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相关 冥婚实例

  冥婚实例一很多年以前,一个夏天的傍晚,一个梳着长长马尾头发略黄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八岁小女孩,晚饭后,手里拿着一只手电筒和一个玻璃罐子,小跑着穿过一条模糊暗黑的巷子,敲响了玩伴家的大门,一会却被玩伴的娘出来告知,玩伴发了高烧,今天不能陪她捉知了了,小女孩不以为意的转身离开了玩伴的家,独自走向了那个她和玩伴捉了无数次知了的槐树杨树林,她进去后,铺天盖地的黑暗淹没了她那点手电筒弱弱的橘红色光芒,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回来过......小女孩的爹娘,问遍了亲家邻人,找遍了附近的三里五村,却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闺女,直到一个多月以后,邻村的一个男人在浇地时,掀开潜水艇水井的水泥盖子,向上拉潜水艇(乡下浇地时用的灌溉工具,不用时放在井底)时,发现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拉不出来,于是他找来了自家院里的三个男人,让其中一个下去,当把那卡住潜水艇的东西捞上来放在地上后,这四个大男人看见不禁都大叫起来,那赫然是一具童尸,已经发肿腐烂,白色连衣裙被血污和泥污染的肮脏不堪,而且被撕成了条状,下身的裙摆几乎都没了,长长的头发耷拉在腐烂肿胀变形的脸上,他们立即拨打110报了案,当警察领着小女孩的爹妈来到案发地点时,这里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邻村的人,当小女孩的爸妈看见小女孩腐烂的尸体,撕烂的衣衫,凌乱的头发,都晕了过去......很显然,这是一个奸杀幼女案,然而,由于证据不足和条件限制,当地的警察并没有侦破此案,这桩案子像中国大部分的凶案一样被尘封在历史的尘埃里,孩子的爹妈天天以泪洗面,精神恍惚,孩子的妈妈说“只要我知道那个畜生是谁,我会一口一口的咬死他”。

  他们甚至给中央写了无数次的伸冤信,却都被退了回来,直至几年后他们又有了一个自己的孩子,这个案子仍旧没破,渐渐的这个凶杀案被人们逐渐的淡忘。

  )F看正版hd章o{节上Q酷匠Z@网;I

  直至15年后的一天深夜,小女孩的母亲梦到了死去多年的闺女,还是穿着15年前死去时的那身白死破碎连衣裙,披头散发的瞪着她那双流着血的鼓凸的双眼,对母亲说“娘,我好冷,别人都成双成对的,就我自己一个人,我好冷啊!”接连好几天,母亲都做着一个相同的梦。

  小女孩的爹妈算着,闺女去世15年了,如果活着也23了,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于是小女孩的母亲找到邻村说阴媒的刘婆婆,让她给女儿找个年龄合适的死男孩,没过几天,刘婆婆就在八里地外的邻村找到一个刚刚出车祸没几天的25岁男孩,据说半个头都没了,小女孩的爹娘和男孩的爹娘见了面算是亲事成了,然后由刘婆婆指挥着,把小女孩的棺木挖出,在男孩的葬礼也是他们的婚礼上,两副棺木同时抬到了男孩的坟地,合葬在了一起,算是给他们完了婚。给闺女办完冥婚后,这位不再年轻的母亲再也没梦到过死去的闺女。

  就在女孩的冥婚三个月后,案子终于告破,女孩终于沉冤昭雪。

  当然不是警察侦破的,而是罪犯自己招认的,杀害女孩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当然15年他就是五十岁左右,可谓是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经法医鉴定,这个老头有严重的心理变态倾向,他肢解了两个发廊女,一半尸块埋在自家院里,一半尸块埋在女儿家的蔬菜大棚里,当他女儿看见他手里掂着一大塑料包血淋淋的事物走向她大棚时,问他“爹,你手里掂了什么?”“死狗!”他回答。

  当警察从他院子里和他女儿大棚里挖出发廊女的尸块,并给他戴上手铐时,这个头发半白的老头并没有充呆装傻,也没有假装无辜,他只是阴测测的对着警察笑着,说“我还没杀够,你们这群笨蛋要是这次抓不住我,我还会继续杀人!”接着他洋洋得意的向警察娓娓的叙述了15年前他奸杀一个小女孩的罪行,他说的很详细,连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半眯着眼,很享受的样子,仿佛谈论着的不是他血淋淋的罪行,而是他的丰功伟绩似得。同时,他竟然还透露了把自己弱智的亲孙子给活埋在自家的菜地里,这样令人发指的变态罪行,真是丧尽人伦,罄竹难书了。

