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转过身去,看到的却是一片黑暗,除了胡乱堆积的杂物以外什么都没有,是我神经大条了吗?这里的灵能太过密集了,析像扫描都没办法看到周围有什么东西,现在的情况就是我在明处,我的对手在暗处,我随时都能被偷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转回去继续往前走,但是走了两步我就觉的不对劲,我的背后突然好热,不对!有敌人!我赶紧打开了绝界领域,猛的转身过去,我还没看清我的背后有什么就被一颗巨大的火球弹后退了几步,火球打在绝界领域上炸裂开来,整个地下二层都热的像烤炉一样。

  火光刚散去,又是一道火波冲在绝界领域上,绝界领域出现了裂痕,我不得不在目镜上聚集更多的灵能,超厚的绝界领域让我看不清外面,四周一片火红,我的额头上全是汗,不仅仅是热,还有紧张。

  火波过去,又是一个火球,这次我没站稳,被火球的爆炸弹到了墙上,背部狠狠地撞在水泥墙上,一股钻心的痛感充斥全身,疼痛让我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我忍着痛艰难的站起来,抬起头向前方望去,是黑衣人,熟悉的镰刀,依旧看不到黑衣人的脸。

  黑衣人用很嘲讽的语气说:“好久不见啊,不规则星光~”

  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学院代号?

  他继续说:“你的观察能力果然超越一般人啊,我的手下几次都没把你弄死,这不能怪他们。所以……今天我会亲自解决你!”话音刚落,他就拿着镰刀冲上来了。

  这里环境太乱了,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即使是施展死亡舞步也无法完美躲闪,这时的我只能拔出剑硬着头皮正面干。我施展斩风诀-凝霜,靠着寒冷的剑气一次次挡开燃烧着火焰的镰刀,但是我始终处于下风,我只能被动防御。

  他又开始嘲讽了:“传说中的六星魔法师难道就只有这点实力吗?”

  混蛋,这果断不能忍啊,我强化凝霜,靠着死亡舞步的超快速度瞬间冲到他的背后,一个残月将他挑飞,他摔在地上扬起尘土,但是好像一点事都没有,站起来往后退了两步。这意味着他开始防御了,我几次尝试向他进攻都被他挡住了,我不能盲目,我也退后了一点,把剑拿在身前作防御姿态。

  我们就这么对峙了很久,谁也没进攻的意思。这时他不知道怎么了,人一晃突然消失在黑暗中了,我觉的他可能要潜行过来攻击我了,我背靠着墙警惕的张望四周,地上有很多灰尘,如果他潜行过来一定会扬起灰尘,很容易就能发现了。但是过了很久都没发生什么,这时心离在对我说电视台的灵能感应消失了,只剩下零零散散的一些灵能。可恶,他居然跑了。

  我还是很警惕,直到走出电视台,走出去才发现现在电视台外面跟我进来时是完全不同的一副景象,现在外面有很多人来来往往,刚刚这一片荒凉景象是什么情况?我驾驶战隼回舰船了。

  我自己都没发现直到周彤看到了我才知道我的手臂上有很长的一道划伤,身上灰尘也很多,这一副惨样真是不能直视。周彤硬拽着我回房间把衣服换了,又让我去医疗中心包扎了一下伤口。包扎完我又回指挥中心了。

  格雷大叔看我回指挥中心了,问我说:“刚刚灵能感应显示的瞬间发生了什么?”我想都没想说:“什么都没发生,我们两个以防御姿态对峙的时候他突然消失了。”

  格雷大叔陷入了沉思,我想了想说:“这黑衣人我以前见到过,我在学校的时候黑衣人杀过一个学生一个老师,那时的黑衣人实力还没这么强,所以我觉的他们一定是个组织。”。

  格雷大叔的眉头突然皱起来了,格雷大叔一旦皱眉就说明他很紧张,他一紧张我也开始跟着紧张了,我问他:“怎么了格雷叔,以你的实力还怕他们吗?”

  酷匠*网@首_发

  他摇摇头,依然眉头紧皱,他说:“我在担心我们的对手的实力,你看灵能分布图。”他指着地图说,我倒是没看出什么玄机。他继续说:“你看灵能的动向,之前都聚集在电视台中心,现在又突然之间向着郊区转移了”他这一说我还真看出来了,虽然移动的很缓慢,但是确实在向郊区的一座小山聚集。

  这座山被本土的长辈们叫做“伤心岭”,因为很多情感失意的人都会来这座山岭,而且到了晚上,这座山还隐隐约约的听得到女人的哭泣,不是那种恐怖的哭泣,而是那种让人怜惜的哭声。这些我都只是在心里想想,没有告诉格雷大叔,我知道这里不简单。

  格雷大叔突然拍拍我的肩膀说:“这座城市的命运在你的手里了。”

  他这句话让我觉得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他没有明说,只是让我去休息了,我看看时间,也挺晚了,去食堂吃了点夜宵回房间了。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清香,是什么香味呢?我猜不出来,直到我走到床边才知道,周彤用了香水,那种淡淡的香味,她貌似睡着了,但是她为什么又在我的床上睡着了-_-||这不是逼我犯罪嘛。

  我的床头放着我的制服,看样子周彤帮我洗干净并且烘干了,这倒是让我觉得有种婚后幸福生活的感觉,但是我还没结婚呢。

  不管这么多了,我也换好衣服睡了,今天太累了,我很快睡着了,但是半夜我怎么感觉到我的手臂被抱住了,是我太累产生幻觉了吗?不管了,困死了,睡觉。可是又过了很久,我怎么觉的脖子痒痒的,明明是不停的有气吹在我的脖子上呀,这果断不能忍啊,我转过头去撑开眼皮,我的夜视能力还是不错的,周彤抱着我的手臂脸朝着我的睡着了,魂淡啊,这让我怎么睡啊,身体反应强烈T_T。

  可能是我动了一下把她惊醒了吧,她突然睁开眼看着我,还眨巴眨巴眼睛,可恶啊,快要欲火焚身了。我转身背对着她,尽量让自己感觉不到她。可是她这时候却从背后抱住了我,还轻轻的说了一句“我爱你”。我脑子很乱,什么都没想。

  她还抱着我,我忍不住了,我转身面对她,她把头埋到了被子里,害羞了吧,说实话我从小到大只有一个初恋,那是个悲剧,说起来全是泪啊。我不知道怎么面对现在这个情况,人类原始的本能在引导着我犯罪,我把她压住了,我看着她,她的呼吸非常急促,她很紧张吧,估计她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吧,也许就是因为她的空白,才没有变成感染者吧。我是否要在她这张空白的纸上写下浓重的一笔呢。

  我的心里在打架,我吻了她,我知道我也喜欢她,我决定了,我会给她我能做到的一切,我不能让她哭泣,我紧紧的抱着她,我爱她。我们相拥相吻。她没有哭,她忍着痛,我感受的到。

  现在是凌晨3点,我们都是一身的汗,我用毛巾给她擦拭了一下身体,睡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空有空心说:

  今天摔伤了,缝了3针,这星期里不定期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