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戴喜喜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当她睁开眼睛,却发现了一件比死定了更恐怖的事情——她穿越了。

  对于戴喜喜来说,穿越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她作为一个现代不靠谱女青年,和那种规规矩矩,四平八稳的古代姑娘的形象简直相去甚远,她很怕被束缚。

  戴喜喜重生前的生活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神庙逃亡”游戏。

  她在前面不断奔跑于各大美术展览馆,她妈就在后面可劲儿追,“喜喜回家吃饭!”“喜喜回家睡觉!”

  这种兵荒马乱的生活喜喜最喜欢,这让她觉得,自己的人生虽然很倒霉,但至少是自由而快乐的。

  可是如今,这种自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给搅和了,她从戴喜喜变成了郑楠茵;她从美术学院大三学生变成了古代一个面点师傅的女儿。

  唯一不变的是,这个“郑楠茵”也是一个很倒霉的姑娘,而且还是一个升级版的倒霉姑娘。

  戴喜喜顶多是自己倒霉倒霉,可是郑楠茵的负能量却波及甚广。

  据说,二十年前,郑楠茵刚出世的时候,她的父亲还在京城开了一间小小的丝绸店,虽说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好歹也算生活小康。

  就在她父亲打算开分店的时候,郑楠茵降生了。

  “喜得千金”——父亲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于是重金请了京城最著名的算命先算命。算命先生看着宝宝粉嫩的小脸,笑着说了一句话,“郑先生,令千金可是大富大贵的面相。”

  郑先生高兴极了,又请这位算命先生赐他这位将来大富大贵的女儿一个名字。

  可是人家说,“在下从未见过如此大贵之面相,不敢赐名,怕起得不好,得罪了富贵星。”

  这下子郑先生更是高兴坏了,可是高兴归高兴,还是要给孩子起个名字的。

  于是,家里的老佛爷郑老太太出马了。

  老太太看了一眼正在吃奶的宝宝,幽幽的问了句,“是个女婴?”

  郑先生点点头。

  “那就叫她男婴吧。”

  “娘,您说什么?”一时间郑先生没太明白。

  “我说,就叫她楠茵吧,郑楠茵。”郑老太太语气柔和,却掷地有声,不容抗拒。

  说完,老太太叫了几个人陪她打马吊,打足十六圈,压根没看过郑楠茵一眼,只是偶尔跟牌搭子聊起,“希望这名字管用,下胎能带个男婴出来。”

  就是这样,郑楠茵正式来到了这个世界,带着一个“带男婴”的任务。

  二十年之后,郑楠茵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的人生不仅没有一点大富大贵的迹象,反而倒霉透顶。

  这二十年间,父亲的生意连连失败,只好举家从京城搬来洛阳老家,开了一间小面点房,每天辛辛苦苦做面点。

  给郑楠茵起名的“赐名大神”郑老太太,二十年间中风三次,最后一次是两年前,差点挂了。好在后来好了,但是身体却大不如前了。

  当然,郑楠茵出生之后,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事发生。

  比如,郑楠茵三岁那年,郑夫人再次怀孕,并且顺利生下了一名男婴,取名郑家宝。这么看来,郑楠茵还是很讲信用,果然带了个男婴来。

  只可惜,郑楠茵的超高信用度并不能掩盖她的倒霉人生--郑夫人在生郑家宝的时候大出血去世了。

  而我们美丽的郑楠茵小姐本人呢?她至少从十四岁开始就不断有人上门提亲。

  酷}u匠:网s首发A{

  郑楠茵曾经有三次差点成亲,但最后分别因为男方突然得了急病而告吹;男方突然因为盗窃被抓而告吹;最后一次更离谱,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在媒婆安排两人见面的时候,男方看了一眼郑楠茵,然后回头跟他娘说了句,“娘,您认错人了,我说的那位姑娘不是她。”——原来,人家看上的是隔壁村面点师父的女儿。

  终于,在最后一次亲事失败的时候,郑楠茵的父亲开始怀疑那个算命先生是不是隐瞒了什么?又或者他们自己参悟错了人家的意思?

  于是,郑先生带着郑楠茵千辛万苦找到当年的那个算命先生,可是人家的女儿说,“家父十年前就去世了。”

  太惨了。

  戴喜喜觉得,郑楠茵这匪夷所思的悲惨的人生经历很有意思,简直可以去参加《中国好声音》了。

  虽然找到了比自己更倒霉的姑娘,可是戴喜喜并不高兴。

  本来就是,还没来得及交流心得呢,突然就交换身份了,老天真残忍。

  戴喜喜现在必须适应“郑楠茵”这个新的身份,这实在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