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麻烦

  “怎么会这样?!”

  一大块鲜红华美的裂帛前面,站着几个目瞪口呆的人,和一个拿着裁剪刀,满脸惊恐的人。

  #更t(新最快上U酷;匠+(网=&

  他们穿着统一的灰绿色长衫,满脸的错愕和痛苦。

  “这和我无关!”拿着剪刀的人大约五十岁的年纪。吓得手足无措,“我是对着纹路裁的,是这块料子有问题。”

  “怎么可能!”满脸欠揍表情的梁公子人冲上去拽住了“剪刀手”的衣襟,“料子肯定没问题,一定是你剪坏了!”说着,一拳就打在“剪刀手”的脸上。

  这一拳打醒了一堆惊呆了的人,他们赶紧上来拦住梁公子,七嘴八舌的说,“梁公子,先弄清楚再说。”

  “已经很清楚了。”一直背着双手站在旁边的苏振言开口了,他皱着眉头,目光炯炯的盯着那一大块裂帛,“这块料子的确是在蜡水中浸泡过,赵师傅的手工并没有问题。”

  虽然苏振言已经尽量把这个事实用一种很冷静的语气说出来,但还是一下子就让气氛变得无比沉重。

  “言兄……”脸色煞白的王师傅说,“当时很应该听你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梁公子扑向了那块裂帛,拿在手里看了又看,“不可能的!我们验了很多遍,还晒了两天,根本没有掉蜡!不可能是被蜡水泡过!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苏振言终于对这位欠揍公子忍无可忍了,他走到梁公子面前,认真的看着他,用一种恰到好处的严肃表情质问着欠揍公子,“阿梁,你扪心自问,你真的觉得这种一动裁刀就全部裂开的料子,是刀工师父的问题吗?如果不是料子有问题,这种现象怎么解释?”

  欠揍公子看着裂帛哑口无言。

  老实的王师傅这时候几乎全身都在发抖,吓傻了一样的喃喃自语,“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一开始如果听了言兄的话就好了,一开始如果听了言兄的话就好了……”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欠揍公子又欠揍了,“你当时不是也赞成动剪刀吗?”

  “我们再联系廖老板,把料子卖给他。”王师傅没有理会欠揍公子,眼含期望的看着苏振言。

  苏振言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老廖和我也有些交情,这批布料触手即裂,属下下等废料,这样的料子,怎么能用来坑老廖?”

  “苏大哥。”一直站在角落的沈妙言开口了,“依你之见,现下应当如何处理这批料子?”

  苏振言转头看了看沈妙言,然后问她,“沈姑娘,这批绸缎动用了多少银两?”

  “五百万两。”

  “五百万两……”苏振言的眉头皱的更紧,“这可是一笔大数目。”

  “那,那现在怎么办?”王师傅全身抖的厉害,“言兄,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给我两天的时间,让我想一想。”苏振言说着握住了王师傅的手,全是冷汗,“老王,你镇定点,一定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等你想到办法一切都晚了。”梁公子又开口了,“现在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这件事,如果再等两天,这个消息传了出去,这批布料就只能囤积在云罗轩了!”

  “那你的意思,难道是卖出去坑人吗?”苏振言看了看他。

  “不坑你的廖老板就是。”梁公子说,“我也入行这么久,相熟的收废料的老板也多得是。”

  “不行。”苏振言斩钉截铁,“这个料子不可以卖出去,如果让人家知道云罗轩转卖如此低级废料,那云罗轩还有何信誉可谈?”

  “信誉信誉,信誉值多少钱?”梁公子脸红脖子粗,“这可是五百万两!如果不尽快回本,我们怎么……”

  “梁公子。”苏振言突然打断了梁公子的话,“如果你继续这样一意孤行,我想以后云罗轩很难再请你帮忙。”

  梁公子还想说点什么,却被一阵很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沈妙言走过去开门,原来,是那个长的很像李宇春的小伙计。

  他很为难的对苏振言说,“老板,有一个姑娘说要见你。”

  “哪位姑娘?”沈妙言皱皱眉头。

  “我也不认得。”

  “不认得为何不打发她走?几位老板有要是商量。”沈妙言非常熟练的替苏振言挡住即将到来的麻烦,她对这种事情驾轻就熟,所以苏振言丝毫没有分心,而是仔细盯着丝绸,在思考到底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我打发好几次了,但是她说我们老板拿了她祖母的锦帕,如果老板不出去见她,她就站在店里,对每一个进来的客人说云罗轩老板偷东西。”李宇春超级为难的说完了经过。

  “有这种事?”沈妙言看了看苏振言,他根本没有在意李宇春在说什么,于是她转过头对李宇春说,“我跟你出去见她一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