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胡孟凡最喜欢夏天和马雯洁打桌球了,原因你们都懂的,我就不多说了,对吧?

  此时的马雯洁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桌球了,哪里还会在乎胡孟凡的目光,因此他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一直盯着她的挺拔,不停的舔着嘴皮,脑中开始幻想了起来,就连脸上也不知不觉露出一副贼笑。

  “喂,该你了,看什么看?如果你赢了,本小姐让你看个够都没事,可现在开始你要再敢看一眼,我把你的眼珠子给挖下来。”

  胡孟凡被马雯洁的声音从幻想中拉了出来,他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她的胸口移开,这才观察起桌上的球。

  .......值得一说的,马雯洁的球技和胡孟凡其实相差不多的,他们在一起打过很多次球,都各有胜负。但是因为今天胡孟凡的目的有些不太单纯,所以他可是鼓足了马力,一颗球要好久才会出杆。可正因为这样,他今天的发挥可以说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平时轻而易举就可以进的球,在今天却始终也进不了,这让胡孟凡暗暗着急起来。

  他都不敢想象要是自己输了,那姑奶奶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不过期间,胡孟凡还是很老实的没有去看后者的挺拔了了,虽然很迷人,可是他还是很爱惜自己的眼睛的,如果真被对方把眼睛挖了,那他以后可就不能再看美女了,想到这里,胡孟凡浑身一个哆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桌子上就只剩下一颗黑球了,胡孟凡得了四十分,而马雯洁却得了五十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么就一定胡孟凡我输了。为了不让自己输给马雯洁而答应她那未知的恐怖条件,也为了让她答应自己的条件。胡孟凡的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起来。

  他得想一个办法,让马雯洁失误才行。就在此时,胡孟凡突然灵机一动,嘿嘿的低声奸笑起来。显然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看着马雯洁正在蕴量最后一杆球,胡孟凡不着痕迹的向后者挪了过去,就在她发杆的一瞬间,胡孟凡一把向着她的屁股摸去。

  不对不对,他怎么会是那么邪恶的人呢?准确的说应该是这小子一把向着马雯洁牛仔短裤的后包摸去。

  “我看看你包里都带了些什么?”胡孟凡有些无耻的说到。

  但是当胡孟凡的手摸到后者臀部的一瞬间,马雯洁的娇躯马上就僵硬了下来,而她出杆的手也是跟着僵硬下来。

  “哧~”

  “她滑杆了,哈哈!”胡孟凡见到这一幕,忍住在心里大笑道。同时也将闪电般地缩了回去,有些心虚。

  可是令胡孟凡奇怪的,他这么无赖,马雯洁应该会很暴怒才对,可为什么这么久后者都没有一点反应呢?

  他偷偷的将目光转移到后者的脸上,在这一刻,胡孟凡居然发现她的脸红了!

  “这姑奶奶可是从来都不知道脸红的啊!”胡孟凡的小心肝在这一刻扑通扑通的直跳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看来这回她是真的生气了。”胡孟凡的额头上隐隐布满了汗,想到后者的雷霆怒火他就不寒而栗。

  他的心有些忐忑,不知道接下来迎接自己的将是什么样的狂风暴雨。虽然他们之间经常开些露骨的玩笑,可是摸她的屁股这还是头一遭。在以前胡孟凡最多就是和她牵牵手,搂搂肩什么的。

  不过在感觉到手上残留的温热之后,胡孟凡的心里也是暗爽,“马雯洁的屁股可真是弹性十足啊!”

  不过在暗爽的同时,胡孟凡的心里也是直犯嘀咕这玩笑会不会开得大了一点,后者怎么说也是一名纯洁的女孩子不是?虽然心里有些忐忑,可是胡孟凡的表情却相当淡然,没有露出一点异常,仿佛刚才的事情和这货没有一点关系似的。

  }b更Jz新最(快wz上@c酷匠!网(u

  就当胡孟凡已经做好了必死准备的时候,谁知道马雯洁却表现很淡然,她只是红着脸淡淡的说了一句这颗球不算哦!

