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离跟我说:“指挥官,在太阳下山的时候感染者都出来了,看样子他们怕光。”

  这倒是给了我一点思路,要杀光感染者,这个方法也许可以,但是怎么做到让光芒一直照耀城市呢,现在外面的电路也都损坏了。

  我回到电视台的时候,我们的开拓者们已经利用电视台内的设备建立了地面临时指挥中心,下手倒是挺快的。我把周彤抱到沙发上给她盖了一张毛毯,又在她身边放了一个面包和一瓶水,等她醒来也可以充饥。没办法,现在是特殊时期,开拓者的星空号的食物只能供舰船上的人员食用。

  食物和水不需要担心,虽然人都被感染了,但是市区有很多超市商场,这些食物和水绝对够了,士兵会不停地组织出去寻找食物和生还者。

  夜幕降临,这才是开战的时间,我们的咆哮战斗机都转换成了陆战机甲模式守在防线附近,士兵们还在距离防线100米的位置埋设了遥控炸弹。

  这里又要介绍一下我们的战斗机了,惩戒对地轰炸机就不多说了,我们的咆哮战斗机类似于网络游戏《星际争霸二》里的维京战机,可以切换陆战机甲和空战战机模式,只不过咆哮可以在空中用炮攻击地面。战隼战机拥有极快的飞行速度和潜行能力,切换到高速飞行模式时飞行速度可以达到30千米每秒,当然高速的代价就是没有足够的火力,只有机翼两侧的导弹发射器提供火力。

  这个时间,战隼都返回舰船修整了,留下咆哮和惩戒守着防线,为了开拓者们的安全,我也让在防线外执行搜索任务的开拓者都返回防区了,毕竟天黑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果然开拓者们回来没多久就有一大批感染者冲击了南边的防线,机枪的声音在这静寂的城市中显得这么刺耳。

  临时指挥部里,魁梧的团长疯狂的挠着头,我走过去问了句:“咋了?头上长虱子了?”

  团长说:“别开玩笑了,我正为我们的弹药着急呢。你们的装备这么先进,不需要补充弹药,我们可是一颗颗子弹啊,坦克的炮弹也不一定够,如果真的打个一个月,我们弹药没了,单靠你们怎么挡得住感染者。”

  我拿起水喝了一口,开玩笑的说:“那我就命令我们的部队全面轰炸这座城市……”

  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两个人说要见我,我一回头就被死死的抱住了,“儿子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原来是老妈,我说:“我能有什么事啊,你跟老爸没事才令人庆幸啊。”

  老妈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周彤,问我说:“这不是彤彤吗,她怎么在这睡着了。”

  “她爸妈被感染者杀死了,我们在楼顶找到了她把她带回来了,应该太累了,睡着了。”我说,“爸妈你们也去好好休息着吧,休息身体,我这挺忙的。”

  老妈把一个布包塞在我手里,说:“这东西是你外婆给妈妈的,但愿它能保佑你平安无事。”说完就走出了指挥中心。

  我打开布包,里面是个银制的护身符,看到这个护身符,感觉心里暖暖的。

  周彤醒了,看了看身边的面包和水,又看了看我,我说:“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周彤拿起面包又看看我说:“你吃了吗?”

  我笑笑:“你觉得我是那种会饿着自己的人吗?”

  她好像放心了,咬了一口面包。其实我没吃多少东西,露露从舰船上送来的一些三明治也都被我分给指挥部的人了,肚子还是空空的。

  枪声此起彼伏,感染者还在不停的冲向我们的防线,他们不怕死亡,因为他们已经死亡了,他们的肉体已经不是他们自己的了,有一只手在背后操纵着他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在看,完全忘记了时间,指挥部里的十多个人已经有五个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也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张望了一下四周,周彤不知道去哪了,估计太无聊了跑出去逛了吧,都这时候了,还有啥好逛的,外面除了枪声就是感染者的惨叫声。

  渐渐的,我也趴着睡着了,只是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我背后走动,我直起身向背后望去,迷迷糊糊看到周彤捧着个碗,她把碗放在我的桌子上,是一碗面,还是热的。她说:“刚刚你睡着的时候肚子叫了好几声呢。饿成这样也不去食品站拿点东西吃。”

  我不好意思的说:“唉没事啦,我的胃不好,叫很正常。”

  “别骗我了,你这人撒谎连自己都信。”她说。

  我小声说:“哪有,要不要这么贬低我。”

  “别说了赶紧把面吃了吧,这可是本小姐亲手给你煮的,吃不完你就提着脑袋来见我。”她转过身去。

  这丫头居然会煮东西,真是太神奇了,虽然非常咸,不过我还是一声不吭的吃完了,嘛,这丫头从小在家里就是个公主级别的人,她没把面煮成面糊已经很不错了。

  我刚放下筷子,我的目镜就响了。我拿起来接听,是守防线的开拓者的通信请求,他的语气非常焦急:“指挥官!外面的感染者越来越多了,是不是让咆哮战机和军队的坦克开火?”

  我说:“这个你们决定吧,对了,军队的弹药有限,让他们省着点用。”

  “是”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我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等我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了,睁开眼看到指挥部很多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看的我毛骨悚然,发生了什么?过了好久我才反应过来,我TM睡着的时候头是躺在周彤的腿上的,她居然也睡着了,我明明记得我是靠着沙发背睡着的啊,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我起身,周彤也醒来了,揉着眼睛问几点了。

  我说了句:“八点了。”然后就坐到我的电脑面前继续看感染者的资料。

  周彤看我刚醒又开始工作了,抱怨说:“眼睛刚睁开就开始工作了,早饭不吃了?先给我洗漱去!”

  我依然盯着屏幕,说:“早饭什么的慢慢来不急,洗漱,我得去舰船上,这里哪有我的洗漱用品啊。”

  “那就给我回舰船上。”

  “得得得,回去就回去,跟我来,带你去舰船上吃早饭。”我拽着她往运输机走去。

  回到舰船,我拉着她去了生活区,走进我的房间,我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新的洗漱用品给她说:“你先洗漱,我去拿早饭。”就出去了。

  我从食堂带了一些面包两片煎鸡蛋两杯牛奶回房间,她已经洗漱完了,在我的房间里瞎逛,好像没见过男生房间一样。我把早饭放在桌上说:“你先吃吧,我去洗漱。”

  她轻声的说了一句:“等你回来。”我走去卫生间了。

  我们吃完早饭已经接近9点了,我起身准备去指挥中心,周彤却拉住了我的手,她低着头,两只手紧紧的抓着我的左手。她一滴泪滴在她的腿上,我看到了,我连忙蹲下问她怎么了,她哭着说:“你能不能不要去前线?我的爸妈死了,我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只能依靠你。”

  我擦干她的眼泪,说:“怎么可以呢,我是指挥官,必须以身作则,不可能让战士们去冒险,而我却躲在他们背后。而且啊,那些感染者怎么可能伤到我。”

  “我好怕,想到感染者就像看到了爸妈被感染者杀死的情景。”她抱着腿蜷缩着说,“我不要我周围的人被感染者杀死,我不要变得孤独。”

  看正版N章《`节#:上、酷Y匠BF网

  我摸摸她的头,理了下她的刘海,“等我抓住幕后的黑手解决这件事,我就带你去镜像世界,那是个美丽的地方。”

  “嗯!”她用力的点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