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郑老太太的老人痴呆症已经越来越严重,她现在只认得郑楠茵和她的生哥。

  “楠茵,你帮我找到生哥了吗?”“楠茵,你帮我找到那半块锦帕了吗?”

  每每得到否定的答案,老太太就显得无比失落,然后喃喃自语,“时间快来不及了,快来不及了。”

  几天之后,老太太又开始出走。

  于是,时空扭转,物是人非。

  戴喜喜又玩起了“神庙逃亡”的游戏,只不过这一次,逃亡的是郑老太太,而追赶的郑楠茵。

  来来回回追了几次,郑楠茵都快崩溃了。她的生活已经变成了起了床就去找老太太,找到傍晚再回家。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当年的她,是怎样伤了妈妈的心。

  “姐姐,你别这样。”郑家宝坐在郑楠茵身边。他知道姐姐哭了。

  郑楠茵的确哭了,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双手埋在手臂里,肩膀哭的直抽抽。

  “姐姐,我们一定可以帮奶奶找到锦帕的。”郑家宝不太会安慰人,但他这句话,还是让郑楠茵多多少少觉得有些温暖。

  她抬起头,看着郑家宝,从郑家宝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哭的跟吴君如似的。

  这姐弟俩还真是一个德行。

  “其实。”郑楠茵抹了抹脸,“我只是想我娘了。”

  郑家宝愣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我从未见过娘,她是因为我才没了的。”

  “你别这样。”郑楠茵伸出手,摸了摸郑家宝的脸,“这不是你的错。”

  “姐姐,你还记得娘长什么样吗?”

  “当然记得。”

  “你能画给我看吗?”

  “画给你看?”——郑楠茵的眼睛被这句话点亮。

  实不相瞒,戴喜喜十三岁就开始背着画板去少年宫学习漫画,从那时起,戴喜喜就觉得自己理应成为一个穿着满是破洞的牛仔裤,散着长发的女漫画家。于是,戴喜喜凭借着对艺术的高度热忱,找了一个穿着满是破洞牛仔裤的,搞艺术的贝斯手谈恋爱。

  只可惜,后来被贝斯手劈腿,戴喜喜终于明白,他妈的什么搞艺术的?搞艺术的男生其实就是搞姑娘的,还不光搞她一个小姑娘。

  伤心欲绝的戴喜喜放弃了她心爱的艺术事业后没有多久,就来到了郑楠茵的身上。

  这中间的一系列际遇,让她忘记了自己的漫画事业。

  @最新章节◎上"v酷匠《N网

  直到此时此刻,郑家宝提出了让她画画的要求,郑楠茵才重新找回了她的漫画事业。

  “呃……姐姐……这位真的是娘吗?”郑家宝指着画纸上用毛笔画的一位女性疑惑的说,“娘的头?为什么……呃……为什么如此奇怪?”

  “哎,这不是娘,这是毛利兰。”郑楠茵挥挥手,“这也不是头,这是小兰的头发。我先练练笔,一会再画娘。”

  “毛利兰是谁?”

  “毛利兰啊?毛利兰就是毛利小五郎的女儿啊,也就是名侦探柯南的女朋友。”郑楠茵卷着袖子,握着毛笔,兴奋的挥舞着手中的毛笔,“哈哈!真相只有一个!我是名侦探——柯南!”

  “呃……姐姐?”郑家宝不知道他姐姐的脑袋曾经在后巷被夹过,所以他觉得十分诧异而又小心翼翼,“你?你?呃……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郑楠茵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立即恢复正常,“那是我以前听过的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郑家宝突然产生了兴趣,“听起来似乎很是有趣?”

  “是啊。”郑楠茵说,“那是一个少年被人下毒,变成了一个小朋友,然后屡破奇案的故事。”

  “咦?如此有趣的故事?”郑家宝对这个故事产生了相当大的兴趣,“姐姐你在哪里看的?”

  “说了你也不知道。”郑楠茵支支吾吾,“别说这个了。”

  “那,姐姐,你能画一下娘吗?”

  “好啊。”郑楠茵笑了笑,然后照着自己妈妈的样子画了出来。

  “娘真美。”郑家宝看着画说,“但是娘穿的衣裳,倒是从来没有见过。”

  “是啊,这是我想象的衣服,你觉得好看吗?”

  “很好看。”郑家宝点点头,“华美中不失率真,可爱中又不失妩媚。”

  “是吗?这么好吗?”郑楠茵一个不小心,膨胀心起来了,她接过画仔细的看了看,“唔……还真是不错。这是我小时候特别想给妈妈设计的衣服。”

  “姐姐,你今天说话真奇怪。”

  “你的关注点才叫奇怪。”郑楠茵有些心虚,“给你画了娘你就看看嘛,别这么多废话了。”

  郑楠茵把画收起来,“这幅画我会挂起来,明天再画一幅给你挂起来。”

  “好啊。”郑家宝刚要出门,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姐姐!我想到了。”

  “想到什么?”

  “既然你这么会画画,不如给奶奶画一个藏宝图,告诉她另一半锦帕就放在某一个地方,让她天天按着藏宝图来找。”

  “你是说,藏宝图就按我们家来画?”

  “是啊!”郑家宝说,“她天天在家找,也好过每天都离家出走,这样你也有时间帮她去找真正的锦帕啊。”

  郑楠茵看着郑家宝,心里一阵感慨。

  虽然她曾觉得郑家宝是一个废物,尤其当她发现郑家宝哭的时候特像王宝强的时候,她就对弟弟的印象差到了极点,觉得有这么个弟弟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可是此刻,郑家宝却想到了一个绝顶妙计,解决了郑老太太的出走问题,也解决了郑楠茵没时间去找锦帕的问题,甚至还可以锻炼老太太的行动能力,搞不好老年痴呆症还能得到缓解!

  这实在是太了不起的一个点子了。

  这让郑楠茵想起了七岁时的戴喜喜。

  那时戴喜喜刚上小学一年级,老师说元旦有个晚会,鼓励小朋友们参加。

  一直认为自己应该有酷炫人生的戴喜喜准备了一个新疆舞,摩拳擦掌的想要在小朋友们面前一展雄姿。

  可是当她真正登台的时候,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因为太紧张,一用劲,她就尿尿了。

  黄色的液体洒了一地,惊呆了在场的小伙伴。

  从那以后,戴喜喜整个小学就没抬起过头,她恨死文艺演出了,一度认为文艺这辈子都不会和她沾一丁点边边了。

  这种尴尬一直持续到了一部电影的出现——周星驰的《国产凌凌漆》。

  戴喜喜记得,那天她抱着靠枕,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周星驰演的那个屌丝特工对长官说,“我以为国家已经把我给遗忘了。”

  长官说,“怎么会呢?就算是一张卫生纸、一条内裤,也都有它的作用。”

  十三岁的戴喜喜当时抱着抱枕就哭了,这哪是喜剧片?这他妈就是一部励志片好吗?

  戴喜喜就是从那时毅然决然的往绘画方向发展的。

  那台晚上,戴喜喜在日记上写“当你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失败的时候,不要放弃,你可以努力试试自己鬼画符的能力。”

  前尘往事成云烟,郑楠茵差点忘记了这个故事。

  如今,这个在她眼中一无是处的郑家宝又提醒了她,真的,就算是一条内裤,也都有它的作用。

  这么简单的道理,原来周星驰早就说给我们听了。

  “星爷真他妈牛逼!”郑楠茵情不自禁的说出了口。

  “姐姐,你今天是怎么了?星爷又是谁?啊”

  郑家宝要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