  就重新将球摆在了开始的位置。

  作为一名女人专家,胡孟凡可不是白吹的,虽然马雯洁语气很平常,可是他哪里瞧不见后者那通红的耳根和脖子呢?只是令胡孟凡有些不解的是马雯洁并没有骂他,这就让他有些想不明白了。

  “她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胡孟凡有些贱贱的想到。

  “喂,胡孟凡,我已经进球了!”

  就在胡孟凡愣神的时候,马雯洁的声音突然想起,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桌台,一个球都没有...在这一瞬间,胡孟凡的冷汗直流!虽说马雯洁这一杆套袋了,可后者却仍然比他高出三分,他立马明白过来对方一定是这样故意整我,要给他难堪才故意这样做的,胡孟凡的冷汗唰唰地往下流着。

  “那...那个你赢了!你说吧,要我干什么!”本来胡孟凡心里还有些发毛,可想到自己是个男人的时候,他的底气一下就足了起来。其实更多的还是他摸了后者的屁股有点心虚,不然以他那城墙般厚的脸皮是肯定要耍赖的,也就是说这货之前摸马雯洁屁股的举动根本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马雯洁仿佛也从之前的尴尬中缓过了劲来,她见胡孟凡爽然承认,居然冲着他展颜一笑,眼波流转间,让胡孟凡微微有些失神。

  “我滴个乖乖啊。”对于这女人撒娇的模样胡孟凡着实有点吃不消。

  “记得你差我一个条件哦,我先走了,等我什么时候想到了就告诉你!”马雯洁没头没脑的扔下这句话,居然逃也似的离开了,前一秒的淡然在这一刻立马露出了破绽。

  而在马雯洁走后,胡孟凡的嘴角却是勾出一抹玩味的弧度,“这姑奶奶难道真的看上了我?”

  不过虽然马雯洁长得很漂亮,而且身材也火辣至极,可是想到她的背景,胡孟凡就忍住打了打寒颤,这姑奶奶最好还是不要招惹的为妙,不然哪一天就人间蒸发了。

  不过要是对方主动送上门来,胡孟凡肯定也是不会拒绝的了,哪里有美人投怀送抱,却将人拒之于千里之外的对吧?

  胡孟凡从刚才的事情中缓过了神来,这才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快十二点了,他也是收拾了一下赶紧离开了这里。

  ......此时胡孟凡正坐在自己那辆低调的白色轿车之中,手中还惬意的夹着一支香烟。尽管输给了马雯洁一个条件,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有些爽的,至少他已经确定了后者对他是有好感的!胡孟凡嘴里哼着小调,一双贼眼又开始不停的瞅着车窗外,企图来点什么香车美人之类的。不过不得不说这家伙今天运气真的挺背,在他回去的路上居然还是没有瞧见一名美女。

  “难道是老天爷嫉妒我太帅了,不愿意让我见美女?”胡孟凡的心里一本正经的想到,想了半天,他最后还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是正确,不住的点着头。

  “我是一只大灰狼...”

  就当胡孟凡又沉陷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的时候,他的电话不争气的又响了。

  “喂,儿子啊?今天中午不用回来吃饭了,你自己随便吃点什么,我和你妈在公司有事抽不开身!王姨今天又回老家了,所以没人给你做饭!”

  一接通电话,胡孟凡就听见了自己老爸的声音。在听到他们有事之后,胡孟凡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他们不回家吃饭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反倒是王姨回乡下了让他有些惊讶,他记得王姨不是上周才回去过吗?

  “嗯,我知道了,你们也别太忙,记得吃饭!”说完了这句话后,胡孟凡直接就挂了电话!

  既然想不明白,他又怎么会让自己聪明伶俐,天下无双的脑袋受罪呢?甩了甩头,将这些事情放在脑后,胡孟凡也是开始盘算着下午去哪里玩才好!

  “咦!有了。”

  胡孟凡一拍脑门,心中立马有了主意。他还记得他的烂友吴杰昨天给他打电话问他下午有没有时间,而当时因为答应了马雯洁陪她打桌球,所以就拒绝了吴杰。想通了这一点,胡孟凡赶紧拨打了吴杰的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浅啄说:

  好看就支持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