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母亲帮我赎罪
  O|酷●E匠网/正版首MH发4r

  母亲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看得出来母亲的样子很为难。母亲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又回过头去坚决的敲了一下门,门开了,出来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等等,这个男的怎么这么面熟,但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母亲笑着说到:王警官,真是对不起,您下班了,还过来打搅你。王警官?我想起来了,这个男人就是,把我和母亲带上警车的男人,当时看他的样子就感觉应该是个队长啊什么的,但是母亲来找他干嘛?王警官说:没事,有什么事情进家说。母亲跟着进去了。我走过去想看看门有没有关紧,趁机溜进去听听他们说什么,很不巧,门关紧了。我只能回到刚才的那里蹲着等母亲出来。没多久母亲就出来了,但是我看见她在哭,哭的很伤心,我还以为那个王警官欺负了我母亲,准备冲上前去替母亲出头的时候,母亲突然转过身去给王警官跪了下来,然后说到:他父亲不在,大姐又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不能让他被抓进去啊!他以后出来可怎么过日子啊!还这么小,求你了,王警官你就当是帮帮我们孤儿寡母的,我在这里給您磕头了。听到这里,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原来是我可能会被抓进劳教所,所以母亲才会到这里来求这个王警官的,看着母亲那忧伤的样子,还给别人下跪磕头,我在心里暗骂到,龙强啊龙强,每天有那么多人去死,你怎么不去死。那个王警官赶紧把母亲拉起来说:你别这样啊!国家法律又不是我订的,我也没有办法啊!母亲可能绝望了,准备一头撞在墙上的,被王警官拉住了,母亲伤心的说: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死,你可知道一个女人被男人抛弃,女儿又不见了,现在儿子也快变成犯人了,你说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王警官看到这种情形也怕闹出事情来就赶忙说:要不这样,你如果能说服伤者家属不告你儿子的话,法律也没权利追究这件事情。母亲听到这句话好像感觉还有转机,立刻对王警官鞠躬说:谢谢您,王警官,您真是个好人。然后站起来朝我这边走来。看到母亲走过来,我赶紧擦干眼泪跑了。回到家里面,哥哥走过来骂着我说:你是不是想气死妈妈你才甘心,妈妈才刚从痛苦中走出来你又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我没理他,走到房间里面关起了门。一直蹲在地下这样哭,不知道哭了多久,就睡着了。咚咚咚。。。是敲门声,把我惊醒了,母亲喊到:小强,吃饭了。刚开门,就看见母亲和哥哥坐在那里吃饭,我走过去刚一坐下,哥哥就说:你还好意思吃饭?拿给你吃,直接是在浪费国家粮食。我没理他,抬起饭准备往房间走去,母亲就说:小强,放假了,没什么事别到处跑,就在家里面呆着。我知道原因,因为马勇家在村子里是出名的恶霸,全家人基本都是社会上的,母亲也是怕马勇的哥哥们找我寻丑。我啊了一声,准备走进房间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母亲走过去接起电话,只听她说:噢!谢谢啊!王警官,太感谢你了。挂玩电话以后,穿着鞋就出门了。母亲肯定是为我的事情出门了,当时我还心想着,早知道是现在这样,我还不如直接捅死他们算了,免得母亲到处去求人。

  放暑假的时候,没能出去玩是最无聊的,每天只能看电视睡觉。今天母亲来到家里就说:晚上跟我去一趟村委会那里,马勇他们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你不用担心了。我嗯了一声,其实母亲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而是一直都感觉很有成就感,而且还一直沉寂在这种感觉中。晚上吃晚饭以后,我和母亲直接去了村委会。里面坐着四个人,有两个人我知道是谁,其中有马勇的母亲和王安石的父母,还有一个染着金黄色的头发,个子特别高,最恐怖的是他脸上有一块刀疤,这个刀疤在左脸颊从眼角延伸到嘴角,看着怪吓人的,母亲走过去跟他们握手说你好,没人理母亲,看都没看一眼。母亲也一直保持着笑脸,带着我坐到了办公桌的那边。没过多久王警官进来了,他没说话直接坐到了中间,他刚坐下就进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个子不高,才一米六左右,是个秃头带着个眼镜。这个人我认识,是我们村的村长。村长走进来以后和王警官握了手就往办公桌坐了过去,然后开口说到:人都到齐了吧!那我们开始吧,王安石,马勇的家长真是对不起,这么晚把你们叫出来,真是万分抱歉。王安石和马勇的父母连说没事没事,辛苦村长了才对。俗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论马勇的家庭在村子里面有多牛B,看到当官的还是要装一下B。村长说:王警官,你现在可以说一下双方的家长都有什么想法,特别是伤者的家属都有些什么要求,总之就是能够私了是最好的,不能让我们村子的后代这么小就成劳改犯。王警官站了起来拿出一本文件大声的读了起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案件管理条例……什么?我就捅了他们两小刀而已,居然要我们家赔偿二十万。在说,他们不是没什么事吗?而且住院费医疗费都是我们家出的,凭什么还要给他们二十万?对于当时二十万可以说已经是天价了,很多人直接没见过。我准备站起来说点什么的时候,母亲掐了我一下示意要我坐好。然后母亲站了起来对在场的人说到:我是一个弃妇,你们是知道的,他爸走的时候就没留下多少钱,二十万不是我不给,是真的没有。话刚说完,马勇和王安石的家长就激动了起来说道:没有钱还叫我们来干嘛?不是浪费时间嘛!你等你儿子坐牢吧!说完准备要走的时候母亲跪了下来,拉着王安石的母亲伤心的说:您也是做母亲的,您了解我的心情,如果我要是有钱,我一定会给你们的,求您别告我儿子好吗?我冲了上去,伤心的抱着母亲说,他们要告,就让他们告,妈妈您不能这样。村长看到这种情况站出来说话了:伤者家属的要求其实也不是很过分,毕竟自己的孩子还在医院里面躺着。但是我们作为家长的应该先了解一下情况,要不然以后就不能教孩子辨认事非了,你们说呢?居然村长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先听听看。马勇的母亲说道。龙强站起来把整件事的过程说一下,王警官对我说到。我站了起来又一字没漏的说了一遍。村长听完以后马上就说:看吧!我说有情况吧!其实如果你们不听我们的调节非要闹到法庭上去的话,我也没办法,但是我丑话先说在这里。如果龙强这边转为自卫伤人的话,非不但不会坐牢,而且你们的赔偿可能会更少甚至是有可能直接没有。当时的社会除了当官的,公务员大学生懂法律外,根本没人懂。听到村长这么一说,王安石和马勇的家长马上就转变了态度说:唉!其实大家乡里乡亲的,闹上法庭是不太好,要不村长给拿个主意,我们都听您的。艹,真贱。听他们这样说,我特别想站出来说话,但是母亲拉住了我,官司是有可能打赢,但是概率太低了,王警官都说了,人证物证都有,脱罪很困难。要不这样,伤者的所有医疗费龙强家已经承担了,那剩下的精神损失费,赔偿人民币六万圆,伤者家属觉得怎么样?村长做主吧!那现在就由龙强的母亲把这笔钱交给伤者家属吧,收下钱以后这件事就解决了,大家握个手,以后还是好乡亲。王安石和马勇的家长收下钱就走了,王警官也出门了。母亲说,小强你先出去一下。我出去以后并没走远,而是躲着门口偷看。母亲对村长说:多谢您了,小小意思,请您笑纳,说着母亲递给村长一个红包,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村长出面是因为母亲会给他两万元的好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葉先生 说:

感谢大家的关注,小弟一定会用心写得更好的。不会让相信我的人失望。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