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住手!不要碰它!”——郑老太太尖利的叫声吵醒了正在午睡的郑楠茵。

  楠茵穿好衣服来到后院,看到郑老太太弯着腰,扶着院子里的石凳大口大口的喘气,很辛苦的样子。

  “奶奶?”郑楠茵有些害怕,赶紧上去扶住她,“你怎么了?”

  老太太一把握住郑楠茵的手,指着一个洗衣服的女佣,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楠茵说,“她……她要……”

  “奶奶你冷静一点,你不能生气。”郑楠茵一手拍着老太太的背,一手在她胸前帮她顺气,然后看着那个洗衣女佣,“到底怎么了?”

  女佣是个四十岁上下的妇人,满脸委屈的对楠茵说,“我刚准备洗衣服,老夫人就冲我大喊,让我不要碰什么东西,可我根本不指知道她不让我碰什么。”

  楠茵向盆里看了看,那就是一盆普通的脏衣服而已,并没什么贵重物品。

  “不管是什么,你先不要碰就对了。”楠茵一边扶老太太在石凳上坐下,一边说,“容妈妈,你先别洗了,衣服放这吧。”

  容妈妈听到这话求之不得,立即应了一声就走开了,走的时候,嘴里嘟囔,“真是老糊涂……”

  郑楠茵假装没听到。

  她猜想,二十多年前,当郑家还在京城做生意的时候,郑老太太应该是名副其实的郑家“老佛爷”。他们说,那时候别说下人了,就连一些来店里买上等丝绸的顾客,见到她也要对她客客气气的。

  再看看现在,啧啧啧……什么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郑楠茵懒得再多想,于是轻声的问郑老太太,“奶奶,你不让容妈妈碰什么?”

  “帕子,那条帕子。”老太太指着盆,“她们把我的帕子扔到了盆里。”

  果然又是那条锦帕。

  楠茵说,“奶奶您忘了,那条帕子在您的衣襟里呢。”说着,楠茵轻轻从老太太的衣襟里掏出一条粉色的锦帕。

  那条锦帕丝质透亮,触手柔软,绣线明艳,针脚缜密,一看就是上等货。

  然而可惜的是,这条锦帕只有一半,上面绣着的那对鸳鸯也只有一只了。

  楠茵把锦帕递给老太太,“奶奶你看,帕子没丢,还在这里。”

  “没丢,没丢。”老太太接过帕子,忽然柔媚的笑了,看着锦帕,眼角带泪,喃喃低语,“生哥,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

  生哥是谁?

  看起来,那应该是一段无从考证的爱情故事。

  此时,看着眼前的老太太,郑楠茵无法想象,这位看起来慈祥又可怜的老人,居然能说出“叫男婴吧”这种冷漠的话。

  妈的,真是人不可貌相,郑楠茵出神的想。

  “奶奶!姐姐!”——一个清脆明朗的少年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和谐的画面。

  郑楠茵扭过头,看到了“由她带来”的弟弟郑家宝。

  十七岁的郑家宝如果放到现代,应该就是北京三里屯那种很普通的少年。

  眉清目秀,身段笔挺,爱说爱笑,不学无术,以好好学生为耻,以挥霍青春为荣。

  “你怎么来了?”郑楠茵问弟弟,“不是让你去送点心吗?”

  “哎呀,早就送好了。”郑家宝夸张的挥挥手,大摇大摆的在奶奶面前坐下,“我是男人,走路速度快嘛。”

  “就你这样还男人?”

  郑楠茵撇撇嘴,在心里说,叫着“家宝”这样的名字,私塾也不去上,天天在家里混日子,这种男生,也有脸叫自己“男人”?

  “你别总是针对我呀!”郑家宝说,“我以后可是要做生意的。”

  看着他那个装逼样子,郑楠茵心想,你以后就是要成为海贼王那样的男人我也不会管你呀?

  “你看奶奶,她刚才又在找她的帕子了。”郑楠茵懒得和郑家宝说些无聊的对话,还不如跟他讨论一下奶奶,“你知道这条帕子吗?”

  “当然知道啊。”郑家宝看着奶奶手里的锦帕,“奶奶的命根子。”

  5最%{新`章节G上n酷匠mO网¤

  的确是命根子。

  即使现在已经有些老年痴呆了,郑楠茵姐弟聊的这么热火朝天她都旁若无人,却依然这么珍视这条锦帕。

  “我知道,但是你知道那是什么来历吗?还有生哥,你知道生哥是谁吗?”

  “我哪知道啊?”郑家宝把手放到奶奶眼前晃悠两下,奶奶依然还是只看着帕子,没有看他,“奶奶?你告诉我们生哥是谁?”

  “奶奶真是白疼你。”郑楠茵拨开郑家宝的手,“真没礼貌。”

  “这怎么能叫没礼貌啊?我跟奶奶玩啊。”郑家宝笑了,抬头看着一脸认真的郑楠茵,“姐姐,你不是最讨厌奶奶吗?最近怎么变得这么关心她了啊?”

  郑楠茵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关心起这个对她一直很糟糕的老太太。

  或许,或许是因为那天晚上吧?郑楠茵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