脸穿上衣服就去上课了,我和张一明慢悠悠的从床上下来,把水打来洗脸,洗脸的时候不注意弄到了纱布,我干脆就直接拆了,拿镜子一看,摸着这个伤疤,在我的左眼眉梢上,缝了三针,现在留了快疤痕,看上去像一只蜈蚣在眉梢上,我心里面暗暗的下定决心,这个仇我他妈非得报不可,你贱给我走着瞧,张一明看到我在摸脸上的伤疤,愧疚的走过来拍了一下我肩膀说:这件事真心是我对不住你啊,我也没想到会弄成这样。我说:别傻了,不怪你,你也是被别人利用了而已,反正以后我们两兄弟一条心。张一明愧疚的埋下了脑袋,半天没说话。

  我们两个像病人一样,一个搀扶着一个,一瘸一拐的往教学楼走去。上到一楼的时候,有个男的从我们旁边跑去,差点撞到了我,张一明就骂了一句:你他妈的瞎眼了?那个人就停下来扭过头看着我们,他个子和我差不多一样高,他的发型特别奇怪,上面的头发很短,刘海也没有,但是耳朵旁的那撮毛特别长,差点留到了下巴这个位置,两边都是一样。

  我看到他,我惊呆了,这个人就是上次暗算我的那个瘪三,我吼了一句:草泥马的长毛,可让老子抓到你了。张一明一头雾水的看着我,我把手从张一明身上移开,一瘸一拐的走到长毛的面前说:尼玛的,这次让你好看。长毛不屑的看着我说了一句:尼玛的,你命真大。我准备一耳光抽他去的时候,他躲开了,而且从我们背后还出来了好几个人,张一明把我拉到一边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他就是上次暗算我的其中一个。张一明有点惊讶的说:这不太可能吧,暗算你的人应该是老黑的人啊,他是刘哥的人,就是我一直和你说的啊毛。我有点恍惚了,这他妈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啊毛很讲义气?他怎么可能出卖洋葱头?我问张一明。张一明只是摇摇头。

  AW酷N$匠网QU唯'…一(正版,M(其(◎他JR都_是6盗;版8#

  啊毛的人慢慢的朝我和张一明围过来,张一明走上前去挡在我前面对啊毛说:毛哥,这可能其中有什么误会,大家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说,而且他是刘哥的好兄弟,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啊毛两手插在荷包里面往地下吐了一口痰,然后指着我说:我他妈打的就是刘哥的好兄弟,你给我闪开,等下误伤你,我可不管。我把张一明推开都已经准备好随时干架的准备了,谁知道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起来。

  啊毛指着我说了一句:草泥马,这件事情没完,你给老子等着。就往教室里面跑去了。

  张一明说:这啊毛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被老黑从中间挑拨了。我说:不管了,我们先去上课吧!我们又一个搀扶着一个往教室走去。已经上课了,老师都在教室头了,我和张一明站在门口喊了声报告,老师问我们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来。我说:起晚了。张一明又接着说:为了赶过来上课,在操场上摔了一跤才迟到的。班上的同学听到张一明这样说就都笑了,这节课是英语课,英语老师的为人是比较好的,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让我们回座位了。

  我和张一明往座位方向走去,你贱看着我们两个很自豪的笑起来了。看到他这个贱样,我和张一明都异口同声的骂了一句:草泥马。

  才刚坐下杨果就传字条过来了,杨果问我的伤好点没有,还叫我多注意一下。看到杨果这样关心我,心里面特别高兴,反正觉得挺高兴的,我回过去说:没事,一点小伤,到是你有没有事,昨天没问你。杨果只是说:哼!现在才想起我。我正准备回他的时候,张一明就和我说:兄弟啊,这次敌人多了,看来我们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我说:如果你怕,我不会拉着你的。张一明说:谁说我怕,我只是想在先把老黑的事情摆平以前不去惹其他祸。我说:算了反正都惹了,以后我们两个多注意一下就行了。张一明说:但是我没想通啊毛为什么会站在老黑那边,他和老黑的矛盾本来就大。我说:反正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且如果他们谁来,我们就弄死谁。以前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也因为这个性格得罪了很多人,有了很多仇家。张一明没说话就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了,我也开始回杨果的字条了。

  我告诉杨果让他自己注意一点。因为经过那天的事情,我怕老黑会暗地里来找杨果的麻烦。杨果说:没事。还让我少惹祸什么的。我没有在回她,只是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因为我也不知道回什么。

  下课以后杨果走到我这边来,敲了一下我的课桌,我抬起头看着她,杨果递过来一个白色塑胶袋,里面装着一些面包啊牛奶啊什么的,然后就说:别忘了吃早餐。放下东西以后就直接跑了。你贱看到这个情况,脸都发黑了,我反而是很骄傲的把袋子打开,然后把面包啊牛奶啊一样样的当着你贱的面和张一明吃了起来,吃的时候还露出淫荡的笑容,你贱只是黑着个脸一直瞪着我们嘴巴里面还默念着什么,估计是在骂我们。

  刚吃得一半,就听到窗子外面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很多人就全部跑出去看热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葉先生说:

  小伙伴们猜猜作者有没有出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