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调查后的第二天,老妈就收到了学校的复课通知,我稍稍收拾了一下就准备返校了。

  虽然昨天来过学校,但是时隔一个半星期,感觉学校变了,让我有种莫名的压迫感,也许是出过事的缘故吧,我也没必要在意这么多。

  按照学校的安排,返校的第一节课是班会课,出了这么大的事,安全教育是必然的。

  老师带着凝重的表情走上讲台,班级里异常的安静,安静得让人毛骨悚然,不知道是什么给我的这种感觉,只知道现在的氛围可以说是尴尬,也可以说是恐怖。

  老师终于说话了:“虽然是隔壁班的同学,但是出了这种事,我觉得大家都不好受,总之,大家以后一定要当心,我不希望再发生类似的意外坠楼事件……”

  酷匠网8&首MY发

  什么?意外?意外坠楼?你跟我开玩笑吧?

  我打断老师的话问:“老师,公安部那边认定是意外坠楼事件吗?”

  老师的表情有点异样,回答说:“是的,据调查是在晾衣服的时候不小心从阳台划下来了。”

  “可是……”我刚要提出异议,老师就向我使了个眼色,让我不要再说下去了。我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再问下去别说自己会有危险,甚至可能会连累老师同学。我也识相得打住了。

  接下来老师继续安全教育,但是我一句都没听进去。这件事看来不简单,非常不简单,很可能牵扯到学校的管理阶层,甚至可能有内幕。至于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喂,承,你怎么看。”我用意念问承。

  “我感觉有人在掌控着事件,这个人的权力不小。看样子公安部有可能已经退出调查了,我觉得我们需要出马了。”承回应我。

  “可是,按照我们现在的条件,太困难了。”我们现在的思路乱的像沙盘一样,完全没有头绪。况且我们的条件十分苛刻,即看不到尸体,又找不到死者的关系网与学校甚至公安部有什么交集,我们现在就像面对一只刺猬,完全不知道从哪下手。

  我们两个又沉默了。

  不知道多久,承突然冒出一句:“为什么要隐瞒真相?”

  “为了某些人自己的利益呗。”我随口一说。

  慢着,利益?世间黑幕的存在哪个不是为了钱和权或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公安部草草地结案,学校向教师下封口令是为了什么?绕一大圈还不是因为继续查下去会侵害到某个人的利益,会翻出某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原来如此,虽然不知道我们面对的是谁,对手有多强大,但是顺藤摸瓜总比无头苍蝇一样乱撞要来的好。

  “很好”我站起来说,“我们就从事件的利害关系入手,我感觉可以钓到一条大鱼。”

  承说:“你得悠着点,现在我们的灵力只觉醒了一点点,灵能的恢复速度现在可是很慢的,一旦灵能耗尽,使用魔法就等于是在燃烧我们的生命。还有,现在能用的魔法类型只有1星魔法‘意念控制’和2星魔法‘领域秘术’,基本没什么战斗能力,遇到危险尽量逃离。”

  “我知道啦,跟个老太婆一样啰嗦。”我抱怨道。“明天我们去查查学校的帐。”我露出阴险的笑。

  第二天,学校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样照常运作着,唯一不同的是早上第一节课班主任就被叫去开会了,按照学校的作风,这个时间开会肯定是出大事了。这段时间能出什么事呢?

  今天要做的就是查学校的账务,得找个没人的时候溜进财务处,可是财务处的门哪有这么好进,财务处的老师可是很闲的,整天除了算账就是拿着手机看电影了,该怎么支开老师呢,这是个大问题。不管了,总之先进去吧。

  终于算是到中午了,我决定不去吃饭,直奔财务处,这段时间学校的行政楼刚好是没人的。跑到行政楼门口,往里面望了望,果不其然,空无一人,除了已经上锁的电脑和凌乱的文件,其他没有什么能证明这里是学校的政务中心了。

