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哥,有心事?”胖子的脸上没有了平时的嬉皮笑脸,他的语气很平淡,连对胡孟凡的称呼都变了。

  这种语气胡孟凡已经很久没有在胖子的嘴里听到过了,唯一的一次还是两年前胡孟凡和学院外面的一群混混打架,胖子知道后,也是用这种语气对他说了一句:凡哥,兄弟我们去干死那群混蛋!

  听到胖子的语气,胡孟凡感觉心里有些发痛,他的眼睛也忍不住有些湿润了。

  “走吧,带我去鳗鱼KTV,我想雯雯他们已经在赶去那里的路上了。”强忍着内心的悲痛,胡孟凡对胖子说了一句,就闭上了眼。

  胖子闻言,点了点头!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在此地响起,越野车就像一只狰狞的野兽向前咆哮而去。胖子开得很快,他并没有将车窗升起来。从车窗外吹进来的一阵阵的风将胡孟凡的头发吹在了身后,一幅幅画面从他的脑中一一闪现,而他的手也是在此时紧紧的捏成了拳头,青筋暴起。

  直到胖子的一声“到了”才将胡孟凡从回忆中唤醒。

  当胡孟凡下了车后,他发现雯雯和晓晓都已经到了,他拿出电话定了一个豪华包间这才向雯雯两人走去,而胖子则是跟在胡孟凡身边一言不发。

  晓晓可能从胡孟凡的短信中知道了他心情不好,因此白天的事情她并没有对雯雯提起,只是有些担忧的看着胡孟凡。

  “凡哥!”

  “孟凡!”

  晓晓和雯雯一前一后对着胡孟凡叫道,他闻言后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见马雯洁似乎想要说什么,胡孟凡伸出右手示意后者先别多问,这才开始等待还在路上的几人。

  马雯洁此时也没有了平时的娇蛮,她见状点了点头,沉默下来。约莫两三分钟,伟伟第一个到了,他冲着胡孟凡叫了一声凡哥,又给胖子等人打了个招呼,也站在旁边一言不发,显然伟伟也是察觉到了他们之间气氛的微妙。

  当再过去了十来分钟,大东、小狗、阿平、和花猫都来了之后,九人一起走进了鳗鱼KTV。

  一走进包间,胡孟凡直接拿起一瓶酒开始猛灌起来。可谁知道马雯洁见状却一把将他手中的啤酒瓶抢了过去,然后毫不避讳的对着瓶口吹了起来。她一口气将大半瓶啤酒都喝了下去,脸蛋都有些红彤彤的,胡孟凡的手还停在半空,显然被抢走啤酒瓶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怎么?叫我们来喝酒你就一个人在这里喝,是不是瞧不起本小姐啊?”

  听到马雯洁的话,胡孟凡的内心反而有些感动。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转过身将众人都聚集了起来,每人手中拿着一支啤酒。

  不知道是谁在此时点播了一首周华健的朋友,听着那熟悉的旋律,胡孟凡的心再次一痛。他率先举起手中的啤酒瓶,其余几人见状也相继举起了手,九支瓶子轻轻的碰在了一起,碰出了他们的友谊,也碰出了他们的回忆。胡孟凡的眼泪在这一刻无声无息的留了出来。

  是啊,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辈子,一句话,一生情,一杯酒!

  这么好的歌词,正是胡孟凡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在连续几瓶酒入腹后,众人都有些上头了,那一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果然不是白说的。胡孟凡呷了呷嘴,也是说出了将众人叫出来的目的。

  “第一,明天开始,我老爸将为我举办十八岁的生日,明天中午都过来吃饭吧。”胡孟凡淡淡地说道。胖子等人闻言,都对着胡孟凡开口恭喜着,而他也是随意的敷衍了事,毕竟这并不是他约众人出来的主要原因,而胖子等人也清楚后者不可能因为生日的事情而烦恼,他们都在等待着胡孟凡的下文。

  当胡孟凡说出第二件事情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的手还放在半空。只有那首朋友还在不知疲倦的在大家耳边响起。

  “今天晚上回家,我老爸给我退校了,他要求我转校!我反抗过了,可是却没用,我好怕以后我们都不能经常一起疯,一起闹了!我们在学校里的欢乐也只能永远的存在记忆中,不会重现了。”胡孟凡说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表情受不出的萧索。

