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舰的侦查系统都已经超负荷运作了,所有的侦查机,析相扫描卫星,全都派出去了。全舰队的人都把双目盯紧了这颗蔚蓝色的星球。

  陈雪莉兄妹对于自己被软禁非常不满,一直吵着闹着要见我和舰长。我和艾莉拿着他们的身体透视图把他们带到了会议室,会议室里几个武装的开拓者守着。我让他们坐下,把他们的透视图拿给他们看。他们看到自己的透视图起初都露出害羞的神情,之后又对自己生殖器上红红的点感到很奇怪。

  艾莉很冷的说:“现在开始必须禁止你们的性行为,你们体内都有跟你们母亲一样的感染细胞,如果不想死就好好听话。”艾莉喝了口水继续说:“这感染细胞的传播方式只有性行为,它会控制人的大脑,最后变得跟僵尸一样。所以现在必须给你们进行手术,清理体内的感染细胞,但是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细胞存在于精囊和子宫,必须用辐射杀死这些感染细胞,清理生殖系统,当然,你们都会失去生育能力。”

  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冷漠的艾莉。

  他们兄妹非常激动,拒绝做手术。

  我的火气瞬间上来了,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用带火药的语气说:“如果不想变成丧尸被我们一枪击毙的话就乖乖接受手术,还能保留你们的性命。谁让你们平时不检点,见啥就上,谁想捅了都张开腿。这下后悔了?撞到墙知道回头了?”

  按照我了解的,陈雪莉是个非常浪荡的人,交过不少男友,跟不少男人上过床了,她的父母很早就离异了,跟着母亲生活,没准家里还发生过乱伦这种事,全家人都被感染这种事真是太可笑了。

  我对艾莉说:“明天早上进行手术。”又对旁边几位开拓者说:“你们把他们俩关起来把,找两间容易监视的房间分开关,派巡逻机器人在周围守着。”

  开拓者把他们俩带走了,我和艾莉还坐在会议室的桌子前,毕竟是同学,他们发生这种事确实让人惋惜。

  艾莉把手搭在我的肩上问;“要不要把你这个世界的父母也接到舰船上来?”

  我挥挥手示意不用了,我相信我的父母。而且舰船上留太多外人也不好,如果他们乱动仪器设备什么的就不好了。

  我对艾莉说:“明天拜托了,他们俩的命都在你们医疗站的手里了。”

  她点点头。

  我回房间睡觉去了,这两天把我折腾的够呛。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的手术进行的非常顺利,他们体内的感染细胞都被杀死了,只是他们看起来不太开心,也可以理解啦,毕竟从今以后不能当父母了。

  这时我的通讯目镜突然响了,我接通了,对面是指挥中心的通信员心离,她非常慌张的说:“指挥官!快回指挥中心来,出事了!”

  看T\正w版(章u节D…上(酷7匠k☆网☆

  我一路小跑回到指挥中心,格雷大叔已经在了,露也在。格雷大叔脸色很凝重,看起来事情非常严重,他说:“小承,刚刚低空的侦查机发来信息说发现了完全被控制的感染者,已经被地面的警察击毙了。”

  我问:“感染者在哪出现的?”

  格雷大叔在地图上指给我看,这里是景区啊。

  这时通信员心离又报告了:“报告,第15号侦查机报告,东南地区沿海发现3个感染者。”她说着,把侦查机的实时图像放在了大屏幕上,屏幕上显示三个感染者在街上游走,周围的居民被吓得四下逃窜。几个警察举着枪对着他们,警察也被吓得发抖。

  格雷大叔叹了一口气说:“不简单啊,我们不能袖手旁观了!”说着重重一拍地图,对着心离说:“心离!下命令,全舰进入战斗戒备状态!所有战机进入弹射仓,开拓者的星空号,进入大气层,5000米高空悬停。”

  本来在地球散逸层的舰船突然掉头,向地球冲去。舰船悬停在太平洋上空。

  也许有人说这不科学,在太空中人都能自由行走,这么庞大的飞船还能轻松在空中悬停,╮(╯▽╰)╭在洛理特这个魔法与科技高度发达的国度,什么事做不到呢。

  舰长带着几个开拓者去了感染集中的那个城市,说是要去和那个城市的管理者商量一下,这一天我一直都守在指挥中心,15号侦查机不停的发回感染者的图像,这个城市已经变成了一座疫病的温室,一天之内发现了50多例感染者。也许这座城市里还有更多的感染者,只是疫病的胚胎还没发育成熟,我们没有办法帮所有人清楚胚胎,整支舰队算上指挥人员,后勤人员,技术人员,作战人员,也才1500人左右,想要净化这座城市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现在能做到的,只有阻止疫病蔓延了。

  格雷大叔回来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他把我叫到指挥中心,对我说:“我已经很这个城市的市长说过了,他们也愿意跟我们合作,他们已经把整座城市的对外交通都封锁了,部队正在往城市开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找到感染的母体,分析母体的大脑应该就能找到幕后的黑手了。”

  说起幕后黑手,我又想起了那些黑衣人,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面前了,不知道这次的事件是不是他们所为。

  没多久15号侦查机又有反馈信息了,市中心的百货大楼里发现大量感染者。我看了一眼格雷大叔,对心离说:“准备一架运输机,通知尖刀突击队三号八人小组,全部武装,跟我出发。”

  运输机降落在百货大楼门口的停车场里,停车场已经空了,警方已经把整个百货大楼隔离了。全副武装的我们九个人冲进百货大楼,说实话很久没穿作战服了,现在穿穿还真不习惯。

  大楼里的人都已经撤离出去了,这就不用到担心开枪误伤平民了,我对突击队员说:“待会看到感染者,不要忧郁,直接开枪,打腹部,那是控制他们思想的源头。你们两人一组分头行动,我自己来。”

  有人说:“你一个人真的没事吗?”

  “我可是六星的魔法师。”我笑笑。

  我独自一人往服装区走去,周围很安静,只有不停的从远处传来的枪声,应该是开拓者们遇到感染者了,可是为什么我这边的楼道安静的出奇,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也许是我神经粗大吧,走路非常小心,不停的向后看,就怕突然背后冲出一个感染者,我们还不知道除了性传播以外,伤口会不会也是传播的途径。

  看来服装区的感染者不多,都是零零散散的几个,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一枪爆头了。我刻意在枪口装了消音器,怕惊动大波感染者。其实我和队伍分开,独自来服装区,并且就我一个人装了消音器是有原因的。之前乔叔跟我说这种感染体只会在女性子宫中生长,男性只是被当做了一个传播的载体,所以我觉得也许在女性聚集的服装区可以找到集体爆发感染的原因,队友那边的枪声其实也只是装装样子罢了,他们吸引感染者的注意力让我一个人能稍微安全些。

  百货大楼的服装区非常大,分为男装和女装区,女装区又有一个内衣区。我凭借着我敏捷的身手绕开男装区直奔女装区,我知道这里一定有我想要的答案。

  看来我想错了,女装区人山人海全是感染者,尤其是内衣区,他们看样子并没有被远处的枪声吸引去,只是在女装区漫无目的的徘徊。我很小心的躲在一排衣服后面观察着他们,但是这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