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杰和我一前一后进入厕所,刚进去,侯杰就掏出烟给了我一支,我微微愣了一下。这丫是第一次给我打烟吧,上几次都是我主动给他。

  我也没有和侯杰客气,直接点了烟问他找我啥事?

  侯杰还是那副慵懒的样子说,“你小子比我想象中要狠多了,这次暴龙是彻底翻不了身了。看来当初我没找错人。”我满不在乎的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现在暴龙被扳倒了,你可以说说你的目的了吧?”

  侯杰笑道,“就知道你小子会这么问。其实也没什么目的,就是想借你的手搞掉暴龙而已。”我说,“然后呢?别告诉我,你和也和暴龙有仇。我不太喜欢被人当枪使。”

  侯杰说,“告诉你也无妨。你应该知道,暴龙是咱们年级老大的人吧,我们的目的很简单,推翻现在的年级老大。”

  我皱了皱眉头说,“你们?”侯杰点了点头,然后指着我说,“现在应该是说你和我们了。”

  “什么意思?”隐约间,我感觉自己被侯杰给耍了,并且这事儿还没完,我被牵扯到了一个更大的漩涡中了。

  侯杰敲了敲额头耸肩说,“刚才还夸你聪明,咋这会儿就犯傻了!暴龙是年级老大的人,你搞了暴龙,你觉得这件事,你还能置身事外吗?现在,你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和我们同舟共济。我代表兄弟们欢迎你的加入!”

  侯杰说着伸出了手,我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开,吐出嘴里的烟头愤怒的说,“老子对你们的什么计划没兴趣,也不想参与。你们要去搞垮年级老大自己去搞,别拖我下水!”

  虽然我早就知道侯杰帮我是有目的的,但我没料到他的目标是年级老大。我不得不愤怒,年级老大那种存在,我都兴不起和他作对的念头,那是自寻死路。

  我骂完后,转身果断的就走,侯杰在我身后轻松的说,“相信我,你会愿意下水的。没有我们,你在二中以后就混不下去了。”

  我停顿了一下,并没有回头的说了一句,“侯杰,你是个人渣!”说完我就走了,身后只有侯杰那并不张扬,但却很自信的笑声。

  回到教室,我心情极度郁闷,这种被人利用当枪使的感觉太憋屈了,偏偏我还只能吃这个哑巴亏,心里把侯杰的祖宗十八代全问候了一个遍。不过,我倒是记住了侯杰的话,暴龙是年级老大的人,估计接下来麻烦不小。

  更b}新☆w最◇+快L上I酷匠●网

  扳倒一个暴龙已经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了,年级老大那种人物,我根本应付不了,越想越心烦。高万腾问我侯杰说了啥,我三两句话给敷衍了过去。

  下午放学后,我并没有和高万腾他们一起,而是自己骑车去了红月酒吧。虽然对方让我晚点再去,但是一想到表姐,我是一刻都忍不住。

  红月酒吧离我们学校并不是很远,骑车过去十多分钟的路程。酒吧并不是那种特别豪华,特别大的。下午酒吧刚刚才开门,还没有顾客。我到了酒吧门口停好了车子后就把给我发短信那个号码给回拨过去。

  接电话的是上次拿刀砍我那人,他毫不客气对我吼道,“不许主动给我们打电话。”

  我说我到了红月酒吧门口,他说,“谁让你这早来的!”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真心想弄死这鳖孙,他说让我等一下就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红月酒吧走出一个人把我带了进去。红月酒吧外面看着不咋滴,里面的装潢倒是不错,那人直接把我带到了二楼,刚上去我就看到了阔别多次的表姐,表姐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坐在沙发上,看到她,我鼻子一酸,差点忍不住就流眼泪了!

  我很想扑到表姐怀里,用力的抱着她,然后拉住她的手,带她离开这里。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么做,我用力的咬着嘴唇,忍着没流泪。表姐叫了一声小弟,自己忍不住哭了,扑过来紧紧抱着我。

  小胡子见状,皱了皱眉头,但也没说什么。我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嗓子又干又涩,所有的话都堵在喉咙间说不出来,我不知道这段时间,表姐是怎么过来的,我不敢去想象,有时候自欺欺人对自己是一种安慰。

  小胡子给旁边那人使了个眼色,那个人不爽的说,“抱这么紧干嘛?又不是死了人。”表姐松开我,走到了小胡子旁边坐下,我的心再次狠狠抽痛了一下。

  小胡子从旁边拿出一张纸放在桌子上说,“以后我们没有找你,你不能到这里来。这是我那对头的资料,你拿回去看一下,你的目标就是干掉他,其他事交给我们做就行了。”

  我拿起桌上的纸,上面有那个人照片和资料。那人叫陈林科,是另一个酒吧看场子的老大,手下有三十多号人,同辉路附近的两条街道场子都是他的地盘,主要有网吧,台球室,电玩城,KTV,休闲中心等等。

  我大致看了一下说,“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接近他,你们打算怎么把我安插进去?”

  小胡子对表姐打了个响指,表姐识趣的从旁边的烟盒中抽出一支雪茄烟给小胡子点上,看到这里,我好想冲过去一拳打在小胡子脸上,我曾经骄傲的表姐,沦落到伺候人的地步了吗?

  我低下头,不敢去看这一切。小胡子说,“经过上次的事,我之前买通的眼线已经被发现干掉了,陈林科也变得小心谨慎。安插你进去不难,但你要取得他的信任不容易。”

  我说,“这个不用你担心,我自己会想办法。你们尽快安排我怎么能够混进去就行了。”

  小胡子弹了弹烟灰。轻描淡写的说,“原本我是打算把你安插进去,但现在计划有变,我担心陈林科起疑心。所以还是得你自己想办法混进去。记住,你的时间不多,更不要试图和我玩花样!”

  我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答应下来,然后说,“可不可以让我和表姐说几句话?”

  旁边那男子骂道,“完事儿就赶紧滚!”小胡子摆了摆手,起身下楼去了。等众人都离开后,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在眼睛里打转,走过去叫了声姐!

  千言万语不知道如何开口,倒是表姐替我擦着眼泪,摸着我的脸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轻易留言了,知道不?”

  我点了点头问,“表姐,他有没有打你,欺负你?”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秀才本尊说:

  说一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每天的更新保底是4更。另外,一瓶精油加一更,撸撸票过五千加一更,追书过三千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