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对于小胡子那些人来说杀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对于我,那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折腾到了大半夜,我才睡着,梦里来来回回都梦见我表姐。

  我在噩梦中惊醒,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脑袋昏呼呼的,头重脚轻,一摸额头,烫得吓人。我从床上下去,费尽了力气才走到我爸妈房间门口。

  我爸妈出来后,看到我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把我送医院去。重度感冒加上高烧,那一次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在医院抢救了好几个小时才算捡回来一条命。

  前一天刚出院,第二天我住院了。在医院住了三天,回家调养了两天我才恢复过来,期间我给表姐打了好几次电话手机都是关机。

  病好了之后,我去学校,刚到门口就听见有人在叫我,那人是新南职高的,以前我见过。他说什么豪哥找我。我问他豪哥是谁?他说是我表姐的男朋友。

  我想到了前几天在医院看到那帅气的男生,估计是问我表姐的事。我先去把车子停好了,才出来跟着那人去了旁边的台球室,果然是那个人,他和另外两个流里流气的男生在打台球。

  看见我,他放下球杆走了过来,很亲热的搂住我的肩膀说,“你叫王锋是吧?我是你表姐的男朋友李子豪,那天咱们见过的。”

  我不待见他,不动声色的说,“找我有事吗?”李子豪说,“问问你表姐的事,这几天她没来学校,电话也打不通,她没什么事吧?”

  更新‘r最;快;上酷@匠$g网/

  我说,“她回老家了,难道没有告诉你吗?”李子豪摇了摇头说,“那天下午我和你表姐闹了点矛盾,她就一个人走了,后来我怎么打电话都打不通。她什么时候回来?”

  我听到这里,一下子就不爽了。难怪我表姐被人给绑了,原来是和这孙子吵架落了单才被绑的,我瞬间把他也给恨上了,冷冷的说,“我不知道。不过她临走前让我转告你,不要再记着她了。”

  李子豪脸色难看的说,“她什么意思?”我撇嘴说,“什么意思你听不懂吗?好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我双手插裤兜里,往台球室外走去,听见身后有人问,“豪哥,怎么回事?”

  李子豪愤怒的说,“徐妙涵那婊子给老子装纯,我让她陪我睡觉,她不乐意,现在居然提出分手,害得老子一根毛都没摸到。”

  我听到这里,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门外一旁偷听,旁边有个人又说,“算了,豪哥,反正也不知道她被多少人上过了,有啥稀奇的。”

  李子豪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说,“徐妙涵那婊子平时的放荡都是装出来的,你别看她表面开服,我问过以前和她交往的人,一个都没得手。要不然你以为我会花费这么多功夫去一直泡她?婊子到处都是,老子勾勾手指头就有人来陪我上床。”

  我听了这话,心里震惊得无以复加,表姐居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的?我下意识觉得不可能啊!但李子豪的话,又让我不得不相信,这种事,他没有必要撒谎。

  有人继续问,“豪哥,那咋办?”李子豪说,“没事,老子不信她一直躲在老家,等她回来,无论如何我也要把她搞上床。”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了。正巧李子豪说,“走,回学校去勾搭个妹纸去去火。”我暗骂李子豪畜生,正巧台球室旁边是一家小餐厅,门口放着一个垃圾桶,里面脏兮兮的全是馊水剩饭。

  他们走出台球室是往新南职高那边走,正好背对着我的,我灵机一动,提起那一捅的馊水剩饭,快步走上去直接扣在了李子豪的头上,在他屁股踹了一脚骂道,“全家女性都是婊子!”

  旁边那几个男的闻着那一身的臭味,赶紧捏着鼻子躲开,李子豪被我一脚踹翻在地上,脑袋扣着垃圾桶,一身的剩饭烂菜叶,狼狈到了极点。

  我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转身撒腿就往二中跑去,这几个人慢了半拍反应过来,愤怒的骂着追赶我,那里离二中大门不到两百米的距离,我一下子就冲了进去,对门口的门卫说,那几个外校的学生想冲进来打人。

  门卫直接拿着棍子跑出来站在门口把追来的几个人给挡住了。我站在二中里面,他们在外面进不来,只能对我破口大骂。

  不一会儿,李子豪也来了,不过他一来,立即一股酸臭味道弥漫,吓得同学们都赶紧跑进来,跟着李子豪那几个人也不由自主的捏着鼻子。

  李子豪一人拍了一巴掌骂,很臭吗,都他妈捂着鼻子干毛啊!门卫捏着鼻子有点不敢上去拦李子豪,主要是太臭了。李子豪推了门卫一把说,“滚开!我要进去弄死他!”

  门卫看见很多二中的学生都看着,平时大家可都挺怕门卫的,他觉得面子挂不住,也不管李子豪身上臭不臭了,直接挡住他说,“我不管你们是哪里的学生,赶紧走,要不然我就报警了!”

  李子豪还是没敢硬闯进来,怒火熊熊的瞪着我说,“王锋,你有种!有本事你永远别走出这学校。”

  既然我敢动手,我就不怕李子豪,我冲他比划了一下中指,转身就走到学校里面去了,李子豪应该都快被气得吐血了吧。

  我比高万腾他们先到学校,到了教室里,同学们看到我都是一脸怪异的样子。我刚到座位上坐下,李强和尚文博就过来了。

  尚文博奚落的冷笑道,“我还以为你吓得都不敢来学校了呢?缩头乌龟!”李强在旁边嘲讽道,“人家王锋同学是生病了,你有点同情心行不?”

  尚文博拍了拍额头说,“我倒是忘了,咱们王锋同学可是三天两头就住院啊。”

  我看着真二人在哪里阴阳怪气的双簧,并没有理会,跳梁小丑而已,也就是占着有暴龙,等我扳倒了暴龙,我倒要看看他们俩还能跳多高。我没说话,倒是旁边的林烟岚忍不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秀才本尊说:   第二更!求撸撸!