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之后,体内的灵魂就没有再出来过,慢慢的,我也淡忘了我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学校也因为调查进度一直无法推进而被迫推迟复课,像我这种闲人,整天除了玩电脑就是睡觉了,没什么重要的事我才懒得出门,这样过了几天,我反而向往学校了,至少在学校不是一个人。

  左思右想,我做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不要命的决定--重返现场。正常人知道我这个决定肯定觉得我疯了,如果被发现,不但得不到好处,反而有可能被质疑。不过我有时候就是这么疯狂没有理智。

  随便说了个理由敷衍了一下老妈就带着我的“工具包”坐车直奔学校。学校周围还是围满了警戒线,还有不少值班的警察在附近守着。看样子这案子不小,动用了这么多警力折腾了这么多天还没进展。

  我躲在离学校300米左右的公厕后面,拿着手机研究附近的地形和警力分布,想要进入案发现场可没进网吧这么简单,这可有点伤脑筋了。

  就在我脑子上都快长出草来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背后叫了我一下,吓得我猛地转身右手摸向挎包,看到那个人以后算是长抒一口气,原来是我体内的灵魂的像。

  我非常不满地抱怨“能不能不装神弄鬼,就算你是灵魂也不带这么吓人的啊,没看到我正忙着吗?”

  “我可是看你有麻烦才准备跑出来帮你的啊,既然你不需要,那我就走喽。”

  无奈,被他牵着鼻子走了,“得,说吧你有什么办法。”

  他又是一脸严肃得说:“我想起来了,我的本体是个魔法师,好像还是个等级很高的魔法师,具体的我就想不起来了。啊对了,我顺便还想起来了几个魔法,或许可以帮你。”

  “我管你是魔法师还是美洲狮,反正能帮我的,都是大师。”我不耐烦地说。

  “看好了……”说完,他就消失了紧接着,好像有人在我的心中念了一句“意念--伪装!”,然后就看到我的身体渐渐的变得透明了,又有人好像对我说:“放心大胆地进去吧,你现在是伪装状态,别人看不到你的,我在你体内,你看到的即是我看到的,我会用意念跟你架起交流链接,意念交流就好了。”

  姑且信他一回,拿起包,加快脚步向校门走去。守门的警察有3个,身上都有佩枪。我得试试,否则踢到铁板可不好玩。我走向其中一个警察,伸出手在警察面前挥了挥,见他没动静,又在他脸边使劲扇风,他眼睛眨了眨,嘀咕了一句:“这风怎么这么诡异?”。旁边的警察回应说:“何止是风诡异,听说那个学生的死也特别诡异,医生说尸体带回去时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外伤,连擦伤都没有,表情还特别平静但没有生命体征。后来几个验尸的医生去吃了个晚饭回来却发现尸体身上全是血,到处是伤口,伤口种类还特别多,刀伤钝器伤就不说了,甚至还有枪伤,当时没有人听到枪声。”

  我向案发现场走去,回想刚才守门警察的对话,后背不自觉地升起一股冷气,这案子看来真的不简单。不管怎样,总之先去最先发现尸体的寝室楼下看看吧。

  没有了学生的活动,生活区显得有些阴森,而且而死了人,走在路上总觉得背后有人跟着。

  “你怕吗?”灵魂在用意念与我对话。

  “有点,毕竟我们在明处,对方在暗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不可思议,诡异的死尸,双重灵魂的我,这比噩梦还要让人毛骨悚然。

  当初发现尸体的地方是男生寝室后门与凉亭的中间,发现尸体的是早上起来开门的宿管阿姨,她说她走到后门打开锁就发现一具穿着校服的尸体趴在门口,身下全是暗红的已经凝结的血。

  疑点又来了,按照守门的警察所说,尸体在运回去时全身上下是没有伤口的,就连表情都是很平静的,那么这些血是谁的?

