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夜晚,我们都睡得很香,我们一直都牵着手,周彤是我爱的人,我有责任照顾好她。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9点了,我们互相看着对方赤裸的身体,脸上都爬上了一片红霞。我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说:“对不起,我知道你很痛,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她依偎在我的怀里没有说话。

  目镜一直在闪着红灯,我非常不情愿的戴上目镜,眼前显示5条信息,都是从指挥台发来的,应该是格雷大叔发给我的。第一条写着:今天要对那座山进行全面搜查,没你什么事,多休息吧。第二条写着:有什么需要报告的等我回来再说。第三条写着:起床干活了!后面两条重复第三条-_-||。

  好吧,起床去指挥中心了,我洗漱完穿上制服出去了,出门前亲了躺着的周彤,说:“歇着吧,我去指挥中心了,肚子饿了又起不来的话就用通信器跟我说。”我把一个手表一样的通信器放在了她的枕边。

  周彤点点头摸了摸我的脸,说:“去吧,不用担心我~”

  我到指挥中心的时候格雷大叔已经带着尖刀突击队出发去地面了,他们不停的传回来数据和图片资料。

  我把所有的数据都应用在地图上,看起来这座山没什么奇怪的,尖刀突击队员们在山上也没看到过感染者,这不科学啊,这里聚集了这么大量的灵能,周围却一点异样都没有,这才是让我最担心的。

  按照地图来看山顶有一座小庙,这里的人都不知道这座庙是什么时候建的,我从来没去过这里,因为爸妈不让。按照传回的图片可以发现庙里除了一尊小小的佛像其他什么都没有,佛像上积满了灰尘,应该好久没有人来过了。这尊佛像在庙的正中间,表情很平静,没有什么异样,但是让我非常在意的是,明明庙的顶都破了,佛像却毫发无损,按理说滴下来的雨水会在佛像上留下几道裂痕,几个凹坑什么的。

  没过多久,心离就慌慌张张的跟我说:“快……快让他们从山上撤出来,山上的灵能开始无规则运动了。”

  我记得我在电视台地下二层的时候也有发生过灵能的不稳定波动,当时我没怎么在意。我尝试着连上格雷大叔的通信目镜,但是信号被阻挡了,糟了,估计要出事。

  我让心离给战斗机舱发信号,让他们给我准备一架战隼,我下去看看。我到机舱的时候一架战隼已经准备好了,我想都不想出发了。

  战隼的飞行速度很快,我很快就到了这座山的上空,也不知道怎么的,不高的山上全是雾,我在上空盘旋了几圈都不能看见山上的情况,没办法我只能在山的旁边找了块空地着陆。

  X●更…$新'最_8快SO上酷{匠网=

  这次我没用枪,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枪已经应付不了紧急情况了。山上全是白茫茫的雾,可视距离不到十米,我一直尝试着跟格雷大叔建立通信连接,但是让我失望的是,现在连我的目镜都跟舰船失去联系了,现在的我不能盲目前行,再往前走,我不仅找不到格雷大叔,甚至连自己都会处于危险之中,我退了回来,走出山以后我重新跟舰船建立的通信连接。

  心离说,现在山上的灵能非常不稳定,一会聚,一会散,舰船与尖刀突击队已经失去联系半个小时了,我现在非常担心格雷大叔会出什么事,不过也还好,尖刀突击队员们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魔法师,他们的魔法师等级都在四星左右,何况格雷大叔身上还带着神剑流云颂。

  我重新启动战隼,开始在山附近低空飞行,只要他们能发现我就没问题了。就在我起飞没多久,山上的雾被劈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被劈开的雾没有合拢,而是慢慢扩散开去,那道口子越来越大,我看清了那块地方,尖刀突击队和格雷大叔都在那,那是一块空地,没有树,只有一点点草,他们都拿着魔棒围在一起,格雷大叔握着流云颂被他们围在中间。这块空地非常大,我在那里着陆了。

  格雷大叔走过来跟我说:“这里的环境非常奇怪,可以阻挡我们的灵能信号,貌似这些灵能不是你的。我们还在山上找到了一个山洞,那些灵能就是从这个山洞涌出来的。”我们一群人来到了山顶这座庙前,里面的佛像还是一样安详的望着我们。

  格雷大叔说:“一开始没什么事,我们发现这尊佛像的下面是空的,于是我们就搬开了佛像,下面是个通道入口,当我们打开这个入口的时候,我们就和舰船断开联系了。”

  我们两个用意念术挪开了这尊佛像,一个洞口呈现在我们面前,漆黑的洞口,看起来深不见底。我对着洞口用析像扫描,扫描显示里面空空如也。

  尖刀突击队员在外面守着,我和格雷大叔进去了。洞里非常黑,什么都看不清,我们打开目镜的夜视功能,终于是能看清这个通道了。通道墙壁是用砖头砌的,方形的通道,整个通道还算结实,踩在地上不会有晃动的感觉。通道里的空气非常潮湿。

  我们往通道深处走了一会儿,本来只能勉强让两个人并排行走的通道变得非常宽敞,足以让四个人并排走,为了安全起见,我们都拔出了剑,我们剑上的刻文开始发光,应该是受这里的灵能的影响吧。

  整个通道都是笔直的,没有一个弯,我们很小心的继续往里面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通道的深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哭泣,女人的哭泣声,听起来这么可怜,难道说伤心岭的哭声就是这个吗。我们加快了脚步,我们相信这哭声就是答案的所在。

  终于,我们走到了通道的最深处,这是一个大厅,非常大的大厅,大厅的顶离底有十米高,整个大厅是个圆,中间有个小小的圆台,上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就连一点点灰尘都没有,就像是被人清理过了一样。

  不难看出这里有人,只是察觉到了我们的到来,提前离开了罢了。说起来这里的灵能与外面的不一样,大厅里的灵能非常纯净,不像外面的灵能混杂着大量感染气息。

  我走到圆台面前仔细观察这个圆台。圆台准确的说是半块岩石,台面非常光滑,像是特意处理过的。仔细看,圆台上有咒文,两圈清晰的咒文围着中间的六芒星,跟我的瞳孔上的六芒星不同的是圆台上的六芒星是由六个菱形拼在一起的,而我的六芒星可以看作是两个正三角形重叠在一起。圆台上六芒星的中心有几道裂痕,很明显受到过冲击。

  这个六芒星似乎有种莫名的吸引力,我从看到它开始双目的视野就没有离开过它,直到我的后背受到了一次冲击,我没有站稳摔在了地方,回过头去,格雷大叔的手闪着灵光,他说:“你怎么了你?干嘛突然把灵能放出来?”

  什么?我刚刚什么都没做啊,我什么时候释放过灵能了?我又看了一眼圆台,那咒文似乎闪着莹蓝色的光,我记得刚刚明明没有光,看来我刚刚可能被幻术迷惑了,如果不是格雷大叔把我打醒,我估计我的灵能要被抽干了。我退后了几步,直到不能清晰的看见六芒星。

  可是这时,我们的头上却传来了笑声,整个大厅突然亮了,没有光源,大厅却亮的出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