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

  在亲人与爱人之间,男人不希望看到的,大概就是双方吵起来或打起来吧!

  妙无忌是妙三公子的亲爹,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从他看到戚薇的第一眼开始,他便对戚薇动了情。

  若非如此,妙三公子也不会跟卢俊逸许诺出那样的话来。而自从戚薇出场,跟上官逍遥打了一架以后,妙三公子就彻底爱上了这个女人,顿时就有种此生非你不娶的冲动。

  然而他没想到,无论是圣欢或戚薇,今天来此的目的都不是为了给妙无忌拜寿,或为了妙音那么简单,他们就是来这要人的!

  到底他们是在找什么人,妙三公子不管,但他敢肯定的是,他心爱的女人不会红口白牙的说谎,他们肯定是有证据,才找上门来的。

  以他对妙无忌的了解,他甚至敢笃定就是妙无忌把人藏起来了,所以他不明白,妙无忌为什么非得要把那个人藏起来,把人交出来,不就没事了吗?

  所以他站了起来,想要站在戚薇与妙无忌中间,看着他爹,劝他把那个人交出来,阻止戚薇与他爹动手。

  然而他没想到的并不只是这个,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不等他说出“且慢”,之前还清晰站在场中的戚薇,她竟然……

  居然消失了!

  妙三公子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戚薇之前所站的,此刻却空荡荡的位置,整个人都懵逼了!

  “人哪去了?”这是场中大多数人心中疑问,有些人甚至没忍住使劲擦了擦眼睛,恨不得干脆直接把眼珠子扣出来,放到场中去看个究竟。

  U:更-新(最-s快Ck上◇|酷‘)匠x网》0

  “忍术?”场中有老者止不住惊呼,眼中闪过愤怒之色,身为隐世家族的成员,他们追崇的是那些不存在于世俗,不以表演形式用来取悦观众的华夏功夫,可此刻场中突然就冒出了小矮子的忍术,他们表示是不能忍受,万万不能接受的。

  “这不可能是忍术!”上官逍遥摇摇头,瞳孔眯了又眯,他知道,那个老不死的生平最痛恨的就是倭人,他就是没功夫可教,也不会让他的传人研习忍术。

  “这……”众多老者看了空荡荡的场中一眼,再齐刷刷的看向上官逍遥:明明人都已经消失了,这分明就是忍术,你竟然说不可能是,你仿佛是在逗我?

  “这是由四门八卦等乱七八糟的秘术,演变而来的一种隐匿之术!”上官逍遥叹了口气道:“看上去有点类似忍术,本质上却有着很大的区别!”

   “同样是隐身,有何不同?”有老者疑惑道。

  “忍术,除非实力达到忍者神话,否则就都不完美,只要造成空气波动,即便非常细微,被人察觉也在所难免,但眼前不同,只要她自己不出错,别人就很难发现她!”

  “呼~~”

  闻言,众多老者不禁倒吸凉气,照这么说来,眼前这女子要是去搞暗杀的话,岂不是目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华夏武学史上,被那些武学天才创造出来的武功,可谓层出不穷,也并不稀奇,可那毕竟是历史上,如今国家不提倡打打杀杀,说实话华夏武学已经没落了,所以才有了隐世家族这种说法。

  可听上官逍遥这番话,眼前这女人貌似忍术的功夫,是谁创造出来的,这简直就有些惊骇世俗了。

  上官逍遥说的出来,那就证明他想必是知道什么端倪,甚至是知道谁有这么大本事,可以搞出足以用来开宗立派的武功,这些老家伙都是人精,虽然他们很想知道,可既然上官逍遥既然不说,他们总不能哭着喊着说自己想知道那人是谁吧。

  但都肯定了,难怪刚才那名女子可以将上官逍遥逼的如此狼狈,甚至敢直言就妙无忌不敬,原来人家当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想来有着滔天的背景。

   之前想派家族天骄上场跟清月较量,最终却没让他们上去的,都暗暗感到庆幸,真是……捡回了一条命。

  他们下意识的朝场中的燕雀看去,就见燕雀仍然站在那儿,不过相比之前,他的眼睛不再发红,身子也不再颤抖,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平静。

  可怕的平静!

  他们似乎并不担心妙无忌,或许在他们看来,若是妙无忌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在了清月的剑下,那他就不是妙无忌了。

  而此时的妙无忌,早在清月消失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微微的诧异,就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微微侧头,给人感觉就像是在听风。

   静!

  静的可怕。

  清月迟迟没有现身,仿佛彻底消失了那般,妙无忌也只是静站在那儿,眉头微微跳动。

  人们不敢弄出半点动静,就像是在担心,发出任何声音就会影响到妙无忌的判断,扰乱到清月的必杀。

  偌大的场中没有任何的声音,针落可闻。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这样的状况依旧没有发生半点改变,场中的气氛越来越压抑,越来越诡异,令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仿佛快要窒息。

  甚至不少人的额上不知不觉的流下了冷汗……

  唰!

  忽然间场中闪现寒芒,就见原本藏匿于空气中的清月徒然显露身形,泛着寒芒的短剑,径直朝妙无忌的胸口刺去。

  与此同时,妙无忌猛地睁开双眼,面对凌空袭来的短剑,并不闪躲。

  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即便妙无忌想躲避,恐怕都已经来不及了,清月出现的太突然了,短剑更似电芒那般,径直袭向妙无忌。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少人都已经站了起来,脸色恐惧。

  然而,妙无忌给人的感觉非但没有惊恐,反而平静的可怕,清月看的真切,妙无忌脸上泛起了冷笑,准确来说是奸诈的笑!

   “不好!”

   清月意识到了什么,想要抽身,却已经来不及了,短剑已然击中妙无忌的胸口,却没有血溅当场,而是发出金属碰撞般的声音:“叮!”

  清月紧接着就听妙无忌冷哼,重重一掌,拍在了清月的胸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