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的天气非常好,好的就像小学生作文的开头。

  此时,距离夹头事件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小时。郑楠茵坐在花园的石凳上仔细思考着,想要找出一个稳妥的办法,既能找回那半块锦帕,又能不要再被夹。

  “楠茵?”她的身后,是出来花园散步的郑老太太,“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奶奶你怎么出来了?”郑楠茵站起来扶着老太太慢慢坐下,“陈大夫说您染了风寒,必须卧床静养。”

  “有什么好静养的?”郑老太太叹了口气,“我要等生哥来接我。”

  “奶奶,不然你多告诉我一些你和生哥的事情啊?”

  “楠茵,你说,奶奶是不是越来越糊涂了?”

  “是啊。”郑楠茵又被不会说话的戴喜喜上身了。

  郑老太太看了看郑楠茵,然后突然哈哈大笑,“楠茵,你真像年轻时的我。”

  不是吧?那我老了不是要像你这么老年痴呆?当然,这种话郑楠茵还是没有说出口,二逼也是有同情心的。

  “那年轻时的你,是怎么和生哥认识的呢?”

  “是不是我说了,你就能帮我找回另一半锦帕,找到生哥?”老太太用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乞求的眼神看着郑楠茵。

  “我会尽力的。”

  “那时候,我才十三岁。”郑老太太掏出怀中半块锦帕,珍视的握在手里,“我们家是大户人家,在长安街开了面点房。有一天,家里的一个佣人有了身孕,我爹的二姨娘又生了个孩子,于是,我爹就又招了一批佣人。其中有一个女人很可怜,她的丈夫赌博赌输了家产后不知去向,家里整天都有人讨债,那女人跟她儿子每天都不敢回家。”

  “后来呢?”

  “后来我爹见她能干,就让她把儿子也带到我们家住,让他进我爹的面点房帮忙。”

  “她儿子就是生哥吧?”

  “是啊。”郑老太太突然笑了,要多妩媚有多妩媚,“那一年,生哥十五岁。他长得真好,我从来没见过长像这么俊美的少年人。”

  人们对第一个对象总觉得惊为天人,其实当你经历过很多很多以后,你就会发现,当初你会觉得惊艳,完全是因为你见识少。

  “生哥很聪明,跟着我爹学习面点手艺,很快就青出于蓝了。”郑老太太说,“他说,他能这么快就学好手艺,就是想自己开间面点铺子,然后跟我爹提亲。”

  郑楠茵想,千金小姐和佣人儿子,这种梗虽然土了点,但这也是年代背景限制的,想一想还是挺浪漫的事。

  “后来呢?”郑楠茵说,“你们有没有在一起?又怎么分开了呢?这块锦帕是怎么来的?后来它又是怎么裂开的呢?”

  “楠茵,你要帮我找到生哥和那半块锦帕。”老太太突然从记忆中抽离,“时间真的不多了。”

  “我一定会尽力的,可是……”

  郑楠茵话还没说话,就被郑老太太的话打断,“生哥,你为什么要骗我?”

  郑楠茵知道,郑老太太一旦开启这种重复模式,就很难停下来了。

  郑楠茵很失望的双手托住下巴看着奶奶。

  此时的阳光把奶奶的轮廓勾勒的恰到好处,她身体单薄,仿佛一张纸片,三两下就可以把她折进口袋。很难想象,这样的她居然有着这么饱满的一段往事。

  突然之间,郑楠茵想起了戴喜喜,又想起来贝斯手。

  她记得有一个深夜,戴喜喜从梦中被饿醒,看见贝斯手熟睡于她的身边。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一顿饭的戴喜喜饥肠辘辘,她越过贝斯手,蹑手蹑脚的爬起来找吃的。

  台子上只剩下前天晚上剩下的一碗方便面汤。戴喜喜吞了口口水,内心焦灼着,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方便面汤。

  第二天,贝斯手跟乐队出去唱歌,戴喜喜本来打算出门发传单的,可是肚子痛的受不了,只能去医院挂了两天水。

  去医院的钱是房东给的,给她的时候,房东以为戴喜喜有了孩子要去打胎,于是白了她一眼,说了四个字,“不知自爱。”

  戴喜喜当时很想骂娘,我只是跟我心爱的人在一起,我怎么就不知自爱了?

  可是过了很久很久,当戴喜喜因为活捉那个孙子贝斯手劈腿而跟着她妈回家,吃上了妈妈做的红烧肉,她突然明白,她是应该吃红烧肉的人,而不是那种只能喝过了一天的方便面汤的人。

  红烧肉和隔夜的方便面汤,注定了不能上同一张饭桌。

  戴喜喜觉得,郑老太太和生哥也是一样的,只不过,郑老太太至今没有领悟这个道理。

  g酷C●匠网8@永H{久免费看小HO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