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时节,整个双柳村以及村后的神兽山绿树成荫,草长莺飞,各种山花争奇斗艳的盛开,高处望去,山脚下随风波动绿油油的的麦浪,煞是喜人,此时的季节已经微微出现炎热的征兆。

  这是一个宁静的只能听到知了叫的午后。

  披的星戴月早起忙了一大上午的双柳村人都放下了重重的担子,在百蛇渡河边畅快的饱喝一顿清冽的河水,各自回家吃饭,歇晌,这一年的春天异常干旱,村里的井都向下又挖了两米,只够村里的人洗米做饭,只有那百蛇渡的河水依然川流不息的从神兽山的上面毫无吝啬的流到双柳村的脚下,人们照旧像往年那样用担子挑着百蛇渡的河水,去灌溉希望的田野。

  梅香用破旧的袖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挥舞着镰刀------在下午人们没有上晌干活前,她必须要割满两箩筐猪草,不然爹娘那扫帚疙瘩会打在她满身的旧伤上面,而且晚饭也会没有着落了,她一边费力的割着猪草,一边紧张的四下张望,此时整个神兽山大概也就她一个人了,远处的麦田也没有一个人影了。

  梅香环顾完四周,看了眼筐,里面的猪草已经差不多满了,可是后面还有一个空筐,她继续紧张的环视了下四周,手里割草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她用破旧的袖口又擦了把流到眉毛的汗珠,她又润了下干裂的嘴唇,同时下意识的渴望着望着远处的百蛇渡。

  突然,梅香的耳朵剧烈的抽搐了下,她的耳朵捕捉到除了知了以及各种山鸟叫声外的一种声音----那时一种沉闷的脚步声!梅香立即警觉的回头,可她更加紧张,除了灌木丛和茂盛的野草,她什么也没看到!可是她分明听到了一种沉闷的脚步声!而且是她并不陌生的恐怖脚步声!

  梅香的汗又顺着眉毛流了下来,可是她没有擦,她双手紧紧的握着割猪草的镰刀,然后站起身来,大口喘着粗气,向后退着,同时瞪大眼睛看着脚步声方向的灌木丛,忽然,灌木丛后猛然如她所料闪现一个黑影,在梅香来不及反应和叫喊的情形下,把梅香扑倒在地,挣扎中,当梅香看见黑影的脸,眼里流露出乞求,梅香说“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黑影拿出一团烂布,塞住了梅香的嘴,然后撕开了梅香那洗的发白,短小带有两块布丁的暗红色上衣,梅香发出“呜呜”的声音,挣扎,无奈被那黑影紧紧的扣住双手,继而剥下她裤子,压了上去......黑影粗重的喘息声,梅香屈辱的呜呜声,以及知了和满山不知名的山鸟叫声,搅碎了神兽山上的宁静,而远处的双柳村的宁静一如往常。

  黑影的喘息声随着一声嘶吼而落幕,边提上裤子,边对梅香说“敢对说出去,我就把你杀了剥皮,做成稻草人卖掉!”梅香流泪的眼睛里闪现出一抹恐惧,然后她不吭声的默默穿起衣服,失魂落魄的继续割着她的猪草,黑影满足的消失在灌木丛的深处.......当梅香的爹山根出现在梅香的跟前时,梅香在失魂的割着猪草,全然没有发现,山根看见梅香的一个猪草筐里一根猪草也没有,而梅香割了猪草竟然没有放到筐里,山根一个巴掌扇到了梅香的脸上,继而又一脚踹在梅香的肩上,梅香一个趔趄摔倒了地上,然而她并没有像往常哭着说“爹,我错了!”山根看梅香不哼气,火又大了几分,边骂边继续打,他说“贱妮子,反了你了,这么大一晌连两筐猪草的割不满,白吃老子,要你干么?要个畜生还能犁地!”

  此时兰芹--梅香的娘来了,拉住山根说“你打她作甚?打坏了不能干活了!梅香,还不快去挑水,扁担在那,快去!”梅香慢慢站起来,山根又补了一脚,磨甚洋工,快着点!

  梅香得癔症了!这个消息像是长了翅膀在双柳村传开。

  她总是做饭把饭烧糊,洗衣服总是不用皂粉,割猪草割一天筐里没有一根草,翻长果(花生)总是翻不到一个,磨面总是把粮食都洒落到地上......任凭山根兰芹怎么打骂,她总是那样,整个双柳村的人看见梅香总是指指点点,梅香什么听不到似的失魂落魄的穿过双柳村的土路。留下指指点点的人们。

  只有一个人总是远远的看着梅香,充满着急,充满歉意,那天他拦住呆滞的梅香,说“梅香,我带你走,我们离开这里好么?”

  T酷匠KK网I首¤发"

  梅香呆滞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目无表情的走开。

  在梅香的肚子大起来之前,人们一直热切的讨论着梅香为甚突然癔症。

  很快,人们关注的焦点,从梅香的癔症转移到梅香的肚子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