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级的时候学习压力也不是很大,而且现在的成绩也还不错,重点高中应该是没问题的。

  晚上下了晚自习后,我和小伟就回宿舍了,一般来说呢,都是我和小伟一起走,旺仔和阿磊一起走。我们两组四人关系都挺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分成两组了,可能是以为他们两人轮流去打水的关系,我们就分成两拨了,平时下晚自习,买零食,打水一起走。

  但今天回去的路上我和小伟都没有话,因为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和他闹了小矛盾,说是小矛盾,但是来由挺久了,小伟是慢性子,但我又是个小急性子,吃饭很快,所以基本上我每次都要等他,有时候也会不耐烦。今天就没有忍住,于是我努力不让自己的语气太差,说“小伟啊,咱能吃快点么,你看你喝这碗汤,舀半勺喝一小口,又把剩下的倒回去,你这么喝不着急么?”

  “你要着急就先走”他头都没有抬,淡淡的说。

  我也是不爽了下,没有吭声,收拾了下,就自己回教室了,知道晚自习下课也没有讲话。

  下课回宿舍。

  太年轻的我们总是把情绪闹得惊天动地,满肚子闷气的我很大力的把宿舍的窗户打开,结果不小心把小手指擦破了一块皮,当时也并没有感觉到疼,小伟倒是着急了。

  “没事吧!?”

  “嗯,没事,不疼”我也觉得宽心了许多,但表面还是装作冷冰冰的样子。

  “嗯,我这还有创可贴”说着他去自己的柜子里翻出了一个邦迪给我。

  我笑了一下,“这点伤不疼,没事,走,打水去。”

  从男生宿舍出来,走过女生宿舍,走过自行车车棚,再走过我们上课的教学楼,就到了水房,我们去的时间还算早的,一般来说熄灯前的一小时人是最多的,还要排队排很久,所以我和小伟都是错开人多的时候。

  打水路上总是聊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或是聊女生,或是聊漫画,说句实在的,班级里的女生倒是都还好,不过兔子不吃窝边草嘛,我和小伟都不感冒,旺仔和阿磊则是根本不会和我们讨论女生这个问题。

  走着走着我开始感觉到开始痛了,我急忙把水壶换到右手,仍旧装作没事的样子继续走,幸好小伟也没有看出什么,相安无事的回宿舍了,洗漱准备睡觉。

  一般来说正常的男生都不会那么听话的就去睡觉的,所以,夜聊是我们每个人都会做的事情,不过我们的话题倒是从来都没有什么友谊,谈得最多的就是女生,的确,我们深信不疑的东西不会被拿出来聊,比如亲情,比如舍友情。

  “小喵啊,你和你姐走的好像越来越近了啊”

  “对啊,她是我姐啊”

  "只是姐么?"”对啊,不然呢?“”你们怎么就成了姐弟了呢?“”。。。忘了“"反正我看来有点不太像姐弟了"小伟严肃的说。

  “就是姐弟很纯洁的”

  “。。。”

  “下个礼拜又月考了”旺仔说,一边说话一边掏耳朵。

  “恩啊”阿磊也应和他。

  “我还是希望能稳定发挥就好。”我淡定的说。

  “小喵,你八年级来了之后学习一直不错啊,怎么弄得啊?”

  “我本来就这样的啊。现在八年级不算副科的成绩就好了,我副科一直不及格的你不知道啊”

  “你总算是不脱咱们宿舍的后腿了”阿磊依旧嘲讽我。

  “切”

  睡个好觉。

  第二天,姐带着小零食就来了,姐坐在我后面,我和姐的好关系也带动了她同桌和旺仔的关系,时间久了,一般都是我和姐讲话,旺仔和姐的同桌,叶子讲话。

  “韩韩,你手怎么了?!”

  “没事啊,破了点皮”

  s酷F匠:网l永久z-免dX费F¤看}小说o

  “我看看!”

  姐的表情很严肃,我只好乖乖的把手递了过去,她小心翼翼的揭开了创可贴,姐是单眼皮,揭的时候时候表情很好玩,眼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的手,生怕弄疼。

  拿下创可贴之后她就啊了一声,然后问我“你怎么弄出来这么大的伤口啊!疼不疼啊,你这孩子。。

  说了我半天,我听的也差不多了,就堆起笑来说:“姐,没事的不疼”

  “怎么不疼啊,你看看皮都掉了”她捧着我的手,眼看就要哭出来。

  “好啦姐没事啦,你看,还能动”说着我动了一下,马上一阵剧痛传来,我忍着痛笑着说“看,没事吧”

  “走,跟我洗手去,还有半小时才上课呢,走,快点”

  说着就拉着我的手去水房了,这还是第一次被女生碰到手,脸唰就红了。

  旺仔一脸坏笑的看着我们,我也顾不上理他就跟着姐出门了。

  到了水房,姐就打开了热水的水龙头,开始给我冲伤口。

  第二天,她就带来了芦荟胶,每天都给我冲洗伤口,涂芦荟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