  发现尸体的后门口还有调查时用白色粉笔画的尸体轮廓。按照轮廓来看,尸体是背着左手趴在地上的,右手就放在腿边。这么看来死者不是在睡觉时死亡的,死亡时应该是在行走或者坐在凉亭里。死时身上没有一处伤?那到底是什么致命的东西让他死得这么莫名其妙?

  “黔泽?有没有想过,是否是药物使他丧命的?”灵魂又冒出一句。

  “我觉得不太可能吧,如果是能一瞬间丧命的药物应该是剧毒物质,死者本人肯定会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不可能会以这种姿势死去吧,如果是安眠药之类让人不知觉间死去的药物,那么当时死者应该非常困,就不会继续在寝室外游荡了。怎么想都不可能。”

  “那如果是在一瞬间并且死者本人都感觉不到的情况下死去呢?”他说。

  好像想到点什么了,我说:“你是说……先让死者失去知觉,然后用夺命的药物置他于死地吗?”这么说来是有点可行性,先用迷药之类的药物让死者昏迷,然后再给死者灌下氰化物这种剧毒物质,就能让死者在自己完全没有感觉的情况下死亡了。这么说来是有可行性,可是……

  “回去吧,不早了……”灵魂不提醒我我还没注意,天都快黑了,今天就到这吧,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坐车回家了。

  对着电脑握着鼠标,屏幕上游戏还在进行中,脑子里想的却是今天看到的一切。

  灵魂又冷不丁得出现在了我的背后,说:“不用想太多了,这个不是你有能力干涉的。”

  说的也是,我发现的疑点警察肯定也发现了,交给警察去处理吧,即使我发现再多的问题,我也没有能力去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更没能力去干涉别人的命运。

  沉默了许久,我突然想到件事,就问他说:“那啥,你的名字你想的起来吗?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噢也是,我想想……”他思索了一会,“好像叫,承,是的。”

  “噢……是吗,你想起了哪些?”

  “我们的思维是独立的,但是记忆是共享的,你回忆一下就可以记起来了。好了,灵魂成像可是要消耗灵能的,现在的你我灵力很弱,就不多出来了,有事就意念交流好了。”说完,他就消失在我的面前。

  我,我叫承,镜像世界极东国度“洛理赫”的居民,这是一个魔法与科技共存的国度,我是皇室公立魔法师学院的最新一届毕业生,毕业成绩为六星作战魔法师。魔法师分为作战魔法师和普通魔法师,按照魔法师的能力分为6个星级,我和我的妹妹-露-是这届毕业生中仅有的两个六星级作战魔法师。毕业后,皇室将我们俩分配到了军队“开拓者的星空”号浮空战舰工作,我的职位是前线作战指挥兼“尖刀”突击队队长,露的职位是战舰防御指挥。

  在开拓者的星空号上工作了不到一个月,皇室就派人找到我,国王亲自任命我为公主殿下的守护骑士,保护公主的出行安全,全家人享受皇室尊亲级的待遇。

  之后在一次执行探查任务时偶遇时空崩坏,死于空间碎片的撞击,尸体跌入裂缝,消逝在两个时空的夹缝中,灵魂则落入这个世界,在寻找宿主时偶然看到刚出生的黔泽,从母亲肚子里出来的黔泽没有啼哭,因为他很虚弱,几分钟后,他因为没有去除肺里的羊水,窒息了。这个现实太过于残忍了,我是这么想的。看着黔泽的母亲满怀期望的神情,我不忍心,于是我尝试着进入黔泽的身体,驱动黔泽的肉体运作,我成功了。黔泽发出了第一声啼哭,但是黔泽的灵魂太过于虚弱,我就这么决定呆在黔泽的身体里,用我的灵能支持他的肉体生长……

  我叫黔泽,我本应死于18年前,但是我活下来了,因为我是黔泽,也是承。

  o"酷匠网#;唯一t》正v\版,G5其。c他《|都是!盗;v版J

  一直以来我都是以旁观者的视角观察着周围人的命运,崎岖的命运,轮到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空有空心说:

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