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我的整个人都在颤抖,整个电脑教室弥漫着死亡的气味,让人觉得万分难受。教室的讲台上有点点殷红的血迹,血珠连成一串,沿着讲台一直向教室的后面。跟着血迹缓缓得向教室后面挪动,越往后,血迹越清晰,直到看到教室的后面一大滩还未凝固的血,电脑老师倒在血泊里,脖子上有一道清晰的伤口,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狰狞。他的手指着教室的后门,好像有什么不对,我突然感觉到背后一股凉意,猛得跳开,只看到一把镰刀挥向我刚刚在的位置,如果晚了一步,我可能就像老师一样倒在这了。

  一个黑衣人站在那里,黑色的套头甚至盖住了他的整张脸,完全看不到他的长相,他的手里握着一把黑色镰刀,只有刀口有着金属的光泽,镰刀上沾满了血。看不到他的脚,不知是被斗篷盖住了还是说他本身就是一个鬼,没有脚。

  他似乎看得到我,一直朝着我的方向,却不前进,好像他在惧怕什么。承轻轻地对我说:“不要恋战,想点办法把他引到有人的地方去。”“这个我知道,我还不能暴露我的身份,不过恐怕已经暴露了,他好像能看得到我。”

  突然黑衣人猛地向我冲来,举起镰刀做进攻状,我早就想到他会过来,我放低身体,双腿用力,向教室门口跑。他的一次攻击扑空了,紧接着就举起镰刀再次向我冲过来。真麻烦,解除伪装魔法,冲出电脑教室向人多的楼道跑去。他还在后面紧跟着,我加快了步伐。楼道里有挺多人,他们看到狂奔的我都向我投来疑惑的目光。不对啊,他们难道没有看到紧跟着我的黑衣人吗?我回首望去,黑衣人还跟着,这不科学啊,事情越来越麻烦了。这样下去我只会被他默默得杀掉,死在人头攒动的教室里,同学们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得用点魔法让别人看到他。冲进教室跑到自己的位置上,右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聚集着灵能,黑衣人也跟了进来,同学们依旧没看到他。他见我不准备继续跑了,也开始减慢步伐,慢慢地靠近我,同学们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越来越近了,虽然还有四五步的距离,但我仿佛能感受到他向我发来的死亡讯息,现在的我只能迎战了。他还在靠近我,越来越近了。我突然从口袋里抽出右手,把掌心聚集的灵能打在地上“领域-辉光”,从掌心向外形成一个银白色的六芒星,巨大的六芒星,外面还有两个圈,两个圈之间有魔法符文,这是一个照耀黑暗的领域魔法,让所有伪装的物体暴露在不可变向的光芒中。整个教室被照的通亮,黑衣人带血的镰刀在光芒下闪着冷冷的光。

  同学们对我的行为很不解也很害怕,况且突然脚下出现了这么一个光环,教室里还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拿着镰刀的黑衣人,很多同学的表情看起来都很害怕。黑衣人显然怒了,但是又不敢出手,显然他在惧怕什么,他把镰刀狠狠地砸在墙上,子里消失了,镰刀也跟着消失了。

  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完全没有,我很快就被全班同学围了起来,问这问那的全都是“你到底是谁”“刚刚那个是什么”“你会魔法吗”之类的问题,我只是冷冷的说:“你们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个黑衣人的镰刀上会有血迹吗?去看看电脑教室吧,你们围在这让我很困扰,还有,千万不要跟别的班的人说起我,会出事的。”说完就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发现电脑老师的尸体的同学们很快就报了警,发现尸体的过程被机智的小伙伴们搪塞过去了。因为这件事,在班里默默无闻的我瞬间人气高涨,连下课趴桌睡觉都不能安静,唉。

  因为学校里又出事了,学校不得不再一次停课接受调查,于是我们又得回家休息了。这次遇到黑衣人也算是给我打了一剂预防针,也许我会被人盯上,走在路上的时候冷不丁地被人划一刀什么的十分有可能发生。

