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上,刚吃过晚饭,郑先生就来到女儿的房间。

  “爹爹?”郑楠茵有些意外,“你今天不用去准备明天糕饼的材料吗?”

  “我让家宝去了。”郑先生在椅子上坐下。

  、更新s!最快H上酷S匠‘网

  “是的,也该让他干点活。”郑楠茵点点头,“爹爹你就是太宠着他。”

  “怎么?楠茵不高兴了?”郑先生笑了,看着眼前的郑楠茵,思绪一下子飞到二十年前她呱呱坠地的时刻。

  那时他还在京城开了一家绸缎庄,生意不说多兴隆,至少也还过得去,他本来也有机会成为丝绸大亨苏振言这样的人。

  可是后来呢?

  既然“后来”前面加了“可是”两个字,那这个“后来”也可想而知了。

  不过郑先生本人挺豁达的,口头禅是“我看挺好。”每每看到郑楠茵姐弟,他都发自内心的满足。

  “当然没生气啊。”郑楠茵笑了笑,给父亲倒了杯茶,“爹爹,你来找我有事吗?”

  “呃……其实也没什么事。”郑先生说,“就是想跟你说说话。”

  “说什么?”——其实戴喜喜在重生之前也知道自己应该多多练习语言艺术,可她还没来得及练习就变成了郑楠茵,所以可怜的郑楠茵只能当一个毫无说话艺术的小姑娘。

  “就是……呃……”郑先生突然有些扭捏害羞起来,他不同于有些喜欢卖弄深奥阅历的父亲,跟女儿谈心还是有些害羞的,不过,他还是开口了,“你真的要帮奶奶找人吗?”

  “真的。爹您不会是来阻止我的吧?”

  “不是!”郑先生立即夸张的大力摆手,“不是不是……”

  “那是?”

  “我就是来跟你说,爹觉得你下午说的话很对,做人应当言而有信。”郑先生不知道,他已经脸红了。

  “真的?”郑楠茵笑了,“这么说来,爹您支持我?”

  “当然支持。楠茵,其实你比你弟弟更像我年轻的时候。”郑先生看着楠茵,认真的说,“我以前很穷,十几岁就出来在码头给人扛米,有一天我经过一间绸缎庄,被绸缎庄里的大少爷笑我是个乞丐,我就跟他说,我以后也会开一间绸缎庄。”

  你也真敢说。郑楠茵在心里想,当然,这回她没说出来。

  “从那以后,我整天研究各种丝绸,而且更加卖命的给人扛米,想努力赚到第一桶金开绸缎庄。可那时所有人都在嘲笑我,只有你妈妈不,她一直坚信我可以成功,所以不管吃多少苦她都陪着我。”郑先生那张很难说好看的脸庞上突然泛起了一阵柔情,所以说,爱情这回事,你是藏不住的,即使你不明说,你的眼角眉梢都会出卖你。

  “后来呢?”

  “后来我就开了一家绸缎庄啊。”

  “呃……”郑楠茵发现,其实郑先生也应该多多练习讲话的艺术,这本来是一个很感人的励志故事。

  看见郑楠茵的表情,郑先生又开口了,“其实我就是想跟你说,当年我只是凭着一份‘想做什么就去做’的心,从一个扛米的小子变成了一个绸缎庄老板,即使后来绸缎庄生意砸了,我还是带着你们来到洛阳东山再起。我本来想把这份心教给家宝听,可是这两年我越来越觉得,其实你才是真正孺子可教的那个。”

  被夸奖本是一件好事,可是郑楠茵只注意到了父亲那句“东山再起”,她想了好几下,还是决定不开口问他,“你到底哪里起了?”

  “楠茵,如果你认为是对的事情,那你就去做,爹会支持你。”郑先生看着郑楠茵,总算是把这句肉麻话说出来了。

  “谢谢爹!”郑楠茵还是很感动的,然后突然之间很想念那个始终追着自己的妈妈,然后不可控制的戴喜喜上身,突然哭了起来。

  就在郑先生因为女儿哭了而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听到郑家宝在外面有大喊,“爹!姐姐!你们在哪?奶奶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