  穿过走廊,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的门牌上写着“财务处”。这间房间吞了我们多少人民币,唉,不吐槽了,正事要紧。试探性地敲敲门,对着们轻轻喊了声:“有人吗?”里面没有动静,再一次敲门,还是没有回应。这我就放心了。

  我走到行政楼的厕所,厕所阴冷的要命,就像吞噬着人的热量一样。找个坑位,关上门,“意念-伪装”开启伪装术。行政楼这种地方到处都是摄像头,不悠着点可不行,被看到了就不好玩了。

  再一次走到财务处门口,门上着锁,这玩意可难不倒我,“意念控制”类的魔法是用意念来凭空控制事物,高阶的魔法师甚至可以凭着意念把一幢10层的楼房瞬间变成粉末。伪装术是“意念控制”魔法中的顶级魔法,原理就是控制身体周围的光的传播方向,让光绕开身体再按照原来的路径传播,让人和仪器无法看到被伪装的人而直接看到人后方的东西。好了不扯了,我把手放在锁眼上,控制着锁芯,“咔”,门开了。

  门里面传出一股奇怪的气味,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气味,这种气味像是人体传出的,但是我又无法分辨这种气味到底是什么。不管了,先看看账目再说。

  关上门打开电脑,几十秒后出现在眼前的是输入密码的界面。果然没这么容易看到机密文件呀,这真是没办法了,意念魔法再怎么样都无法控制虚拟的东西啊。算了,反正来都来了,不试试怎么行,我在密码栏上输入了学校的名字,猛按回车,密码错误,果然。

  这时走廊里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这脚步声是高跟鞋才会发出的,糟了,应该是财务处的老师回来了,我赶紧拔掉电脑的电源再插上,站在房间的角落。门被打开了,财务处的老师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个中年男人,这不是校长吗,校长这个时间来这干嘛?难道是潜规则?啊呸,我在脑补什么啊。

  财务处老师在电脑面前坐下,打开电脑,在数字键盘上熟练地打进密码,我默默的记下了,为什么是一串数字呢?等一下,这一串数字不就是学校的名字用手机九宫格键盘输入的键位吗,为什么我会这么快猜到?因为初中时我特别喜欢研究密码,按照手机键盘来设置密码对于我来说再擅长不过了。有了密码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校长看了看账目,点了点头,接着老师又打开了另一个文件夹,打开里面一个文件,看起来好像也是账目,什么?隐藏账本?有意思。老师和校长都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检查着账目。许久,校长像是长抒一口气,老师关了电脑。

  老师走向门,准备出去,这时校长突然喊了一声“等等”。校长走向门,把门反锁了。我的心突然狂跳,拼命地回想是不是自己哪里露馅了,会不会被发现了。校长突然走向财务处老师,双手开始不规矩…………我嘞个大去,心中大喊:“老淫虫!”顺手拿起桌边的印章甩向窗户,“哗……”玻璃破了一个大窟窿。两人一惊,财务处老师夺门而出,校长傻傻的站在那,我保持着伪装走出去,心中不禁觉得好笑。这老淫虫的目的不是看账目吧?

  我并没有走,而是在财务处门口站着看情势怎么发展。校长从财务处走出来,转身走向楼梯上楼了。天助我也,我又溜进财务处,再次打开电脑,输入密码,这回密码是正确的。打开刚刚那个神秘的文件夹,把外面的账本和这个神秘的账本都拷贝了一份在优盘里。熟练的关掉电脑,离开行政楼。

  回到教室,看了一眼手机,快上课了,中午折腾了这么久,午饭都没吃,肚子空荡荡的,不时还卖个萌叫一声,唔,什么破事,真折腾人。对了,下午也没有信息课,优盘里的账本怎么办,我嘞个去,心中瞬间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无限纠结的下午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过去了,我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解决了晚饭,没命似的冲向电脑教室。楼道里没有一个人,所有的教师和学生都去吃晚饭了,我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回响,显得这么阴森恐怖。在厕所开启伪装,打开电脑教室的门,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空有空心说:

好像没啥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