  冥婚实例二11年前,一个炎热的夏天,正是农忙季节,一个16岁和一个13岁的少年,大汗淋漓的从田间劳作归来,此时正是日头最毒的中午12点,两个少年匆忙赶到家里拿出两个馒头,胡吃海塞的吞咽着,就迫不及待的向村南的水坑跑去,13岁的少年在岸边大口的咀嚼剩余的半个馒头,边吃边擦汗,而他的表哥--那个16岁的少年,嘴里咀嚼着馒头便迫不及待的一头扎进了水坑,瞬间便没了踪影。

  13岁的少年起初没怎么在意,继续吞咽着所剩无几的馒头,当他终于吃下最后一口馒头,却发现下水的表哥依然没有上来,没有踪影,夏日的午间,四周都是树,静悄悄的一点人声都没有,只有知了不知疲倦的叫着,火辣辣的日头毒烤着13岁的少年,他惶恐的环视着死寂的四周心里却感觉冷嗖嗖的,他流出的不再是热汗,而是冷汗。他颤巍巍的喊了声“表哥?!”回答他的只有出奇的死寂,这时就连知了的声音好像也没有了。

  害怕,无助,紧张,充斥着13岁少年的心,他终于大哭着跑向离坑边最近的人家,边哭边喊“救命!”没多大会,坑边围满了村里看热闹的人,而水坑的表面却依然平静的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当听到少年说他表哥进水再也没出来,村里的几个会水的汉子,跳进了水坑,他们打捞了半晌,终于被一个高个的大汉捞了上来,原来16岁的少年已经沉在水底,高个大汉的脚碰到了他的手,才被发现打捞了上来。

  闻讯赶来的16岁少年的父母,不敢相信上午还活蹦乱跳的儿子,这会成了这个样子---面色紫黑,头耷拉着,已经没有了气息,他们叫了三个120都被告知,孩子已经死了,16岁少年的父亲却固执的说“我孩子没死,我只要给他吹口气,就能活过来”!他反复吹,反复吹,少年的肚子鼓了又瘪,瘪了又鼓,终究是活不过来了,医生都摇头走开了,少年的父母依旧不敢相信自己孩子已死的事实,折腾了两个小时,16岁少年的尸体在岸边的草地躺着都招苍蝇了,在邻人的劝说下,他父母亲人们终于接受了孩子已死的事实,由于是英年早逝,按祖规,早夭(没结婚成家)的孩子,不能拉回家停灵,更不能埋入祖坟,当天下午,16岁少年的尸体入殓被装入一个木匣子,埋在了村西北的荒郊野外。此后,这个之前很热闹的水坑,冷清了下来,再也没有女人去坑边洗衣服,小孩子也被大人告诫说不许去水坑边,因为据说淹死鬼在水里一直等着下一个死去的人,来替它,不然他的魂魄只能一直囚禁在水中,水坑成了村里的禁地。

  此后,死去少年的父母每天都沉浸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中,有一天,死去的少年走进母亲的梦中说“娘,我被囚禁在这水坑里,出不去,我好冷,我很孤独,你给我找个替身吧,你给我娶个媳妇吧,我不要自己一个人!”

  于是,少年的母亲四处托人,给死去的儿子安排场冥婚,可是最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死女人,而少年哥哥的婚事邻近,母亲把心思都投在哥哥的婚事上了,最终这件事情不了了之,然而少年却固执的走进母亲的梦里,重复着那个梦。无奈,死去少年的母亲去村里扎彩匠那里,让扎彩匠给儿子扎了个惟妙惟肖的女纸扎偶,据说纸扎偶惨白的纸脸上那双眼睛被扎彩匠描画的很是俊俏,惨白的纸脸上涂了两点红胭脂,并且给女纸扎偶剪了一身大红色的新娘纸衣。

  一个深秋的子夜,少年的母亲手里拎着烧纸贡品和那个女纸扎偶,蹒跚着走向阴森森的水坑,夜风撩起了她花白的头发,走到水坑边,她哭着给儿子烧着那些事物,冷冷的秋风吹过午夜的树林,吹起烧纸和纸扎偶的香灰,发出呜咽的声音,好似少年的冤魂宣泄着对命运的不满和无奈......从那以后,少年再也没有走进母亲的梦中,也许有那个女纸扎偶作伴,他不再孤单了吧。

  上面的两个实例是发生在我身边真实的故事。

  亲爱的读者,你有没有听说过冥婚?你身边有没有冥婚的实例?读过《罪全书》的读者是否还记得《罪全书》里的这段话?那段话大概是---千万不要在百度中输入“蓬蓬乳”“空手指”“蜱虫狗”“巨人观”“冥婚”等字眼,除非你有足够胆量。也许有很多网友在百度中尝试着输入“冥婚照片”,看见过那张很著名很诡异的冥婚照片,据说那张照片是傍晚拍的,拍照片时女人已经死了6天,背后是用木架支撑起来的,她的脚没有着地!不管是否真假,下面由我来给大家讲述一个偏僻古镇里关于冥婚骇人听闻的故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