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现在这里只有你我二人。”苏振言把郑楠茵带到了后院,“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我说了。”

  苏振言可以带郑楠茵去铺子后面的堂屋,但是他没有,因为他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了出去,怕是对姑娘家不好。

  关于这点,郑楠茵当然是想不到的。她只是急匆匆的就开口了,“我奶奶说,她在你这里见过这块锦帕。”说着,郑楠茵从衣襟里拿出那半块锦帕递给苏振言,“如果真的在你这里,请你还给我们。”

  苏振言拿着那块锦帕仔细看了看,忍不住连连点头,“真是一块好料子。如果苏某没有看错,这块帕子应该是西域上等冰蚕丝。实属难得。只可惜,为何这帕子只有一半?”

  “这么好吗?”郑楠茵的那点小心机在这个时候生根发芽,万一他不还给我怎么办?于是她赶紧伸手,“还给我吧。”

  苏振言突然一愣,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把帕子递还给郑楠茵,“对不起姑娘,我从未见过这条帕子。”

  “可我奶奶说,她就在这里见过。”郑楠茵其实已经心虚了,“她不会骗我的。”

  “姑娘,这条帕子如此名贵,我若见过,必定印象深刻,可是现在我……”苏振言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了一些什么,“啊,是了,姑娘,介不介意稍等片刻?”

  “怎么?你想起来了?”郑楠茵有戏。

  “李长工。”苏振言大声喊了一声,然后一位长得很像少林寺扫地僧的老爷爷就从假山后面出现了,“苏老板,可有什么吩咐么?”

  “麻烦你叫王师傅过来一下。”

  此刻的王师傅正无比焦急的站在验绸间里,听到有人说苏振言喊自己,他还以为是想到了什么解决的方法,于是赶紧的就过来了,“言兄,可有何良策?”。

  “老王,你看看这位姑娘的锦帕。”苏振言说着,他示意郑楠茵把锦帕递给王师傅,“你前几日跟我提起的,就是这块锦帕吗?”

  “哦,是这块锦帕……”王师傅接过来,虽然对于苏振言还没有想到解决那块裂帛的办法感到有些失望,但是看到这块锦帕,记忆中的某一部分就被唤醒了。

  郑楠茵看到王师傅的表情就知道有戏,于是她迫不及待的问,“怎么?你见过另一半?”

  “没错,我见过。”王师傅说,“前几日有个跑货的要来转卖这条锦帕。”

  “原来是这样好的一块料子。”苏振言有些遗憾的说,“你跟我说的时候,我没想到料子能有这般的好,否则就让你买下来了。”

  “买下来有什么用,只是一小半而已。”

  “大叔,那你们知道另一半现在在哪吗?”郑楠茵已经安奈不住了。

  可是王师傅却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当时拒绝了他,他垂头丧气就的走了。”

  郑楠茵一阵失望,可是随即她就发现了破绽,“那不可能啊,既然你没有买下来,那我奶奶怎么会在这里看到呢?”

  u更新最i*快.√上A酷Ya匠网=!

  “你奶奶?”王师傅想了想,“那个跑货的当时把帕子寄放在这里,然后借用我们的茅厕行了方便,可能那时令祖母刚好经过店面,看到了帕子吧?”

  虽然这个解释让郑楠茵有些难以接受,但当她看了看苏振言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相信了这番话。

  “姑娘,不要失望,其实丝绸锦绣和那些玉石宝器一样,也是有灵性的。”苏振言不忍心看到一个小姑娘这么失望,“如果这块帕子真的和你有缘,你一定可以找到它。”

  郑楠茵心想,我当戴喜喜的时候,你这种安慰的人的调调,随随便便就一箩筐。

  可是这又怎样呢?现在能做的,只有继续等,继续找了,“王师傅,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说的那个跑货的人长得什么模样?”

  “那个跑货的?”王师傅皱着眉头仔细回忆,“他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和你差不多年纪,个子挺高的,长得眉清目秀,算是俊美的了。”

  “那你知不知道他还会去哪里呢?”

  “他是跑货的,东家不买卖西家。”王师傅说,“估计又去别的绸缎庄问了吧。”

  “不一定。”苏振言开口了。

  “这等上好的冰蚕丝,连我们绸缎庄都没有出钱买,估计其他的绸缎庄买的可能性更小。所以,这位姑娘,你若真心想要寻回,可以去当铺看看。”

  “还真是这样。”王师傅一拍脑袋,“言兄,你说的话总有道理,前几天,我真应该听你的。”

  “老王,你又来了。”苏振言虽然努力的笑了一笑,但依然可以看出,那批华云丝其实还是很让苏振言堵心的。

  “那,那就多谢两位了。”郑楠茵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要对人家表示感谢的,说完她就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王师傅有些不解的问苏振言,“言兄,你认识这位姑娘?”

  “不。”苏振言摇摇头。

  “那你何以在这种时刻,对这等琐事上心?”

  苏振言看了看王师傅,但是他什么话也没说,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