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真的。

  尽管那天晚上过后,糊里糊涂的郑老太太已经忘记了她和郑楠茵的对话,但是郑楠茵记得。她记得她答应过老太太要去找“生哥”,所以她在到处打听生哥。

  “爹爹。”郑楠茵看着眼前这个正在揉面的矮胖中年男人,“你知道生哥是谁吗?”

  “什么生哥?”中年人微笑的看着郑楠茵。

  “奶奶总是提到的那个人。”郑楠茵拿起一团面团也帮忙揉着。

  “奶奶?”郑先生思考了片刻,“我没听她提起过啊?”

  “怎么会呢?”郑楠茵停下了手里的面团,“她天天提呀?”

  “只是最近天天提而已。”郑家宝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面点房,“以前没听她提起过。”

  “先生教你的书读完了吗?”郑先生对这个儿子不免有些厉声厉色。

  “读完了读完了。”郑家宝有些不耐烦,赶紧转移话题,笑嘻嘻盯着姐姐说,“姐姐,你最近是不是转性了啊?”

  “什么意思啊?”郑楠茵白他一眼。

  “你以前跟奶奶是死对头,这两天怎么突然就这么关心她了?”

  “关你什么事?”郑楠茵心想,这货真是被惯坏了,这么不会说话。

  “那生哥又跟关你什么事啊?”郑家宝得意洋洋的笑,一副很欠打的样子。

  “因为奶奶让我帮她找生哥。”

  “你该不会答应她了吧?”郑家宝瞪大眼睛。

  “当然答应了。”郑楠茵说,“我跟她都说好了。”

  “答应也没什么。”郑先生突然开口,“她现在的身体……应该很快就忘了你答应过她。”

  往往这种时候,郑楠茵就戴喜喜附身了。

  “怎么可以这样呢?”郑楠茵一本正经,“答应别人的事怎么可以不放在心上?”

  “你说什么?”郑先生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认真起来的女儿。

  “奶奶也许真的会忘记,但这是她的事。而我答应她去找人,这是我的事,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做人应该说到做到才对。”

  郑楠茵中气十足的说得面点房一阵沉默。

  郑先生和郑家宝互相看了看,然后又一起用一种看二逼的眼神看着郑楠茵。

  这时候,郑楠茵的小宇宙爆发了,“我一定会帮奶奶找到生哥,你们就等着看好了。”

  其实她还想加一句“你们这群无知的人类怎么会懂我?”但是为了不要吓到他们,郑楠茵没有说出口,她只是转身气鼓鼓的走了。

  然而她现在郑楠茵,毕竟不是戴喜喜,刚走出面点房她就后悔了。

  这个年代,又没有微博又没有微信,通讯靠吼交通靠走,她一个二十岁的姑娘,要到哪去找“生哥”?

  去街边买本字典找到“生”“哥”两个字给奶奶还差不多。

  郑楠茵想,其实就算不去帮老太太找那位“生哥”也没什么吧?但当她经过花园时,突然又看到奶奶坐在石凳上盯着锦帕发呆。

  郑楠茵的心突然被人掐了一下。就是这一下,郑楠茵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帮老太太找到那个生哥。

  远远的,郑楠茵看了郑老太太很久,她的身影莫名让郑楠茵觉得辛酸。

  生哥是谁呢?他们有过怎样的故事呢?生哥现在在哪里呢?他是否还记得郑老太太呢?

  唉。郑楠茵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上有情人太多,有心人却太少。

  “楠茵?”郑老太太发现了站在一边的孙女,她冲楠茵摆摆手示意她过来。

  郑楠茵走过去,“怎么了奶奶?”

  “我给你讲个故事啊。”郑老太太笑着对楠茵说。

  郑楠茵看着眼前这个在阳光下面要给她讲故事的老人,竟然觉得她是一个挺慈祥挺讨人喜欢的老年人。

  也许是年纪大了,身上的戾气没了,但是记忆力最美好的东西却保留了下来。

  “好啊,你要说什么故事?”郑楠茵一边说一边在老太太对面的石凳上坐下。

  “你知道鸳鸯吗?”老太太微笑着抚摸锦帕上绣着的那只鸳鸯,“鸳鸯必须成双成对的,一只是不能独活的。”

  “我知道呀,所以呢?”

  “所以那个时候,生哥送了一块锦帕给我。”老太太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我就在锦帕上绣了鸳鸯送给他。”

  “很好啊,然后呢?”

  “后来生哥骗我。”老太太刚刚还笑嘻嘻的脸庞一下子就变了,似乎快要哭出来了,“可是我要找到他,我想知道他为什么骗我。”

  “怎么找到他呢?你知道他在哪吗?”

  HN酷l6匠&j网…永$久免}O费…o看m小说;%

  “鸳鸯必须成双成对的,一只是不能独活的。”老太太没有理会郑楠茵的问题。

  “或者你告诉我,你和生哥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我也好帮你去打听一下呀。”楠茵还在做努力。

  “所以那个时候,生哥送了一块锦帕给我,我就在锦帕上绣了鸳鸯送给他。”老太太说着说着就自己慢慢站起来,拿着锦帕缓缓的回房了。

  看着那个瘦小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夕阳里,郑楠茵都快哭了,擦!这让她怎么找人呢?

  不过转念想一想,奶奶肯同她讲故事了,这至少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