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有一大群感染者正在靠近这里,守门的士兵不停的向扑来的感染者射击,颇有一种生化危机的感觉,我们的开拓者并没有出手,只是握着枪盯着外面,我们的运输机早在第一时间升起来悬停在半空中了。

  我朝团长吼道:“快!通知你的部队包围这里,以最快速度清除这些感染者!”他点点头,马上对着对讲机让部队支援过来。我和格雷大叔拔出枪,大叔说:“看来我这把老骨头也刚好趁这次机会好好活动活动!小承跟我来楼顶!”“是!”

  我们俩跑上楼顶,往下望去,大概有一百来个感染者,大叔二话不说向人堆开了几枪,射击的精准度真是高的出奇,这几枪几乎是连着发的,全部命中头部。

  在百货大楼的时候倒是没在意,现在才发现,那些感染者的血液都已经不是红色了,几乎是接近黑色的紫色,看着这个胃里就一阵翻腾,感染的这么彻底。我刚抬起枪准备射击,突然头顶上两枚导弹呼啸而过,落在感染者群里,炸开两团火焰,溅射开来的火让感染者全身燃烧起来了。这明明就是轰炸机用的燃烧导弹。我回头望去,看到一架“惩戒”轰炸机在我们背后一百米的半空中悬停,这是我们开拓者的星空号的制式轰炸机。

  轰炸机飞到我们头顶,舱门打开来,露出一个头,是露,这丫头居然开着轰炸机来支援,她真的会开飞机吗。轰炸机缓缓下降,露纵身扑到了我怀里说:“哥,我看你们的周围出现了很多感染者的生命反映,就叫人开轰炸机过来支援啦。”

  我摸摸她的头,说:“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会开飞机。”

  向下面望去,那两发导弹几乎把感染者都炸死了,活下来的也被士兵打死了,紫色的血流了一地。我们走下楼,近距离观察这些感染者的尸体,尸体的眼神都非常空洞,像是什么都看不到一样,可以想象,感染者被夺去了心智,完全被那个感染细胞控制着。

  “"最新)章节!A上{酷匠网o

  我问了那些守门的士兵感染者是从哪个方向出来的,他们指了指远处的音像店,我瞬间明白了什么。跑向那家音像店,里面空无一人,没有被感染的人也跑的差不多了。突然听到收银台后面好像有动静,我举着枪指着收银台的方向,慢慢走去,我探过头去看,收银台下面有个人抱着头瑟瑟发抖。

  我敲敲收银台,对着他说:“别抖了!感染者都死了!”

  他这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是音像店的收银员,看起来跟我同年的男人。我问他:“刚刚感染爆发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你还记得吗?”

  收银员的眼神里流露出恐惧,依旧全身颤抖,带着害怕的口气说:“我不知道,只知道突然音像店里外的很多女人都狂躁不安,倒在地上打滚,然后突然不动了,过了一会儿,她们的皮肤都开始变色,皮肤上上都长出了脓包,变得像僵尸一样,见人就抓,我马上躲到了柜台下面,才没事。”

  “就这样?”我问。

  他说:“啊等等!在她们感染爆发的前几分钟,音像店的广播好像出了点问题,突然没声了。”

  “没声了?”我兴奋的问他。

  “是的。”他说,“电脑显示还在播放音乐,但是就是没有声音,我检查了一下电路,抬起头来就发现感染爆发了。”

  我让他播放一下那首歌曲。他点开这首歌,是周杰伦的《龙卷风》,放了一分多钟,依然没听出什么异样,但是突然,没声了,进度条还在运行,但是什么声音都没有,我瞬间懂了,马上换掉歌曲,把歌曲文件放进通信目镜,往格雷大叔走去。

  我把我发现的跟格雷大叔说了一遍,他点点头,对着我们喊了一句:“开拓者们!收队!”我们坐上运输机,运输机和轰炸机一起飞回舰船了。

  经过乔叔的分析,那首歌的无声部分其实是被超声波覆盖了,这段超声波跟之前百货大楼找到的那一段是一样的。

  看来有人动过了音像店的电脑,他们这么一点点的引发小规模感染爆发,迟早会对全市的公共音频设备动手脚。

  格雷大叔对乔叔说:“老乔,能不能在开拓者的通信目镜中和无人侦查机上添加声音捕捉系统,如果可以定位就更好了。”

  乔叔说:“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需要开拓者们打开目镜的系统同步通道。”

  这里我来介绍一下我们的通信目镜,这玩意集合了对讲机,小范围析相扫描,地图,与开拓者的星空号同步的数据库,权限识别,指挥与接收指挥等等很多功能,如果研究中心要对全舰队的目镜的系统进行更新只要打开目镜的系统同步通道就可以了,但是要消耗大量的灵能。

  这两天不停的有侦查机传来感染者爆发的图像信息,指挥中心所有人都是彻夜守着操作台,心离这边的通信系统一直在工作从没停过,研究中心的人和医疗中心的人联手研制对抗感染的药物,只是一直没有结果,我和格雷大叔一直在讨论如何控制感染的蔓延,已经感染的人已经没办法了,我们要做的是分离出那些身上没有感染细胞的人和有感染细胞的人。当初我们检查陈雪莉兄妹的时候动用的是医疗中心的人体扫描仪,这东西有一个房间这么大,一座城市几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怎么可能一个个扫描过来,况且设备也不可能搬到地面,让开拓者的星空号着陆就更不现实了,开拓者的星空号太过于庞大了,从头到尾总共有三艘人类的航母这么大,要在市区着陆真是天方夜谭。其实开拓者的星空号还不算最大,在洛理特王国军事中心待命的征服者的苍穹号和守望者的彼岸号大太多了,设备和武器都相当先进。

  乔叔的工作效率还是非常高的,没过多久,就已经研制好了新的通信目镜系统和侦查机系统,全部加入了声波识别系统,只要侦测到那一段超声波,就会记录提示,并且定位声波原的位置。

  侦查机重新出发,这次在爆发感染的城市里分配了五架侦查机,全方位监控这座城市的一举一动。

  声波侦测系统投入使用以后效果还不错,找到了很多处声波源,大多是公共场合,比如汽车站,餐厅,虽然每次侦测到超声波,我们赶到都已经晚了,虽然能阻止爆发的感染者乱抓人,但是他们已经是感染者了,我们只能送他们子弹。

  为此格雷大叔还是很头疼,一定要找到那个幕后黑手才行,否则这座城市迟早会变成生化危机。警方计算了一下,已经出现了一千多个感染者,也就是说我们杀了一千多人,这……

  指挥部的人这段时间都烦的焦头烂额,如果能长草,那指挥部就是花园了。

  我们都在思考,除了电视塔可以利用,还有什么是可以引发全面感染爆发的呢,广播?这不现实,并不是所有人都听广播,听广播的人也不一定听一个电台。网络?这更不可行了,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同时利用网络听到这段超声波。电话?一个个打过来真的做得到吗?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呢?

  我想的脑子都快烂掉的时候,手机响了,我吓了一跳,不过也对,开拓者的星空号都已经飞进大气层了,手机有信号也正常。我拿出手机,是10010打来的,估计有什么调查吧,我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边,对面却没有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