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引子(三)

  梅香死了!

  中国人,尤其是中国乡下人的爱看热闹心理是不言而喻的,这个消息成了了双柳村这个生活枯燥乏味偏僻山村里人们的一剂调味剂,成了饭后的谈资,他们都用或好奇,或同情,或挖苦,或疑惑,或.....的眼光盯着山根家在村外的打谷场搭起的白棚子上挂着的那串草黄色烧纸------那是这里死人的标志!(注在乡下没有成家之前夭亡的孩子按祖规是不能在家办丧事的,否则会给家里带来晦气和霉运)

  白棚子里堆满了纸扎的事物,童男童女,纸轿子香伞,牛马桌椅,纸楼,甚至四合院,这让双柳村的人震惊,山根他爹死的那时,也没见扎这么多的纸活,兰芹和山根哭声大的有些夸张,他们边哭边不停的拍着梅香的棺材------一个黑漆桐木棺材,上面写着一个福字(同上一般没有成家的孩子不可以为他打棺材的),围观或帮忙的村人更加疑惑的看着那个对他们村来说非常奢侈的棺材,只有老年人仙逝,才有资格享用这么豪华的棺材,再加上山根和兰芹惊天动地的哭声,让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里面是他们的长辈。在这个贫穷落后且偏僻的山村,实在找不出理由为一个不值钱的丫头片子这么伤心恸哭,况且以山根贫民三代的家底,他怎么可能办这么场面的丧事?

  尽管山根和兰芹说梅香是上吊自尽的,双柳村的人却开始犯嘀咕,他们开始臆猜,也许山根因为梅香败坏门风,把梅香打死了,或者把她毒死了,不知谁开的这个头,最后整个村除了二彪子外,都认为是山根夫妇弄死了梅香。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铁柱------那个以前最捣蛋调皮的孩子,在爹娘哭的昏天暗地的时候,一个人缩在角落里,身体在微微颤抖,他以前机灵的眼睛黯淡无光,呈现呆滞的灰褐色,他偶尔拿着不符合他年龄的疑惑复杂的眼光冷冷的看着在那边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爹娘。

  lw酷匠网{首发y

  这时,二彪子摇摇摆摆的走进了白棚子,一看他那样子就是又喝酒了,他手里拿着一沓烧纸,他看见了缩在角落里的铁柱,走过去,摸了摸,铁柱的头,说“小子,你姐死了,你该哭点泪哩!”

  谁知铁柱伸出小手打掉摸自己的那双大手惊恐的大叫一声,颤抖着向后挪了几下,同时,他那双大眼睛死死地等着二彪子,眼睛里流露出恐惧,害怕,厌恶,或者有点仇视。

  与此同时,灵棚子周围的人的注意力都转到了铁柱和二彪子身上来,包括山根和兰芹都暂时忘记了哭,怔怔的看着两人。

  二彪子见此情景,打了个酒嗝,那双无处安放的大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半秃的头,讪讪的说道“嘿嘿,小孩子,肯定是吓到了,你二叔我不摸你便是了”

  言罢,灵棚子又恢复了刚才的情形,山根和兰芹继续恸哭起来。

  二彪子走到他们跟前,把那沓烧纸,放到火盆里,拍了拍山根的肩膀说“山根哥,人死不能复生,要节哀啊!”说完他给山根一个眼色,山根没搭理他,继续哭着。

  二彪子摇摇晃晃,直到走出了灵棚子很远,才长长的舒了口气,他感觉到一个刀子似得目光死死地盯着他,让他很不舒服。就像他家的那个兔崽子一样。

  他朝灵棚子狠狠的吐了口浓痰,说道“臭屎毛孩子,还有我家那个兔崽子一样,你盯着老子作甚,你该盯你的山根爹和你的兰芹妈”

  言罢他忽然想到那一晚他喝完酒头去山根家时,他的兔崽子石炮拽住他的衣襟说“爹,你就放了梅香吧”他一脚把自己的娃子踹翻在地,喝道“老子的事,你敢管,再说了这事是她爹娘做得主,你求老子甚用?”他又想起梅香死后的那一晚,他看见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兔崽子,用仇恨刀子般的眼睛狠狠的剜着他,好像他是他的仇人!简直和刚才灵棚子里那个铁柱的眼睛一模一样!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燥怒起来,他狠狠的踢飞了一块绊脚的小石头,头也不回的离去。

  就在梅香下葬的第二天早上,双柳村的人听见了二彪子的哭喊声,二彪子的娃子石炮消失了!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半月过去......人们帮二彪子翻遍了整个村子,找遍了神兽山,杳无踪迹。

  直到有一天二彪子瘫坐在地上绝望的哭着一边把鼻子抹在鞋底子上,一边骂“忘恩负义的兔崽子,屎一把尿一把的拉扯你大,你也和你那没良心的娘一样,撒丫子拍拍腚扔下老子就走”......这是1988年发生在双柳村的事。

  梅香死了!

