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_网!*唯\一rY正.}版6,._其~`他U都是aT盗版@

  “苏振言是个女人?”郑楠茵刚说出这句很二逼的话就后悔了,“我要建苏振言,快让他出来。”

  “姑娘,你要多少银两?”沈妙言看着眼前这个二十岁出头,肤白貌美,身姿曼妙的姑娘,不免在心底替她可惜——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什么不好,非要来当个惹事蹭银两的骗子。

  “什么银两?”

  “你不是说我们老板拿了你的锦帕吗?现在老板不在,你直接告诉我那块锦帕多少银两?我让账房先生算给你。”沈妙言就转身对那位很像李宇春的小伙计说,“你去通知吕师傅,就说一会有位姑娘来……”

  “谁要钱啊?”郑楠茵觉得有些可笑,于是打断她,“我是要找那块锦帕。就知道你们这些人会这样打发我,所以我必须见到你们老板苏振言,否则我就到处跟人说……”

  “那就随姑娘高兴吧。”沈妙言见过的人太多了,这样一个小姑娘她如果都搞不定,那也未免白混这么久了。所以她说完转身就走了,她不再理会郑楠茵,因为她相信,这种态度完全可以妥妥的制住那些骗子,让他们见好就收。

  “姑娘,你知道这云罗轩老板偷人家锦帕的事情吗?”

  沈妙言还没走远,就听见了身后的这句话,于是她立即转身,发现郑楠茵正站在一件衣服前面,对一位打算挑选衣服的姑娘说她苏大哥的坏话。

  于是,沈妙言知道,遇到了对手。

  “姑娘,你到底想要多少银两?”沈妙言说,“请你不要随便污蔑我们老板,知不知道我们可以报官抓你?”

  “你报官正好,我倒要看看,官是苏振言这个小偷呢?还是帮我们这些老百姓。”

  “姑娘……”

  “发生什么事了?”——沈妙言正打算再跟郑楠茵商量一下价钱的事,就被刚刚来到店里的苏振言打断了话。

  “苏大哥。”沈妙言赶紧跑到苏振言面前,低声对他说,“这位姑娘说……”

  “你不是?你不是那天那位大叔吗?”郑楠茵的思绪又飞回了那天的后巷。

  “你是?”苏振言漠然的看着郑楠茵,“姑娘,我们见过吗?”

  “当然见过啊!”郑楠茵想说,那天就是你把我抠出来的,可是想一想,觉得像夹头事件这种离奇的事情,还是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比较好。

  可是,她刚想通这个理,苏振言就突然笑了,“姑娘,那天在后巷……”

  “是我。”郑楠茵赶紧打断大叔的话,“你记得就好,我要找苏振言。”

  “在下正是苏某。”苏振言脑海中浮现出那天把郑楠茵从天窗抠出来的情景,艰难的忍着笑意说,“不知姑娘有何贵干?”

  “你是苏振言?”郑楠茵的心咯噔了一下,在心里又感叹了一句,生活啊,你还真是不把我给玩残你不罢休啊。

  “正是。”苏振言又问了一遍,“姑娘有和贵干?”

  郑楠茵的头脑飞速旋转,仔细思考。

  如果现在找他麻烦,问他要那半块锦帕,惹的他恼羞成怒,把自己头被夹过这件事情说出来,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其实面子也没什么,上辈子的戴喜喜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面子。所以这辈子的郑楠茵也并没有太把面子看的很重。

  只不过以郑老太太的老年痴呆病,如果她说的是假的呢?岂不是既让自己丢了面子,又冤枉了抠她出来的恩人?

  尽管脑袋被夹过,但郑楠茵还是觉得自己此刻充满了智慧。

  “呃……”郑楠茵说,“我想和你单独谈。”

  “真是笑话。”站在一边的沈妙言忍无可忍,“苏大哥是你说单独见就可以单独见的吗?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沈姑娘。”苏振言摆了摆手,仍然带着笑意看着这个小他至少二十多岁的姑娘说,“如不介意,请随在下进后院详谈。”

  “苏大哥!”沈妙言瞪圆了眼睛,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梁公子和王师傅他们还在等你商量那批华云丝的事情,你真的……”

  “沈姑娘请放心。”苏振言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

  这句话让沈妙言无言以对。

  起初,当云罗轩还只是洛阳城郊一间小的丝绸铺子时,沈妙言就已经跟着苏振言一起打理生意了。

  每每他们的意见有分歧,或是遇上了什么问题,苏振言总是用这句“相信我”,一次又一次的解决问题,化险为夷。

  可是为什么,当看着郑楠茵跟随在苏振言身后的背影时,沈妙言的内心,突然翻涌起一阵不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