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家里面很穷,印象中只要下雨的夜晚睡觉时床边都要放个盆,房顶会漏雨。。。这里介绍一下,我家里面有个大姐(个子不高,但是脸嘴长得特别标志,还有个哥(个子特别高,有时候我都在怀疑,父母好的基因是不是都被他们遗传了),至于我,嘴巴特别能说,说实话,长得不是很帅,但是还勉强看得过去。现在回头想想,那时候家里虽然很穷,但是日子过的很开心,我们三姊妹关系很融洽,每天有说有笑的。

  时间过得很快,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家里面开始住进了楼房,我们三姊妹都有了各自的房间,家里面还买了很多电器。按理说一家人的生活会更开心,其实这只是暴风雨前的临近而已,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改变了我的一生。

  六年级的时候,父亲出轨了,这个时候家里面其实挺好过的,家里面房子都有好几套了,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真说得没错(不过因为父亲的出轨没想到还让我对六年后的老婆变的更忠贞了,不过这些都是后话)那天刚放学回家看到家门口有好多人,当时还想着是不是家里来了什么客人,今天肯定又有一顿好吃的了。穿过人群,进到家里面,只看见妈妈坐在沙发上又哭又骂的,爸爸责站在那里吸着烟不说话,姐姐在那里边哭边说别吵了,还有完没完,哥哥责在房间里面关了门做作业,家里面的亲戚都来了,我就很淡定的穿过这些又哭又闹的人走进房间关了门,其实我进房间以后一直蹲在门边,心里面想着父母离婚了我和谁过呢,想着想着就不由自主的流泪了,一个很恐怖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母亲把杯子全摔了,然后很多人就在说话,吵成了一锅,什么都听不清楚(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见到这种场面,心都会莫名的疼)不知过了多久,我姨母开始说话了:孩子都在家里面的,你们就算是要吵要打,得先把孩子喂饱了,别饿着孩子啊!这时候母亲沉默了一下说:小花(就是我大姐)去随便做点菜。不一会儿姐姐敲门叫了我和哥哥去吃饭,父亲也很淡定的和我们一起吃,母亲在客厅坐着边哭边和舅舅他们说着爸爸的不是,没多久母亲过来把所有的菜掀翻了说:NMB的没和我说清楚,你还吃饭。母亲说完看了我一眼。我懂,长这么打母亲第一次在我们面前说脏话,而且还是骂我们父亲。妈妈走到厨房拿起菜刀冲了过来,舅舅他们拉着他,爸爸责抱着我跑了出去,刚出门,爸爸放下了我,摸摸我的脑壳说小强长大了,做个有出息的人,好好照顾自己。当时还觉得莫名其妙的,父亲为什么这样和我说。他准备在和我说点什么的时候,母亲他们也追了出来,然后父亲什么也没说一溜烟跑了。母亲他们也追出去了。一进门看见满地的碎玻璃,满墙的菜啊什么的,家里面像被打劫了一样。哥哥很淡定的在那里看电视。我进了门看到眼前的一切哭了起来。

  第二天起来去读书的时候,只看见母亲一个人坐在客厅了,嘴里好像絮叨着什么。其实看到母亲这样心好痛,好想上前说点什么,但是因为年龄太小什么都不敢说。我对母亲说了一声,妈我上学去了。母亲没理我,继续埋着头絮叨着。

  酷匠.,网{首3发

  进了教室,因为还没开始上自习,所以教室里特别吵,什么骂脏话的,耍流氓的都有,我径直往我的座位走过去坐了下来。拿出笔记本准备写点什么,我们班的扛霸走了过来(这里说一下,我读小学的时候是个菜鸟,很内向,虽然没人欺负我,但是我也没有什么朋友,我们班有两个扛霸,一个叫马勇,一个叫王安石,他们在我们班个头是最大的,也玩得好,因为一闪不容二虎,所以每个星期五放学都会在学校后山决斗,谁赢谁当扛霸,但是每次两个都打了平手,但是没想到三年后,他们切都对我夸赞有佳,而且还很怕我,不过这都是后话,我们继续往下看)往我这里走过来的是马勇,他直接坐我桌子上,平时像我们这种菜鸟也只能忍气吞声。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胆子特别大,可能因为家里的事心烦,我对马勇吼了一句,艹,起来,你压着我的笔记本了。班里面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事看着我,看到这情形,我有点后悔了,但是我没漏出半点害怕的感觉,我抬头看着马勇,他也看着我,看着他的眼神,心跳特别快,我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这时马勇一耳光就抽了下来,特别快我没来得及躲开,啪的一声打破了教室的宁静,说实话,马勇不愧是扛霸,力气特别大,这一耳光差点没把我打晕过去,我倒在了地下,王安石看到这个情况肯定跑过来混打咯!他过来以后,喊了句:兄弟们开打。本来我就没什么朋友,其它人听到王安石这样说更起哄了,十几个人围着我就是一顿乱踩,我只能双手抱在头上护住脸。没多久上课铃响起了,他们停了下来,马勇走到我面前蹲着说了句:艹你妈,你的笔记本挺好看的,我收下了,就当你给老子赔礼道歉,这次就算了。说完他走了,我艰难的爬起来往座位走过去,心里面暗骂到,草泥马的杂碎,老子一定会报仇的,还会把我的笔记本拿回来,你等着。。。其实我自己都没想到因为父亲的抛弃我的心里面已经产生了改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葉先生说:

第一次写文章,因为只是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屌丝,所以可能文法很差,忘见谅,以后一定改进。此故事是根据真人真事改变,里面的名字全是虚构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