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感觉好得差不多了,医生也说可以出院。

  回到家里面,老妈就在那里边做菜边闹闹叨叨的说个没完。我哥也在那里瞎起哄说:了不起了,黑社会老大,到处得罪人。

  本来心里面就特别不舒服,他在那里添油加醋的,我就不爽的朝他那里吼了一句:关你鸟事。

  我妈走过来一个耳光子打在我脸上,我看了我妈一眼,然后往房间里面跑去了。

  关门的时候还听我哥在那里BBB的,跑这两步路就感觉伤口那里扯着疼,感觉像要炸开了一样,我坐在床边,难受的摸着伤口心想:艹尼玛的,王安石,老子会让你有好日子过?你TM的等着。

  没过多久,我妈就过来敲了下门说:吃饭了。我回了声:不想吃。我妈听这话气了,找到钥匙就把房间门打开对我那个骂啊。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捂着肚子装出了难受的样子。我妈这人就是嘴硬心软,看到我这样,紧张的扶了我一下说:是不是又痛起来了。我嗯了一声我妈说:那不想吃饭得喝点汤,医生说过要补充点营养才好的快,乖啦!看她这样我也只能是见好就收。

  刚坐在饭桌上没多久,我哥又开始BBB的说个没玩没了,我妈怕我生气又影响到伤口就骂了我哥说:你闭嘴,吃饭的时候说什么话?

  我哥听到老妈这么说,也不说了,只是瞪了我一眼。

  g1看正版、A章A节上R酷匠J:网W

  我妈说:你们学校这几天打电话来说,你的学业是追不上了,要不就让你去办退学,如果身子好了还想在那个学校读的话,可以办留级生。

  我想了想,这么久没看到张一明,这小子肯定想我了,而且还有杨果,一想到杨果我就回忆起那天他站在旁边看到我肚子的伤口一直在那里哭的样子,想到这些心里面还真不好受。

  我妈看我一直发呆不说话就说了句:要不明天我去帮你办退学,等你在家把伤养好,如果想念你的同学们,我又在给你办留级继续在那个学校读就行了嘛。

  我赶紧回了声:我能撑得住的,明天我就回学校上学。我妈说:不行,如果是在市区的学校可以让你去,但是这个这么远,你在那边要是不舒服或者伤口发炎啊怎么办?

  我说:没事,要不然我先去上几天,实在不行在帮我办退学也行嘛。

  我妈还是一直摇头,看这情况我就说:我不想当留级生,本来成绩就不好了,在当留级生非被别人笑不可。我妈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你什么时候开始担心留级和成绩了?我说:我本来一直就挺担心成绩的,本来一直就想努力学习的,谁知道又遇到这样的事情,妈,求你了,我是真心怕留级,被别人笑起来不好听,我答应你,如果撑不住,我就退学(幸亏我聪明想到拿留级说事。)

  我妈看了我一眼说:那好吧,去上两天试试,明天我送你去。听我妈这样说心里面就一个劲的高兴。吃晚饭以后我早早的上床睡觉了,一直在想学校里面的事情,我没有在张一明肯定要被欺负,耗子他们根本不买他的账,而且杨果可能都不喜欢我了,唉!算了,别想了,睡觉,明天早点去学校。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我就开始收拾东西,我妈在哪里唠唠叨叨的,大概意思就是不想让我去学校。我也没有打张她,收拾完东西就拉着我妈出门了,她是很不舒服,但是我这是为了学业,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在车上我妈一直叮嘱,什么洗脸啊,刷牙啊这些小事都要说几百遍,听得我耳朵都快起茧了,我也不敢生气,怕她到时候真给我办退学了,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那么期待去学校。

  一下车我就拖着行李箱,急冲冲的拉着我妈往学校走去。

  来到学校我妈就让我先去寝室,她去找校方说说我回来读书的事情,我嗯了一声就往寝室走去,现在在上课,学校里面显得格外的安静。

  刚一进寝室我就把行李放下,然后往张一明的床忘过去,奇怪了,怎么是空的,什么都没有,这小子是不是调床了,管他的,知道我回来,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调回来,他会舍得丢下我?

  我妈和校领导交流完以后就来寝室找到我,然后给我说:你自己在学校要注意,伤口还没有完全的好不能碰水,知道么?我说了声哦。然后我妈就说:下午还要上班,我先回去了,实在不行,退学就退学,实在不想留级我妈就转学,没事的。说着她就走了。

  看了看时间,这是最后一堂课了,应该要放学了。

  有点困,先睡一觉。

  才刚睡下,就听见了一个特别熟悉但是又很恶心的声音往寝室传过来,我抬头往门口看去。

  艹,怎么会是你贱,TM的不是调床了?他一进门看到我也是很惊讶的,但是没说什么,好像有点怕我的感觉,把书放在床上就出去了。

  看到这贱人,应该放学了,出去看看,找杨果去。

  刚走到二楼就遇到肥坤,他看到我,就走过来点头哈腰的说:强哥,你回来了。我看了他一眼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张一明呢?肥坤很惊讶的看了我说:您还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葉先生说:

  一直没有更新,从今天起,每天一篇,直到15号停止更新,可能要过年以后才会连载,透露一下,在后面的章节中,肥坤会变成学校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