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乌云密布,星月全无。

  后院里的花草树木和石桌石凳全都睡了,可是郑楠茵却毫无睡意,独自来到花园当一会女一号。

  这沉闷的天气不免让郑楠茵怀念起当她还是戴喜喜时的那些时光。

  当她还是戴喜喜时,似乎经历过无数个这样压抑沉闷的仲夏夜。

  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十七岁那年,她爱上了北京地下摇滚圈里的一个贝斯手。

  尽管她的朋友们都认为这个留着长发,落魄兮兮的贝斯手只是一个地痞流氓,但戴喜喜却坚持认为他不是流氓,他是搞文艺的靠谱好青年。

  后来,戴喜喜谈恋爱的事情被她妈知道了,于是她们母女俩又开始上演“神庙逃亡”的游戏。

  戴喜喜逃亡了整整一个暑假,直到她那个搞文艺的贝斯手被捉奸在床,戴喜喜才停下脚步,她妈这才追上她,气喘吁吁的说,“喜喜,跟妈回家。”

  戴喜喜问妈妈,“妈妈,他为什么要骗我?”

  戴喜喜没有哭,她只是特别不明白爱情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我做的那么好,你为什么还要欺骗我?

  是的,这个问题从古到今都是一个未解之谜。

  搞不懂它的人实在太多了。

  比如这位。

  “生哥,你为什么要骗我?”

  起初,郑楠茵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这个声音一遍又一遍的从亭子的角落传来,郑楠茵以为是鬼,差点吓尿,半天不敢说话。

  凝神静气听了好一会,才发现那是她的“赐名大神”郑老太太在说话。

  郑楠茵好奇的走过去,看到她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冰冷的地上,对着手里的半块锦帕喃喃自语,“生哥,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酷》匠…Q网永久免费看#M小t说\

  起先郑楠茵以为老人家是在梦游,不敢贸然上去叫醒她,只是蹲在她身边看着她。

  郑老太太并没有发现蹲在她身边的郑楠茵,她仍然沉浸在遥远的故事里。

  月光并不明朗,浑浊的勾勒出郑老太太的轮廓,郑楠茵赫然发现,老太太除了有点驼背之外,身材还是挺好的。而且,在月光之下,郑楠茵居然从一个老太太身上看出了一点妖娆的味道。

  可以想象,她年轻时该是一个多么动人的姑娘。

  郑老太太把那个疑问重复了很多遍,郑楠茵蹲在一边,歪着头也听了很多遍。

  郑楠茵觉得,现在这副画面如果被人撞见一定挺瘆人的,更何况她的腿也有点麻了,就在她考虑要不要叫醒老太太的时候,老太太自己长叹了一口气,“楠茵,你蹲在这里这么久,不冷吗?”

  擦!原来她一直都知道我在。郑楠茵心想,这老太婆是不是故意耍她?

  “那你呢?你不冷吗?”

  “当然冷啊!”

  靠!奶奶您真幽默。

  要不是这么热她还说冷,郑楠茵差点就想问她是不是在耍自己了。

  她老人痴呆,不要跟她一般见识。郑楠茵对自己说。

  过了能有半分钟,老太太又幽幽的说,“可是生哥说过会来带我走,就是冷,我也要等他啊。”

  “生哥是谁啊?”郑楠茵问出了口就觉得不太礼貌。

  于是她又问老太太,“我是不是应该叫他生爷?”

  老太太没有理她,仍然自说自话,“他还是不来,他今天肯定又不来了。我想去找他,我应该去找他。”

  郑楠茵还没反应过来呢,老太太一下子站了起来,吓了楠茵一大跳,赶紧站起来抚住她。

  因为蹲久了,猛然起来的郑楠茵有些头晕,一个没留神,老太太挣脱了郑楠茵的手,突然向前方跑去。

  前方是一个荷花池,郑楠茵吓得不轻,赶紧又化身奔跑的黑点,一个箭步冲过去拽住了老太太。

  “奶奶!你干什么呀?”

  郑老太太眼神迷惘,呆呆的看着前方,“我要去找生哥,我要去找他。”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找啊?”

  “帕子裂开了,只剩下一只鸳鸯,找到另一只鸳鸯,生哥就会来接我的。”老太太又低下头,仔细看着手中那半块锦帕,“我一定要找到生哥。”

  “你就是要找也至少要等到明天吧?”郑楠茵说,“现在天晚了,你该睡觉了。”

  “我不要。”老太太说,“一闭眼,这帕子就会被大姐抢走的。”

  “不会的。”郑楠茵已经有些累了,不想再去深究大姐又是谁了,“我帮你把帕子放到你的衣襟里,这样谁都拿不走,好吗?”

  “真的谁都拿不走?”老太太抬头看了一眼郑楠茵。

  “真的真的,我保证。”郑楠茵一边把锦帕放进老太太的衣襟,一边把她往屋里领,“现在可以回去睡觉了吗?”

  “回屋里可以,但是不能睡觉。”老太太一边颤颤巍巍的走,一边喃喃的说,“时间不多了,我要赶快找到生哥。”

  真是啰嗦,郑楠茵说,“我帮你找。”

  “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