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把时间往前推两天,此时,距离楠茵正蹲在地上看着喃喃自语的郑老太太还有三个多时辰。

  云罗轩的验绸间多了几十匹从北疆运过来的上等华云丝。

  在这批华云丝前面,站着苏振言和一群兴高采烈的绸缎庄伙计。

  “梁公子挑选的这批料子,看起来真是极好啊。”一个伙计笑嘻嘻的说。

  “是啊,这批料子做衣裳,一定又能卖个大价钱。”另一个跟着说。

  “这都是多亏了梁公子,要不是他亲自去北疆找料子,咱们哪来这么好的缎子呢?”

  这位多次被点名表扬的梁公子大约三十岁年纪,长相俊美,说白了,就是看起来很像小白脸。

  此时的他自然是一副得意洋洋,却又努力掩盖的欠揍模样,“还是多亏了王师傅,北疆这一趟,走得极为辛苦,王师傅一路不辞辛苦的对比各种布料,最后也是得到王师傅提点,我才能挑到这么好的料子。”

  \6最4新章'?节上1酷m5匠网◇K

  这位王师傅自然也是掩不住的得意,但或许因为王师傅年纪略长,他的笑容里,还带了几分羞涩,“哪里哪里,还是梁公子更有眼光。”

  说完,王师傅看着站在身边拿着布料仔细观察的苏振言,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尊重语气问他,“言兄,你觉得这批布料怎么样?”

  苏振言先是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他,然后皱了皱眉。

  老板这种凝重的神色看的大家心里都一阵担心,原本轻松的轻松氛围,一下子多了一些紧张。

  可是苏振言随后突然眉头顿开,给了王师傅一个并不夸张,却很灿烂的笑脸,“以我之见,这料子相当了得,老王,梁公子,此趟北疆之行,真是辛苦二位。”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又开始唧唧歪歪的夸奖那位梁公子,顺带幻想一下年底的花红又可以多拿多少。

  然而,苏振言的眉头却还是皱了一下,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忧虑。

  这个细微的表情变化,被一个一直站在苏振言身边的黄衫女子看在眼里。

  “梁公子,老王,你们随我去后堂商量一下。”苏振言面带微笑,“大家去干活吧,顺便想想今年年底多出的那些花红该怎么花。”

  这话一说出来,又惹得房间里一片欢呼。

  苏振言在这片欢呼声中离开,身后跟着乐呵呵的老王,和一副欠揍表情的梁公子。

  “言兄,你说,这次的布料是做衣裳好,还是做冬天斗篷的面料好?”

  来到后堂的老王兴冲冲的问着苏振言。

  “依我看,这么华美的料子,做裙衫是极好。”梁公子情绪高涨的跟马丁路德金似的侃侃而谈,“或者料子就直接供应洛阳那几个大户。”

  苏振言坐在堂屋的紫檀木椅上,认真的看着王师傅和梁公子的,耐心的听完他们两的意见才慢慢开口,“老王,梁公子,苏某知道你们此行辛苦非常,但可否听在下一言?”

  “言兄请讲。”王师傅说。

  “我想联系长安城的廖老板,把这批料子转卖给他。”

  “什么?!”王师傅和梁公子几乎同时喊了出来。

  “为什么?”梁公子原先得意洋洋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你知不知道那个廖老板是转收废料的?”

  “是啊。”一直比较内敛的王师傅,此刻也有些惊讶,“这批料子我们挑了很久啊言兄。”

  “两位请稍安勿躁。”苏振言挥了挥手,“以我的经验来看,这批料子虽然看起来光泽鲜亮,触手润滑。但是纹理粗糙,而且布料很硬。很有可能在蜡浆中浸泡过。”

  “但我们也不是随随便便买下来的。买之前还特地晒了两天,没有脱浆。”王师傅非常认真的问着苏振言,虽然持有反对意见,但是很明显王师傅就冷静得多。

  “这点我也觉得很奇怪,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矛盾的布料,所以我不想冒险把它们裁开。万一裁开的时候有抽丝,那整批料子就废了。”

  “苏老板。”欠揍的梁公子开口了,用一种努力克制怒气,但又明摆着让你看出他不爽的表情说,“你很有经验是没错。但我和王师傅也不是外行。同一批料子,你觉得不好,我觉得好,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能说你跟我们的眼光不同。并不代表这料子就不好。”

  “就是因为眼光不同,对这块料子的看法实难统一,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苏振言的语气十分平稳,“我个人觉得,整批转掉保本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料子是你出的钱,但跑这趟的人是我和王师傅。”欠揍公子说,“要决定料子的用法,应该我们三个人一起决定。”说完,他转头看向王师傅,“王师傅,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堂屋里有了一阵紧张的沉默。这位王师傅心里素质不太好,他想了一会,额头都想出了汗,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慢吞吞的说,“言兄,这批料子我和梁公子真的花了很多心思检验对比,我觉得料子应该没有问题,所以,我还是想裁开做成品再出售。”

  苏振言的表情没有变,但是眼睛里却有一种失望的东西,他沉默了两三秒,然后点点头说,“既然二位意见统一,那在下也就不便多说了。”

  苏振言的眉头虽然始终皱着,但他的情绪却一直很稳定,但是当他此刻面对这批布料时,他的内心仍然不免焦灼。

  因为他知道,麻烦一定很快就要来了。于是,当梁公子和王师傅走后,他就找到了那位长得很像李灿森的小混混,给了他五十两银子,让他去找以为姓程的师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