  “我们放假了还是可以在一起的,不是吗?”胖子缓过了神,笑得有些勉强,他也知道转校了意味着什么,可是他却只能这样安慰胡孟凡。

  也许在有些人看来不就是是一个简单的转校嘛,又不是永远不见了对吗?可是当你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中时,尤其对他们这些富二代而言,真正的朋友又有多少呢?当你孤单难过的时候,你也只能自己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罢了,还能指望有人来真正的安慰自己吗?只有真正转过校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苦涩,每个有情有义的人都不是那么容易轻易接受的,况且还有一堆推心置腹的朋友之下。

  胡孟凡一瓶一瓶的喝着,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今天晚上没有人唱歌,那首朋友也一直没有人换过,它就在那里一直单曲循环着,勾起众人内心最深处的美好记忆。

  一瓶接着一瓶,每个人都在诉说着往事,脸上都出现了一丝丝追忆,有欢笑也有悲伤,可是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微笑,那事一段美好的往事。年少轻狂的他们经历了太多。

  “孟凡啊,你...知道吗?其实...本小姐很早之前就...喜欢上你了...”就在胡孟凡脑袋昏昏沉沉的时候,马雯洁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了他的耳中。

  i酷q匠+●网唯a一5正版,0◎其他都XE是D盗C版u

  胡孟凡当时已经喝得很多了,意识也有些模糊了,可是雯雯的话还是被他听见了,也许在酒精的刺激下胡孟凡的胆子大了起来,他居然直接搂着马雯洁的腰就对着后者亲了过去,马雯洁虽然性格彪悍,可是哪里能躲得了胡孟凡的手臂?两唇相印,马雯洁的唇间还有酒味残存,可是那种感觉却如此美好。

  也许大家都醉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心醉还是身体醉了,反正他们都不停得拍掌叫好,大声起哄起来。

  雯雯突然被胡孟凡亲住了嘴,她先了愣了一下神。不过片刻后她却开始激烈地回迎了起来。在模糊的意识中,胡孟凡只感觉一条香舌溜进了他的嘴里,而在那以后,他的意识也是完全沉沦了,只是本能的和她舌头纠缠了起来。这一吻,问出了他们内心深处潜藏最深的感情。

  ......第二天早上,当胡孟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房间里了,而冷雨就坐在他旁边,不过此时的冷雨还在沉睡当中,胡孟凡的苏醒并没有惊动她。

  随意的看了一眼四周,胡孟凡发现床头柜上摆着一盆水,一条毛巾也是拧干了放在旁边。

  看着熟睡中的女孩,他的心里有些感动,牵着一定是一晚上都没有上床睡觉的,并且还帮自己洗了脸,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才会趴在我的床头睡去的,这尽管是胡孟凡的猜测,可是却和事实八九不离十了。

  胡孟凡感觉自己脑袋还有点疼,显然在酒精的作用下他还没有完全缓过劲来。想到昨晚上的最后一幕,胡孟凡的头就更疼了,他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动情了。

  “看来这件事还得向雯雯解释一番才行啊。”胡孟凡心里暗暗琢磨着。

  大致的回忆了一遍昨晚的经过,胡孟凡又将目光重新放在了冷雨的身上,对于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地就回到家中,他也是有些不明白。

  他轻轻的挪动了一下位置,用被子盖住了冷雨的身体。稍微地犹豫一下,胡孟凡慢慢的低下头吻了一下冷雨的额头,如蜻蜓点水般一触即止,看着她眉间的忧愁,胡孟凡的心又痛了一下,想来昨晚上自己没少让后者担心了。

  冷雨“嘤咛”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虽然是夏天,可是一晚上赤着膀子趴在那里还是会有些冷的。

  轻叹了一声,胡孟凡的心中开始迷茫了起来。

  虽然他和冷雨的相识不过几天,可是在这一刻胡孟凡却发现后者在他的心中居然占了很大的分量,他面对冷雨时,居然会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而马雯洁,胡孟凡则是很早之前就和她认识的,以前他们都是以兄弟相称,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胡孟凡我明白,随着他们两人不断的成熟,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也不想以前一样单纯了。而且,从马雯洁有时候的眼神中胡孟凡也可以看出雯雯对他除了友谊还有更深层次的感情。再加上昨天晚上自己的失态...“哎”

  他踌躇了许久,终于轻叹一声,拨打了雯雯的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浅啄说:

  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