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山根和兰芹怎么打骂羞辱,梅香始终都是那个丢了魂魄的恍惚样子,始终不肯招认勾引了哪个他们眼中的野男人,终于有一天山根打累了,兰芹骂倦了,那个年代对于这个偏僻的小山村流产、打胎,是个非常陌生的词。他们为了躲避村人的指指点点,把梅香囚禁在梅香的房间------昏暗的柴房里。不再让她出门一步,省的她挺着那个他们认为是他们老刁家耻辱的标志,惹来村人的冷嘲热讽。

  这一天,梅香的那个全家宝贝疙瘩的弟弟-----铁柱,缠着兰芹非要吃大肉炖白菜,那个年代,对这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而言,只有逢年过节才可以打一顿这么丰盛的牙祭,兰芹禁不住宝贝疙瘩的软磨硬施,戳了一下他的小额头,说道“小馋猴,得得,娘这就去二彪子家给你割二两肉去”言罢,从上衣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掏出带着体温包着钱票和粮票的手绢,数了两张票子,又重新包好手绢,小心翼翼放回口袋里。拉着宝贝疙瘩的手,向村西头屠夫二彪子家走去。

  “你们家梅香怎么也不露面了啊,那么能干活不让她去下地可惜啦”二彪子边用油纸裹着割下来的一块肥肉,边满脸暧昧讥讽的看着兰芹说。

  兰芹白了他一眼,接过手中的肉,扔下两张小票,拉起吮着手指,眼睛直勾勾盯着肉看的铁柱,头也不回的匆匆走了。

  酷匠G)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二彪子看着这母子两人消失在他肉铺的大门外,眼睛里溢满了嘲笑和不屑。

  兰芹边抹着满脸的汗水,边切肉,转身对铁柱说“柱子,去柴房拿点柴火来。”边说边给他钥匙。

  一心等着吃肉的铁柱急忙跑向柴房,他才8岁,够不到柴房的锁,他只好返回屋子拿了个杌子,踩在上面,“啪”柴房的锁应声而开。梅香蜷缩在柴火堆里,由于天气闷热,浑身被汗水湿透了,昏暗的柴房因为铁柱的到来,房门打开,耀眼的太阳光刺得梅香捂住了眼睛,铁柱上去霸道的推了柴火堆上的梅香一把,说道“闪开”然后抱起一捆柴火,急火火的向大锅跑去。

  梅香畏畏缩缩的从洞开的柴房门口探出头来,院子里没有人!然后她疯了一般,挺着个大肚子跑了出去。

  此时正是中午歇晌的时刻,双柳村的街上空无一人,梅香费力的跑向村外的树林子,当她看到双柳村被她远远的抛在身后,时,暗暗松了口气,没注意却被一个枯死了的横木绊了一下,她的肚子剧痛起来,她觉得下身突然湿了,她艰难的挪向树林深处,当她支撑到一丛茂密的灌木丛后,肚子的剧痛令她再也无法向前挪动一步,此时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是她活着十六年来从未有过的,她想可能要生孩子了,剧痛令她忍不住喊了出来,她不敢喊出声,薅了一把身边的野草塞到嘴里,默默褪下了裤子......随着一声弱弱的婴儿的哭声,梅香抬起大汗淋漓的身子,虚若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孩子,本来想掐死孩子的念头,在她看见这个浑身是血的孩子后,打消了。她双手撕开了和孩子之间的粘连。

  她提上裤子,不顾下体流出的血水,满心爱怜的抱着这个浑身是血的婴儿,爬向不远处的一条小河,这条小河也是百蛇渡的支流。

  她用河水给婴儿洗净,看着这个眉眼酷似自己的孩子,禁不住抱紧了孩子,掉下了酸楚的眼泪。

  然后她脱去那件已经辨不清颜色的破旧上衣,包住了赤裸的孩子,伸手从自己脖子里摘下一个做工粗糙的挂件,放在孩子的脖子上,然后她发现不远处的河边一个破旧的草苫子,她把草苫子拿来放到河面上,然后把婴儿放到了草苫子上,很快草苫子载着婴儿向下游飘去。

  两天后的一个夜晚,二彪子敲开了山根家的大门,山根和兰芹有点诧异的看着这位不速之客。

  山根说“这么晚了,你有事啊,二彪子?”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你们家梅香找到了吗?....”二彪子欲言又止的说道。

  “在树林里找到她时,你不也在场吗?明知故问啊,你到底什么事啊?”山根联想到二彪子除了会杀猪还兼职一些令他觉得毛骨悚然的事情,他不禁警惕的看了眼二彪子。

  “好事......我们屋里说”二彪子猥琐的环视了下山根家的院子,尤其看到囚禁梅香的柴房,瞳孔紧缩了下。

  “那好吧”山根和兰芹领着二彪子向堂屋走去。

  经过柴房时二彪子又瞥了眼柴房。

  .........“不行!绝对不行!”兰芹和山根几乎不约而同的说道。

  “大哥大嫂,你说她大肚子的事附近三里五村都晓得了,谁肯娶她,只怕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你们该为以后打算下?”二彪子说道。

  “再怎么说她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不行,我们做不到”兰芹坚决的说。山根闷头点上了水烟,狠狠的抽了一口,紧皱着眉头。

  “你们要好好想想,这笔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够你们铁柱从上学到娶媳妇的所有花销了,就算你们不为自己打算也得为娃子打算下,为娃子牺牲个不值钱的女娃子有什么的,你们想想咱村的狗娃家,因为盼男娃扔了几个女娃子,还有满仓家因为吃饭的嘴多,不是把没几天的女娃子扔到百蛇渡里啦,你们至少把她养活这么大哩!”二彪子诱惑道。

  “可是.......”兰芹的嘴动了动终究再也没说出什么,她转头看向自己的男人。

  山根低着头继续狠狠的抽着他的水烟,只是眉头锁的更紧了。

  沉默.......除了远处偶尔传来的几声狗叫,还有蛐蛐声,整个屋子陷入了死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