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周彤还没醒,我还是这么抱着她,她微弱的呼吸吹在我的胸口,虽然我穿着睡衣,不过还是觉的痒痒的,这么近距离的看她,居然觉的她有着无与伦比的美,如果我说我身体没有反应那是骗人的。我们从小就是同学了,从小学开始一直玩到高中,我们平时有事没事就一起出去到处瞎逛,像亲兄妹一样形影不离。像这样睡在一起不是没有过,我们都挺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出差去了,她在我家住了一个星期,那个星期的每个晚上我们都像现在这样睡在一起,爸妈觉的我们也小,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也不在意很多啦。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她突然伸出手捧着我的脸,我这才发现她醒来了,眼睛睁的老大,就这么盯着我看,当我们的眼神交汇的时候,她突然把脸扭到了一边,我看她的脸很红,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的脸好热。

  目镜的“嘀嘀”声把我们瞬间叫醒了,我从床头拿过目镜戴上,刚接通,对面就是格雷大叔的怒吼:“臭小子,不看看几点了!还不起床?!”目镜上清楚的现实着9点20分,我嘞个去,这么晚了,我赶紧穿好衣服跑去卫生间洗漱。

  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周彤已经回自己房间去了,我稍微整理了一下床就去指挥中心了。

  格雷大叔和乔叔都在盯着地图看,我走过去问他们怎么了,乔叔转过身来对我说:“我们又找了一具最近的感染者尸体,研究了感染者体内长成的感染细胞,我们分析了它的思维以后发现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它们的指令里面多了一个,不只是感染和杀戮了,多了一个寻找魔法书的上卷。”

  “魔法书?”我非常惊讶,“这个世界也存在魔法吗?”

  “是的,几千年以前有魔法,我特意问了一下国王,他说他也不知道,他让大祭司去文献馆查阅了一下,大祭司发现,我们镜像世界的人以前并不是生活在镜像世界,我们的祖先以前也是这个世界的人类,我们祖先拥有非常强大的魔法,但是这个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并没有向外人透露关于魔法的事。但是有一天,种族的内部出现了分裂,具体原因文献里没有写,我们的祖先带着一千族人,开启了镜像世界的通道,逃亡到了镜像世界生活,镜像世界丰富的灵能让我们的祖先不停的发展魔法,而这个世界的魔法却因为人的贪婪乱用,销声匿迹。”格雷大叔说了一大堆。

  我差不多懂了,几千年前留在这个世界的魔法师也许留下了一本记录着魔法的典籍,那个幕后黑手想要利用感染者找到这本魔法书的上卷,至于下卷,应该已经在那人手里了。

  我说:“这么说来,感染者的体内有灵能这个现象也可以解释了。”

  “其他的,大祭司就没说了,文献馆的历时典籍也都是零零散散的。”格雷大叔说。

  周彤把一杯牛奶放在我的面前说:“早饭都没吃。”

  我看看她,乔叔倒是在一边起哄:“哟,好温暖的感觉啊。”周彤脸红的跟番茄一样,跑一边跟心离聊天去了。

  我一遍喝着牛奶一边翻看着感染者的灵能数据,让我非常在意的是感染胚胎并没有灵能聚集点,只有散逸在全身的微弱灵能,没有灵能核心来提供灵能,他们是怎么维持灵能活动的呢。

  周彤在一边玩手机,估计是手机没电了,到处找插座,我走过去拿过她的手机,把手机放在手心,稍微驱动一点灵能,然后重启手机,屏幕上显示电量满了。周彤嘴巴张的老大,显然被吓得不轻,说:“这是传说中无线充电吗?!”我敲了敲她的头说:“怎么可能,这种技术我们都做不到呢,只不过利用意念术把手机电池内部的化学物质的结构强行改变成带电状态而已。”我知道这么解释她一定不懂。总之她的手机有电了。

  转过身去继续看感染者的资料,我突然想起来周彤刚刚说的话,无线充电?把电隔空传递?对于电来说这个很难做到,但是对于灵能来说非常简单,所谓的魔法,无非就是释放体内的灵能,利用自身的灵力来控制身边的灵能编制魔法,这种编制魔法大多用在咒术上,所以在镜像世界与现实世界使用咒术消耗的灵能完全是两个概念。

  我觉得我知道了什么,格雷大叔看我的表情也大概知道了我有所发现,走过来问:“怎么?发现什么了吗?”我说:“会不会有人躲在一个地方,不停的向这些感染者传送着灵能,并给他们下命令?”

  格雷大叔摸摸自己的胡子,走到心离身边,让她发信息,把所有的侦查机都召回,分配到感染城市的各地,同时对这座城市的灵能场进行析像扫描,监控这座城市的灵能图谱。

  酷匠i网K_首…/发,

  格雷大叔不知在自言自语什么,只知道他的表情很严肃,像是预感到了有大事发生了一样。

  全市的灵能场分析图很快由电脑绘制好了,很清楚的看到,全市的中心也就是电视台是灵能最集中的地方,我在这里放过天演破,有大量灵能集中在这里也不足为奇,但是让我很在意的是电视台周围的灵能居然在向外散逸,灵能不像液体,灵能是不会扩散的,集中在一起的灵能如果没受到驱动,是不会活动的,也就是说有人在驱动着这些灵能。这让我非常气氛,这可是我放出的灵能,岂能让莫名其妙的人控制?

  我的灵能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就独自驾驶着战隼去了地面防线。地面安静的出奇,人都去哪了?我不管这么多,锁上战机就往电视台跑。电视台里面非常乱,这是上次士兵感染时留下的,一直没人整理,墙上还有几道裂痕,这是格雷大叔留下的。

  我拿着枪很谨慎的往地下室走去,我能感受到一股非常强大的灵能向我扑来,让我全身难受,我居然对我自己的灵能感到恐怖,这不科学!

  心离突然跟我说这里的灵能静止不动了,过了一会又开始不规则运动,看来那人发现我了,估计已经打开门做好迎接我的准备了。我不知道我现在怎么办,只能拿着枪往地下室二层走去。

  地下二层堆满了杂物,很多电视台毁坏的设备都放在这了,如果说要在这里建造一个小型的控制室还真不是不可能,又隐秘又有大量的材料。

  可是这时我却感受到了从背后传来的强大的灵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空有空心说:

笔者深深的感受到了医院的坑爹T_TT_TT_T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