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G`正U版章节上酷(匠.p网}

  早上起来,我把匕首拿出来放在了书包里面。刚出门母亲就说:今天早上你们考什么?我说:考数学。母亲说:加油!我嗯了一声就准备走了。然后母亲硬塞给我两块钱说:等一下买点笔啊,橡皮擦啊什么的,不要太紧张了!我说嗯。然后就出门了。

  走在路上,手里面捏着这个钱心里面特别不是滋味。来到学校,杨果走过来问我:今天考数学,你有把握吗?我嗯了一声没理她,径直往座位走了过去。刚一坐下,王安石他们就在那里议论了起来,我知道他们是在说我,因为他们在说的时候一直往我这边看。我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一下,书包里面的匕首心里想着:尼玛B的,有本事你们就过来啊,来了我捅死你们。刚说着上课铃就响了起来。监考老师是二班的班主任老师,这个老师特别凶,脸上的左脸颊长了一颗大黑痣,以前还想着这么丑的女人肯定嫁不出去,没想到他老公还是在教育局当官的,真是挺讽刺的。监考老师把考卷发完以后就说:在我的眼中除了准时还是准时,你们只有55分钟的时间,超过一分钟我都当你们是作弊,开始!刚一说玩话,全班都开始动了起来,就只有马勇还在那里睡觉,我觉得他可能是不想读初中了,估计想像他哥一样出去混社会,马勇的父亲是我们村子里面在八十年代第一个贩毒的人,后来被抓了,在99年的时候被枪毙了。他哥是我们村子的扛把子,不过前段时间因为抢劫被抓了。其实我觉得马勇的家庭,挺不幸的,可能是因为这些不幸,他才会变成这样的坏学生吧!想到这里我想到了我自己,我会不会变成像他这样,而且可能比他还坏,我正在想的时候老师瞧了一下我的桌子说:喂!龙强,怎么这个时候还在开小差啊,只有半小时了,你还不抓紧时间。我回到现实中看了一眼老师,然后埋下头看了一眼卷子,原来这么久我一个字都还没写,连名字都还没填。然后我对老师说:哦,我在想那道题要怎么写。老师说:加油!学校是比较相信你的能力的。因为在老师眼中一只是乖学生,所以老师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我赶紧抓紧时间开始写了起来。在我才刚做的一半的时候马勇就交卷了,然后王安石也交了。他们刚走出去老师就拿起卷子说:你们两个等一下,你们只写了名字啊!王安石不懈的看了老师一眼说:不会做,我们喜欢拿零分,你管得着?听到这里,我心里面害怕了,他们胆子这么大,和老师还顶撞了起来,我这要是拿着刀桶他们,如果没捅到他们,自己反而被他们捅了不就亏大了。老师说:那随便你们吧!出去以后小声点,赶紧出学校去。他们两个不理老师直接走了。刚一出去,老师就对班里面的人说:你们看见没有,这种人以后就是吃牢饭的命,你们千万不能学他们。在我做完最后一道题的时候,下课铃响了起来。我也拿着卷子看了一遍之后就交卷了。我和杨果一起交的卷子,我们一起出了教室门,一路上杨果问我:怎么样?难不难?我说:还好:基本都会做。杨果做出一个羡慕的样子看着我,还没走出校门就看见校门口有一大帮人在那里蹲着,其中带头的就是王安石。我知道他们肯定是要找我麻烦了。杨果说:你自己小心点,他们可能今天要收拾你!我说:没事。在我说这个话的时候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书包。其实我很害怕,但是不能表现出来,在梦中情人的面前,要装出很镇定的样子。一出校门,我和杨果装备往左边走过去,为的就是避开他们。但是王安石走了过来挡在我们面前说:强哥,走,我们去后山聊一下。听到这话我还是很害怕的,当时脚还在发抖,然后故作镇定的说:干嘛我要去,我现在要回家。谁知道刚一说完马勇就从背后冲过来就是一飞脚把我踹到了地下,然后骑在我的身上一个耳光就打了过来说:尼玛玛的个大西瓜,小安心情好和你好好说,你以为在学校门口老子就怕了?老子照样打,你是想在这里还是想背着点,自己选择。我瞪着马勇说:去就去,怕你们啊?马勇起来拉着我说:你早这样说就没事了嘛!他们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杨果在我旁边拉了我一下说:那我先回家了。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想去给我妈说,我嗯了一声。杨果准备走的时候,段欲连走过来拉住他说,你不能走,你要过去和我们看戏。其实他们是害怕杨果去告我妈妈。没办法,杨果也被他们带着一起走了。哦扭过头去看,后面浩浩荡荡的,很多都是低年级的学生。我把手放进书包里面,趁着没人的时候,我把匕首揣到了荷包里面,其实我很害怕,但是摸着这个匕首,感觉自己没那么害怕了,反而镇定了不少。来到空地以后,王安石走过来说:给你两条路选择,要不然和马仔单挑,要不然我们群踩你,怎么样?我瞪了一眼王安石,没有说话。马勇冲过来扯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到了空地上说:老子帮他选,先和老子单挑,输了让你们群踩。看着马勇这个贱样我恨不得一耳光抽他去。马勇说:你站起来,这样显得我特别没风度,是在欺负你。我站了起来,还没站稳,马勇立刻用手勒着我的脖子,一下子把我甩到了地上,然后他就骑了上来,大拳大拳的打在我的脸上和头上,我痛得啊了几声,在我想方法想怕起来的时候马勇站起来,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他这一脚,我直接吐了很多白色的泡沫出来了,那个痛啊,叫不出声音来,但是眼角都冒出泪水来了,就这样我一直抱着肚子在地下打滚。马勇很得意的站在那里跳着说:兄弟们我赢了,你们可以随便踩这个狗杂种了。听到他这么说我忍着疼痛艰难的爬了起来,摸出荷包里面的匕首,冲过去捅在了他的腰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到了,特别是那些女生都在那里啊啊的叫了起来,马勇捂着腰上的伤口,趴在地上啊啊的叫着一直打滚,王安石看到这个情况冲了过来,准备给我一飞脚的时候我躲开了,然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我又捅了他的腿一刀,这个时候,其他人看到这个情况跑的跑,叫的叫。是啊,对于当时的小学生来说,敢拿刀捅人的,在我们市里面可能也就只有我一个了吧!在人群都散开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手,手上全是血,我当时都吓了一跳,然后看着马勇和王安石,他们都倒在血泊中,一个劲的打滚。我当时顾不得这么多,心想反正都发生了,我一瘸一拐的,拿着刀走到马勇面前蹲着,马勇在那里一直叫着,我大吼了一声说:叫尼玛的,我的笔记本呢?给我拿出来。马勇听到我说话,可能是知道我现在什么事都能干出来,连忙说,考试我什么都没带,放家里面了。我骂了一句尼玛B的,赶紧给我拿出来,要不然我捅死你,你信不信?马勇忍着痛艰难的说:真,真没带在身上,要不我明天送过来给你?听到这句话,我火了,提起刀准备捅下去的时候听到背后有人喊我,我扭过头去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葉先生说:

  可怜天下父母心,在你因为你的脾气和性格要惹祸的时候请回想一下你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