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楠茵从云罗轩出来的时候和那位李灿森擦身而过。

  “苏老板。”李灿森奸笑着说,“我是来那五十两的。”

  苏振言皱着看了他一眼,眼睛里面满是厌恶,但还是有本事把表情粉饰的非常淡然,“你去找账房先生拿吧。”

  “苏老板真是豁达之人。”李灿森说,“我先去拿银两,一会再告诉你程师傅的下落。”说完又奸笑着走了。

  沈妙言走到苏振言身边,看着李灿森的背影,皱着眉,“他是什么人?看起来真让人讨厌。”

  苏振言说,“我让他帮我找程师傅。”

  “程师傅?”沈妙言仔细想了想,“是以前在京城做服装进贡的那个师傅吗?”

  “是。”

  “你是想找他来帮忙处理这批华云丝吗?”

  “还是你最了解我。”苏振言说。

  “据我所知,最后一次听到程师傅的消息是在三年前。这个小子的消息可靠吗?”

  “我也没有把握。”苏振言还是很愿意跟沈妙言说话的,“但是为今之计,也只能相信他。”

  可是没过多久,苏振言就感受到了郑楠茵被夹头时的心理活动——生活啊,你最近真是想玩死我。

  因为李灿森顺利从账房拿到银两之后,他就奸笑着对苏振言说,“程师傅已经在一年前得疾病死了。”

  “你?!”苏振言没有说话,沈妙言就先气节,“你这个骗子!”

  '看正K$版y章@节'1上酷#匠uv网√3

  “我怎么能是骗子呢?”李灿森笑嘻嘻的说,“我答应过苏老板,拿了银两就把程师傅的下落告诉他,现在已经告诉他了啊。”

  “无赖。”沈妙言愤恨的看着这个无赖,眼睛里像是要射出毒箭。

  “算了沈姑娘。”苏振言压制住内心强烈的愤怒,对沈妙言说,“不要和这些市井之流一般见识。”

  “还不快滚!”沈妙言瞪了人家一眼,“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

  “苏老板。”李灿森简直是在用调侃的语气说,“生意兴隆哦。”

  苏振言看着他,没有说话。

  说完,他一溜烟就走了,真的是一溜烟,因为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一双恶毒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当云罗轩为了一批劣质华云丝水深火热的时候,云锦斋的生意却蒸蒸日上。

  云锦斋的老板名叫苏振昌,如你所想,他和苏振言是亲生大哥。

  此时,他正在和一个二十岁上下,眉清目秀,长得挺像TVB那个林峰的少年,面对面坐着。

  如果郑楠茵看到这个少年,一定又要犯花痴。当她还是戴喜喜的时候,曾经因为林峰,每天晚上都要去淘宝逛上一圈,就为了找到潘霜霜同款的吊带小背心。最后还真让她找到了,只可惜,当她穿着那款小背心,嘟着嘴,剪刀手,躺着自拍时,熟睡于她身边的,并不是林峰,而是那个孙子贝斯手。

  然而那些都是过去了,我们就先不要去揭郑楠茵的伤疤了。我们先来关心一下少年“林峰”和苏振昌。

  “苏老板,请问您喊我来,有什么事吗?”林峰很有礼貌的看着苏振昌。

  “叫你来,当然是有好事关照你了。”苏振昌靠在红木椅子上,拿着一块布料,笑嘻嘻的递给少年,“你来看看这块料子怎么样。”

  林峰接过料子,仔细看了看,然后有些尴尬,并且小心翼翼的说,“苏老板,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呃……只是一块很普通的料子。”

  “好!”苏振昌大赞一声坐了起来,“老陈果然没给我介绍错人。来了这么多跑货的,只有你一个人敢跟我说这块料子很普通。庄远棠,你果然是个人才。”

  这位名叫庄远棠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苏老板过奖了。”

  “远棠。”苏振昌站起来,走到庄远棠身边,很浮夸的拍着他的肩膀,“我让你拿着这块料子帮我跑一趟。”

  “远棠义不容辞,只是不知道,苏老板让我去哪家跑?”

  “云罗轩。”苏振昌一脸奸笑,就是那种周星驰电影里典型的奸角。

  “云罗轩?”庄远棠有些惊讶,“呃……可是……”

  “你去开价一百两银子。八十两归我,你赚二十两。如何?”

  “可是……”可是老大你也不看看你这破料子,还特码想卖一百两?你是想钱想疯了吗?

  看到庄远棠犹豫的神色,苏振昌又浮夸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远棠,我不会亏待你,你只管去,苏振言一定会买下这块料子。”

  “这,好吧。”庄远棠只能点头答应。

  现在的他并不知道,这一句好吧,会牵连出多少故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