  中国人,尤其是中国乡下人的爱看热闹心理是不言而喻的,这个消息成了了双柳村这个生活枯燥乏味偏僻山村里人们的一剂调味剂,成了饭后的谈资,他们都用或好奇,或同情,或挖苦,或疑惑,或.....的眼光盯着山根家在村外的打谷场搭起的白棚子上挂着的那串草黄色烧纸------那是这里死人的标志!(注在乡下没有成家之前夭亡的孩子按祖规是不能在家办丧事的,否则会给家里带来晦气和霉运)

  白棚子里堆满了纸扎的事物,童男童女,纸轿子香伞,牛马桌椅,纸楼,甚至四合院,这让双柳村的人震惊,山根他爹死的那时,也没见扎这么多的纸活,兰芹和山根哭声大的有些夸张,他们边哭边不停的拍着梅香的棺材------一个黑漆桐木棺材,上面写着一个福字(同上一般没有成家的孩子不可以为他打棺材的),围观或帮忙的村人更加疑惑的看着那个对他们村来说非常奢侈的棺材,只有老年人仙逝,才有资格享用这么豪华的棺材,再加上山根和兰芹惊天动地的哭声,让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里面是他们的长辈。在这个贫穷落后且偏僻的山村,实在找不出理由为一个不值钱的丫头片子这么伤心恸哭,况且以山根贫民三代的家底,他怎么可能办这么场面的丧事?

  尽管山根和兰芹说梅香是上吊自尽的,双柳村的人却开始犯嘀咕,他们开始臆猜,也许山根因为梅香败坏门风,把梅香打死了,或者把她毒死了,不知谁开的这个头,最后整个村除了二彪子外,都认为是山根夫妇弄死了梅香。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铁柱------那个以前最捣蛋调皮的孩子,在爹娘哭的昏天暗地的时候,一个人缩在角落里,身体在微微颤抖,他以前机灵的眼睛黯淡无光,呈现呆滞的灰褐色,他偶尔拿着不符合他年龄的疑惑复杂的眼光冷冷的看着在那边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爹娘。

  这时,二彪子摇摇摆摆的走进了白棚子,一看他那样子就是又喝酒了,他手里拿着一沓烧纸,他看见了缩在角落里的铁柱,走过去,摸了摸,铁柱的头,说“小子,你姐死了,你该哭点泪哩!”

  谁知铁柱伸出小手打掉摸自己的那双大手惊恐的大叫一声,颤抖着向后挪了几下,同时,他那双大眼睛死死地等着二彪子,眼睛里流露出恐惧,害怕,厌恶,或者有点仇视。

  与此同时,灵棚子周围的人的注意力都转到了铁柱和二彪子身上来,包括山根和兰芹都暂时忘记了哭,怔怔的看着两人。

  二彪子见此情景,打了个酒嗝,那双无处安放的大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半秃的头,讪讪的说道“嘿嘿,小孩子,肯定是吓到了,你二叔我不摸你便是了”

  言罢,灵棚子又恢复了刚才的情形,山根和兰芹继续恸哭起来。

  二彪子走到他们跟前,把那沓烧纸,放到火盆里,拍了拍山根的肩膀说“山根哥,人死不能复生,要节哀啊!”说完他给山根一个眼色,山根没搭理他,继续哭着。

  二彪子摇摇晃晃,直到走出了灵棚子很远,才长长的舒了口气,他感觉到一个刀子似得目光死死地盯着他,让他很不舒服。就像他家的那个兔崽子一样。

  他朝灵棚子狠狠的吐了口浓痰,说道“臭屎毛孩子,还有我家那个兔崽子一样,你盯着老子作甚,你该盯你的山根爹和你的兰芹妈”

  言罢他忽然想到那一晚他喝完酒头去山根家时,他的兔崽子石炮拽住他的衣襟说“爹,你就放了梅香吧”他一脚把自己的娃子踹翻在地,喝道“老子的事,你敢管,再说了这事是她爹娘做得主,你求老子甚用?”他又想起梅香死后的那一晚,他看见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兔崽子,用仇恨刀子般的眼睛狠狠的剜着他,好像他是他的仇人!简直和刚才灵棚子里那个铁柱的眼睛一模一样!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燥怒起来,他狠狠的踢飞了一块绊脚的小石头,头也不回的离去。

  就在梅香下葬的第二天早上,双柳村的人听见了二彪子的哭喊声,二彪子的娃子石炮消失了!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半月过去......人们帮二彪子翻遍了整个村子,找遍了神兽山,杳无踪迹。

  直到有一天二彪子瘫坐在地上绝望的哭着一边把鼻子抹在鞋底子上,一边骂“忘恩负义的兔崽子,屎一把尿一把的拉扯你大,你也和你那没良心的娘一样,撒丫子拍拍腚扔下老子就走”......这是1988年发生在双柳村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