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舰船上望向这座城市,已经残破不堪,街上到处都是尸体和失去控制的感染者,那群感染者没有了主人,不停的在街上游荡,这几天又找到不少生还者,算起来还有两万个活人,都在市中心安置着呢,开拓者的星空号和征服者的苍穹号都派出了全部战斗部队去地面处理已经快要腐烂的尸体。

  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我也终于能睡个安稳觉咯。别乱想,自从那次以后就没跟周彤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因为我基本上都是倒下就睡的跟死猪一样。

  我杀死那个幕后黑手两天后,格雷大叔又找到我,他给了我两个盒子,他说:“我们找到了你父母的尸体,我们给火化了,这是骨灰……”

  看到这两个盒子,心中一股莫名的痛感,或者说是酸楚,此时脑海中尽是18年来的一幕幕,小时候吵着要吃棒棒糖,第一次自己睡觉,第一次骑自行车,第一次学着做饭……所有的画面都有爸爸安全感十足的身躯,和妈妈温柔的微笑。

  更;S新=n最快v/上l酷匠)网

  露说:“哥,要不要把骨灰带回镜像世界去安葬,这里已经变成了这副样子,我们在那边也可以照顾到。”

  我摇摇头说:“不用了,爸妈在我小时候说,等他们去世了,他们希望是海葬,爸妈的爱情是从海边开始的吧。”

  我看着这两个盒子,忍着眼泪,可这时周彤突然扑到我的怀里大哭,也许是因为她的父母的尸体已经找不到了吧,让她尽情的哭吧,这是女人的特权,整个指挥中心都安静下来了,只有她的哭声。

  周彤哭了很久,直到她的哭声慢慢变轻了,慢慢消失了,她累了吧,我抱起她回房间去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来了,我得让爸妈回归他们所爱的地方。也许是睡的比较早的缘故,周彤也很早就起床了。我,周彤,露露,格雷大叔,普克叔叔,我们乘坐运输机飞向那片沙滩,那是我和爸妈常来的沙滩,爸妈说这是他们相遇的地方。

  运输机悬停在离海面一米的高度,我站在舱门口,下面是汹涌的海水,周彤站在我的身边没有说话,其他人都在后面看着我。

  我把爸妈的骨灰放在我的跟前,在手掌心划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立刻流出来了,鲜血滴落在盒子上,我用灵能环绕着盒子,施展“咒术-血印”,格雷大叔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说:“爸妈今年都40多了吧,他们应该还能享受几十年的生活,这个咒印至少可以让这两个盒子保持50年不坏吧。爸妈喜欢海,这里也许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了。”说完,我把盒子轻轻放进了海水里,看着盒子被海浪带向海底,眼泪又流出来了。

  舱门又关上了,我呆呆地坐在运输机里望着窗外,看着海面离我越来越远。

  回到舰船,格雷大叔让我好好休息,今天不用去指挥中心了,好好调整心态,我从餐厅拿了几瓶酒回房间去了。回到房间打开酒就猛灌自己,我要把自己灌醉,这样就不会哭了,我从来没有喝醉过,因为我要保持理智,可是现在理智又有什么用现在我的理智只会让我变得不明不白。一个酒瓶空了,我坐在地上,脑子里空空的,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又打开一瓶继续喝,我必须灌醉自己。

  突然我的酒瓶被夺走了,抬起头用已经模糊的双眼看去,是周彤站在那里。她是怎么进我的房间的?也许是我忘记锁门了吧。

  “你这像什么样子!”她说。

  “你……你管我这么多干嘛。”

  “我知道你难受,难道我就不难受吗?我爸妈的遗体都没找到。”她把拿起酒瓶子说,“好,我陪你喝!”

  她扬起头猛喝了一口,显然她呛到了,咳了两声,她坐在我旁边,又喝了几口,后来我似乎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是靠在墙边坐着的,周彤坐在我的腿上头靠着我的肩膀睡着了,地上倒着几个酒瓶,都空了,看样子这丫头昨天喝了不少,女孩子喝这么多真的好吗。

  头好痛,看来我的酒量不行,刚把周彤抱起来又坐地上了,她好像被惊醒了吧,手臂搂着我的脖子,就是不张开眼睛,我这才发现我的肩膀都湿了,是她的眼泪吧。

  我让她在床上睡下,自己洗了把脸去指挥中心了。

  格雷大叔对我说:“这样清理感染者太慢了,而且不能完全清理光。”

  “把这城市炸了吧。”我说。

  “你不作死能死吗?”格雷大叔怒拍我的头,“如果用毁灭炮击,整个城市都要变成焦土了。”

  “那你倒是想办法呀~”我摊手*(***)*……

  乔叔走进来了,他说:“用天演破呗。”

  我白了乔叔一眼说:“要用你用,我才不想死。”

  “我要是会用我就用了*(***)*”乔叔无奈的说,“谁知道你哪学的禁忌魔法。”

  “不就是放出灵能,然后控制周围的灵能进行震荡嘛。”

  突然周围一直沉思的格雷大叔又说话了:“小承,如果整个城市都充满灵能,你能不能让天演破影响整个城市?”

  “当然~而且不费吹灰之力~”我说。

  格雷大叔很激动的跑到心离身边说:“快派出所有的战隼战机,轰击城市上空,让整个城市上空都充满灵能,顺便向征服者的苍穹号请求支援,让他们也帮忙。”

  原来格雷大叔是想创造一个充满灵能的环境,让我的天演破在毫不费力的情况下影响到整个环境,正好战隼的主炮是靠灵能为弹药的。

  天空被冰蓝色的火焰吞噬了,整个城市沐浴着这强大而又神秘的雨。周彤的酒也醒了,现在正挽着我的手欣赏着这烟火。

  格雷大叔下令所有的战机撤回舰船,我独自站在电视台的最高点,缓缓地举起手向着天空,身边又出现了一条条的咒文,此时我想的是爸妈,是周彤,是从小一起玩耍的伙伴们,是高中的这群同学们,此时我不悲伤,不像上次这么绝望,此时我是微笑的。爸妈,儿子对这里已经没有眷恋,儿子要离开这里了,儿子还会回来看你们的,儿子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我张开了手掌,咒文在我的手心聚拢,又散开。

  “天-演-破”

  ……

  开拓者的星空号和征服者的苍穹号各自打开了空间折射镜,这是一道连接现实世界与镜像世界的门,我们站在指挥中心的平台上,周彤抓着我的手臂,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期望,舰船缓缓开进了这扇门……

  ……

  我和周彤还有露露推开院子的门,我重重地按着门铃,门铃里传来一个女声:“哪位?”

  我兴奋喊:“妈!我回来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