  平安无事的一个夜晚,什么都没发生,我和承聊了很久,大多是他在镜像世界的生活。

  在那个世界,计时方式基本跟现实世界一样,每个人的平均寿命都是150年左右,50岁算是成年了。承与露出生的家庭是一个说平凡又不平凡的家庭,母亲是医疗魔法师,父亲因为没有灵力无法成为魔法师,从小不服输的父亲从小学习剑术。洛理赫是个战争不断的国度,战争的缘由是很多敌对国的皇子都死于洛理赫皇宫,具体的恐怕只有皇室知道了。剑术登峰造极的父亲最终参军,与母亲相识。承与露是双胞胎。他们20岁时开始跟随父亲学习剑术,没有理由。慢慢的,父亲发现了两兄妹的超越常人之处,承的反应速度异常的快,面对对方的进攻几乎能一瞬间做出防御并反击,而露非常擅长假动作,欺骗对手寻找机会直击要害。很快他们35岁了,该入学了,父亲送给他们两柄长剑作为入学礼物,“凌空星耀”和“凌空红月”。

  第二天起的特别早,突然有心情去爬爬山,我家在郊区,想爬山还是挺方便的,走几步就能看到一座看起来很平常的山。这座山有我小时候的记忆,小学时代的我经常会跑到山上来摘点回去,现在山上整改了,山路变成了石阶,山顶还修了一座挺大的亭子,与几年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子。

  大清早,来来回回挺多老头老太太上山下山锻炼的,空气还是这么清新,有点记忆中的味道。山顶的亭子里人不多,放眼望去都是生疏的面孔,我们俩搬来这里快十年了,我这个宅男除了去学校,基本不出门,不认识别人也是情理之中吧,倒是有个中年男子让我很在意,从我上山到现在快20分钟了,他一直在我附近,承也觉得有这么点异样,不停地提醒我要小心。

  我戴着耳机吹着早秋的清风,不知道时间慢慢过去了,等我回过神来准备回家时,开始不对了,亭子里只有我和那个中年男人,老头老太太们早已无影无踪,看看手机,7点,不对,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不可能没有人,望向那个男人他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手中出现了一把镰刀。

  “看样子要战斗了呢……”我对承说。

  “好像只有这样了……”承的语气有点沉重。

  我摸摸自己的胸口,说:“放心吧,我们没这么弱。”

  说完,我就开始在右手心聚集灵能。双目没有放松过,不知道对手会以什么方式进攻过来。

  我们就这么对峙着,不知过了多久,他有点忍不住了,开始慢慢向我走来,锋利的镰刀在石板上扣出难听的声音。离我还有10来米了,他突然低喃了一声,挥动镰刀加速向我冲来。这攻势好像有点猛啊,我引导灵能从地面向前“元素-冰爆”,地面突然向前喷出大量碎冰块。男子向旁边跳开,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又一次向我冲来。

  最,新GS章bg节上g酷‘匠o网"

  真麻烦,我引导灵能在我身边“元素-极炎漩涡”,我被火焰漩涡包围着,男子挥过来的的镰刀被灼热的火焰弹开,镰刀的刀刃被烧的通红,男子硬生生向后退了几步,表情开始变得愤怒。

  混蛋,没有剑,让我怎么进攻,我虽然是魔法师,但是学习的战斗魔法都是与剑术相结合的的近战魔法,手中没有剑的我也只能被动防御。

  我无法进攻,神秘男子也无法攻破我的防御,我俩又开始僵持了。

  承突然用兴奋的语气说:“黔泽!冰剑!可以召唤吗?”

  对啊,我怎么忘了这茬,元素谐音的魔法中冰系魔法可以把冰块变成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有些魔法师甚至喜欢把冰变成冰刺球攻击敌人,我为什么不能把冰变成剑呢。

  我往后退了几步,解除了极炎漩涡,双手聚集灵能,“元素-冰结”空气中的水在我的面前凝结成了一块巨大的冰块,“元素-幻化-霜冻灵剑”冰块开始碎裂,外层的冰块剥落,留下一柄冰蓝色长剑。我右手握剑,感觉我的剑士之血在沸腾。

  “心刃-驭影突袭”我冲刺到男子面前,一剑击飞他的镰刀。“元素-雷附”“心刃-划空”带着闪电的剑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明显的伤痕,鲜血从伤口涌出来,染红了他的白色衬衫。他的表情很狰狞,两排紧紧地和在一起的牙齿间挤出一句话:“不要知道的太多!”消失在空气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